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几人瞬间转头朝这股波动的来源看去,只见凭空消失的司阳又凭空的出现,还将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给随手扔到了地上。

李则知和柳逸自然是不认识这个人,于是好奇的打量,心中猜想该不会这人就是刚才动手的那个人吧?

巫霆在司阳出现以前,身为华夏力量最强大的人,即便无心参与政权,但身为华夏的守护者,该知道的肯定也是要知道的,尽管这位将军也是这几年才上的位,但泰国属于军政分权而立的存在,相当于一股独立的国家力量,对于他们的人事变动,华夏内的高层自然是要清晰掌握情况的,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地上的人:“喀秋沙将军?”

巫霆是谁,将军当然是知道的,可以说了解华夏玄门的人,巫霆和一若这两人就没有不知道的。还来不及震惊抓他这人简直手段通天的将他瞬间从泰国老巢给带到了华夏,求生本能让他立刻开始分析起现在的形式,尤其是见到巫霆的瞬间,便立刻道:“华夏的巫大师,久仰大名。”

巫霆看向司阳:“这...?”

司阳道:“那个白衣服老头是他的人,他命令那老头对我徒弟动的手。”虽然那个大降头师看上去中年人的模样,但本质就是个老头子,外表维持的再年轻,还是掩盖不住那股子老人气。

司阳一说巫霆就知道他说的人是谁了,于是忍不住有些忧愁道:“这位将军是如今泰方军权最高领导人,如果阿穆是他手中的降头师,您将他带来了华夏,泰国那边怕是不能善了。”

司阳看了眼这位最高领导人,笑了一声:“如果你是怕那边人来报复,大可不必,动了我徒弟的人,我岂会让他见到明天的太阳?至于这个人,留他一命没杀他是因为他是人口走私集团的幕后老板,拐卖了华夏多少孩子,杀了多少人,就这么让他死了可不便宜他了。”

泰国将军脸色顿时一变,连忙开口道:“我愿意为我所犯下的事弥补错误,矿场,军火,甚至领地我都愿意割让!赔偿金我一定也能给贵国一个满意的数字!我手上还有几条欧洲军火商的人脉,我愿意做中间人让华夏也成为他们的朋友,用低廉的价格买到最先进的武器!还请贵国看在我的诚意上,即便是审判,也让我回到我的国土接受审判!”

这就相当于花钱买命了,人命无价,这话说的好听,但这世上,又有什么东西是无法用价值来评估衡量的。

巫霆对拐卖的事情并不是很清楚,所以他暂时不能做决定,于是将目光看向司阳。司阳笑道:“大降头师在他们国家也算是地位崇高的人物了,杀了一个也算是给了教训,至于其他,我懒得管。”说着看向那位将军:“我这人喜欢和平,如果谁让我不和平了,我会让他知道不和平的下场。”

司阳说完就带着两个徒弟走了,这件事他显然没打算继续管下去了。至于那位将军,见识过司阳的手段,能够眨眼间将他从泰国带来了华夏,这种本事,再给他十个胆他都不敢招惹了。

第242章

回去的路上李则知一直欲言又止,柳逸将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知道这位师兄在想什么,在他的世界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管什么人,只要犯了错就要为他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尤其是那位将军所做的事,在他这位师兄眼里,恐怕死一百次都死不足惜。

可是这世上的事情不是这样算的,柳逸从小也算是在政治家庭中长大,他非常明白在利益这两个字面前,所谓的公正平等,那不过一张写着道德两个字的虚伪表象而已。而且所处的位子不一样,所看待一件事情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样。

对那些被拐卖了孩子的家庭来说,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不管给予他们什么样的补偿,都补偿不了失去孩子,家庭破碎的痛。可是对那些掌权者而言,如果能用这件事换来对整个国家利益有好处的东西,那一小部分的牺牲者,也只能牺牲。

柳逸能理解师父的做法,也支持师父的做法,如果换他在那个角度,他会跟师父做出同样的选择,只不过这个结果对李则知来说,可能能理解,却无法从内心去赞同。

司阳不用看也知道李则知在想什么,他这个大徒弟虽然童年不幸,但天性善良,不说多圣母,心性上还是过于软和,这思想上的问题只能让他经事的多了,才能有所转变,于是也不打算去开解。

李则知却是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师父,您知道那人背后的集团在做什么吗?”

司阳目光平静的看向他。

李则知道:“拐卖幼儿供人玩弄|猥|亵,做器官的养殖器,甚至人|兽表演,而这些被拐卖的孩子会被送往许多的国家,那么小就要承受这可怕的一切,原本美好的生活就这么活生生的变成了地狱,师父,那些孩子多无辜。”

他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件事而牺牲,但一想到田雪即便死了,神智都失了,为了能让坏人绳之以法,那么普通的一个女孩,却能生出那样强的执念。如果让她知道坏人他们抓到了,最终却没能让他受到该有的惩罚,田雪哪怕轮回也会心有不甘的吧。

司阳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小家和大义不能共存的时候,只能选择大义吗?”

李则知道:“师父,我明白的,因为大义能让更多的小家过得好,我不是不明白,我只是觉得那些孩子好可怜。”

司阳却是看着他道:“不,是因为太弱了。”

李则知不明所以的看着师父,柳逸政治观显然比李则知敏感的多,师父一说他就明白了,于是垂下眸子不言不语。

司阳道:“因为你太弱了,你没有话语权,你无法去改变你想要坚持的东西,因为你身处的国家太弱了,没有绝对强大的力量,所以当手中拽着对方的弱点时,就要用这个弱点去换取能让国家变得更强大的东西,如果华夏世界第一的强大,不需要去换取别人更先进的科技,武器,你觉得今天他们还会对那些事选择沉默隐忍去换取好处吗?”

李则知摇摇头,他们如果是最强的,自然无须再妥协,更甚至,如果他们足够强大,他们怎么会变成世界人口输送工厂,那些富豪们,怎么敢将他们华夏的孩子当牲口当宠物甚至当死物一样玩弄残杀。

“实力有多强,能力就有多大,你要是看不惯这个世界,那你就自己去改变,你改变不了,那就尊重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

司阳说完直接转身走了,留下李则知自己慢慢去思考去消化,这种道理其实谁都懂,但懂了又如何,能有几个人真正能做到。只不过今天在经历过事情后再次被这道理一冲击,整个人的感受都不一样了。

柳逸看着李则知渐渐坚定的眼神,微微笑了笑:“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他现在多少有点明白,那样杀伐果断的师父,为什么会收李则知为徒了。

司阳回到山上,就看到自家门口坐了一只可怜虫,那么大的个子,委屈巴巴缩成一团坐在台阶上,还顶着兰谨修那样一张带着贵族气息的俊朗脸蛋,不知道等兰谨修醒来会不会再次被气死过去。

一见到司阳,影子修将手中的杂草随手一丢,张开双臂朝他飞奔过去:“阳阳!”

然而还没等他跑到司阳的面前,就直接被一个炮弹撞开了,看着血红着双眼朝他凶狠龇牙的小怪兽,影子修也跟着龇牙,这小东西太讨人嫌了!

小僵王闻到这家伙身上讨厌的味道,就是他杀了自己的红毛坐骑,不然自己也不会被那个可怕的人类给逮到。

于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相互龇牙后一大一小交缠在一起打了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