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阿穆突然倒下,并且痛苦在地上挣扎打滚,这让坐在一旁的将军吓一大跳,阿穆不说是他们泰国第一厉害的大降头师,但他们整个泰国的大降头师屈指可数,阿穆也算是上等,但现在竟然如此痛苦的模样,显然是斗法输了,这让将军的脸色极其难看。

将军也不再耽误,直接朝一旁的副官道:“将可坎叫来!”

可坎也是一个大降头师,他手上这两个大降头师可以说是他手中力量的一个王牌,少了任何一个对他而言,那是比放弃华夏还要大的损失。既然一个大降头师的力量斗不过华夏的天师,那就两个,他就不信华夏的天师还能逆天了不成!

可惜不等他的副官动作,就突然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样的窒息倒地,两手还紧紧的抓着衣领挣扎。将军见状脸色越发难看,甚至隐隐还有些慌神。看了眼那痛苦挣扎的两人,将军很快就选择了保全自己的做法,转身就准备离开。

然而在他一个转身,就看到一个长的非常具有华夏古典美的年轻人,将军本能的|掏|枪,一连数发子弹的射击过去。

可惜子弹简直就跟演神话剧一样,还没靠近那个年轻人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并且直接折返,弹头全都对准了自己。

将军自然知道这些奇人异士有着非常人的手段,他镇定道:“华夏的天师?欢迎来到我的领地,我是布库将军,见到阁下十分荣幸,不如阁下先放下武器,有任何事我们都能商谈。”

司阳微微一笑:“我也觉得你很荣幸,毕竟能死在我的手上,的确是你三生有幸。”

第241章

听到眼前这年轻人的话,将军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这庄园防守严密,不止是对普通人,外面还有各种蛊虫迷障,不是一般人想进就能进的,就连华夏的天师,都未必能轻松进来。而在上空还有专门的空隐部队,不可能那么大一个人进来都无人察觉。

再一看他的副官他的大降头师如此惨状,将军猜道:“他们如此,是你所为?”

司阳并没有直接取了他们的性命,反而将控制着那两人的力量给收了回来,等那两人好不容易喘了口气,这才偏头问道:“刚刚是谁动的我徒弟?”说着将目光落到穿白褂的中年人身上:“是你?”

阿穆还没从死亡的恐惧中回神,尽管他们降头师所修炼的功法都要死无数次,但从未有过哪一次,让他真的觉得要魂飞魄散的恐惧。

听到司阳的话,阿穆甚至连反抗的心理都生不起来,努力抑制着颤抖的身体道:“我愿为我莽撞的行为付出代价,还请华夏天师高抬贵手。”

司阳笑了笑:“既然你愿意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听到他说这话,几个泰国人立刻在心里盘算着用什么东西能够将这人打发走,哪怕这次狠狠割他们的血他们也认了。

早就听闻华夏出了个极其年轻又异常强大的天师,好几个泰国降头师都折损在了那人手中,他们虽然也搜集到了一些资料,但因为跟这人毫无瓜葛,也没有利益纠纷,于是并未放在心上。

没想到,他们以为毫无瓜葛的人,竟然这样也能招惹上。华夏人真是太可怕了,好像所有的人际关系就像一个密布的网,随便点燃哪一根都能烧到藏了引火线的那根。

可怜的泰国将军不知道的是,就连华夏的本土天师做坏事之前,都要将人的祖宗十八代近的远的朋友的朋友哪怕连邻居关系都要查清楚才敢下手,生怕一个不慎自取灭亡了。

如果知道这位泰国将军内心叫的苦,那些不安分的天师们估计也很想跟他一起哭诉一番,他们也很辛苦的。

就在他们在心中已经罗列出不少珍贵的宝贝并且肉疼时,司阳的话风一转,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道:“那就好好上路吧。”

阿穆猛地一个抬头,他甚至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一股蓝色的火焰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了起来。泰国的将军和他的副将只来得及看到阿穆狰狞伸出的手,就见他们花了极大代价培养出来的大降头师,一寸寸的直接被烧成了灰烬。

一个大降头师级别的存在,就这么短短数秒的时间,甚至连挣扎都没能挣扎的被烧成了灰烬,此时的司阳在他们眼里简直比魔鬼还可怕。如果他们知道华夏现在有这么一号人,说什么都不敢招惹上去。可是倒霉的是,他们惹了,貌似还惹得不轻。

随手解决掉了一个在他们国家貌似很厉害的人,司阳又将目光放到了另外的两人身上,在那两人之间来回打量了一遍,便看向年纪稍长的那位:“将军?”

亲眼见到他是如何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掉了他们国家最为强大力量的存在,这样可怕的恶魔,哪怕杀人如麻,哪怕手握整个国家力量重权的他,再也硬气不起来。泰国将军朝着司阳深深鞠了一躬,用并不太标准但能听懂的中文道:“我为我的鲁莽以及最为愚蠢的决定向您诚挚的道歉,只要能平息您的怒火,饶我一命,我愿付出我所有能付出的代价!”

而他的副将一下子扑到了司阳的面前,将那位泰国将军挡在了身后,几乎是视死如归道:“如果先生要用鲜血才能浇灭怒火,我愿意奉献上我的一切,只求先生放过将军!一旦将军出什么事,定会引起我国国内政权变动,而且极有可能引起国际纠纷!先生您也不想看到,许许多多无辜的家庭因为战火纷争而流离失所吧?”

司阳轻笑着看向他:“你这是在威胁我?”

那副将直接整个趴到了地上:“我只是在求您放过将军!”

司阳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在威胁我,可惜我这人天生不爱受人威胁,贵国内乱与我何干,至于国际纠纷,要是能纠纷的起来,那我就将惹出纠纷的灭了,再扶持一个喜欢世界和平的人上位就是了。”

闾山派中,巫霆将柳逸体内残余的黑气逼了出来之后,还没来记得观望司阳是如何隔空斗法的,司阳就整个人凭空消失了,于是室内的三人相互懵逼的看向对方。

巫霆:“你们的师父...?”

李则知也不知道师父去哪儿了,看着巫霆询问的目光,有些不确定道:“也许解决了对方,有急事先走了?”

巫霆轻咳了一声,转头看向柳逸:“可有哪里觉得不妥?我闾山派虽然可能不及你浦田山,但蕴养的丹药还是有一些的,不若我安排个房间,你们先休息,调息好了再说,你们拿来的资料我还未看过,不过就你们所说,这件事的背后的势力恐怕极其庞大,可能还有些细节方面需要询问一下你们。”

柳逸从地上站了起来,摇头道:“没事了,多谢巫真人刚才出手相救,否则即便师父来了,也只能给我收尸了。”

虽然不清楚那边情况如何了,但以司阳的能力,想来他那个老朋友定然讨不到好,一想到对方不好了,巫霆就感觉通体舒畅了,于是朝他们朗声笑道:“你们也别客气了,你们上一次来闾山派还是交流赛的时候吧?如果有空,尽管留下玩,我们闾山派的后山还有不少放养的野兽,现在正是打猎的好时节。”

这个年代可不是随处都能打猎的,对于这个年纪的男生而言,打猎应该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只不过对杀惯了妖兽而言的他们,地球上再凶猛的物种怕是都没办法引起两人的兴趣,刚想开口委婉的拒绝,就感受到一股空间的波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