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这时才开口:“好了,我朋友近来比较沉迷这种面相八卦学术,诸位不要当真。”

诸位:“......”这话能说的再走心点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简翰林很想立刻回去带着孩子做个亲子鉴定,但这婚宴都还没开始,这时候走了岂不是更没面子,这走也不是,不走也坐不住,整个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再一看到司阳嘴角的笑意,简翰林整个脸都黑了,玛蛋不过是刺你两句想要找找优越感,你就让我变成青青草原,司阳你是魔鬼吗!做人能不能善良点!

第244章

苍永丰的婚礼举办的还算顺利,有点遗憾的是李浩如今正在国外拍电影,不过给现场连线开视频祝福了一番,现在的李浩不说是国内的一线,但也是个准一线了,有名气有口碑,开视频的时候更是让酒席到了一个小高潮,就连新娘那边的都没想到,这大明星竟然是新郎官的同学。

周放是在司阳那么一桌明讽暗刺消停了之后才姗姗来迟,距离上次司阳跟他见面也差不多是半年前了,结果就这半年的时候,周放也不知道是不是偷吃了猪饲料,生生胀到有曾经的他两个宽度了。

周放无奈:“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去健身房,还天天都是各种应酬,现在年纪大了,新陈代谢不行了,以前吃宵夜晚睡根本不算事,现在吃宵夜的习惯还没戒掉,结果大好的身材一去不复返了。”

司阳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我公司下一个研发项目应该是减肥产品了,我让人给你量身定制一个,你这样下去怕是得靠财力去找老婆了。”

周放嘿嘿笑着,搂着司阳的肩膀道:“果然够兄弟!”

旁边的影子修眼神一刀一刀往周放身上割,大概是他如今肥肉太多,愣是割的对方没半点感觉。

大家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青葱少年了,举杯换盏间都带了些社会的习性,这也是司阳对这个世界始终有种格格不入的原因,一切都太快了,感觉他的眨眼间,别人就已经匆忙的走完了一生。

一顿酒宴,匆忙的来,匆忙的散,苍永丰现在有了不少新结识的朋友或者工作伙伴,闹新房这种事也不用不着他们这些同学了,于是饭后也没组织什么余下的活动就各自散场了。倒是周放一个劲的嚷着一定要空出个时间去司阳的山上好好度个假,生活节奏太快他都要累死了。

头顶青青草原的简翰林一结束酒席就去了月子中心,他的未婚妻以及孩子都在月子中心,旁边就是生产的医院,做亲子鉴定方便得很,只不过鉴定结果没有那么快能拿到。

而在等结果的这段时间,简翰林看他原本很满意的未婚妻,渐渐变得不顺眼起来,莫名觉得对方哪哪都好像让他不满意了,甚至觉得她说的每句话都感觉带了暗示的意思,好像是奔着他的钱来的。

忐忐忑忑好不容易等来了结果,结果头上的草原他感觉更加茂盛了。

一言不发的将鉴定结果放到了给他戴绿帽子的女人面前,断了所有给她的经济,头也不回的走了。

原本以为即将拥有的小家,随着一张鉴定彻底破灭了,刚开始他的确是怪的,但现在他不怪司阳了,反而还感谢他,不然如果将那个便宜儿子养大了,养出感情来了,他恐怕更崩溃。可是让他一下子接受这种事也不可能,任哪个男人被绿,怕是都要疯。

醉着酒从酒吧里出来,与那群狐朋狗友分别之后,简翰林便带着浑身酒气去继续一下场,他从来不缺朋友,原本想要安分守己做个好爸爸,现在大可不必了。

就在他走路都摇摇晃晃不稳当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喝醉了眼花还是怎么样,竟然没看到路口的人,一脚不小心踢到了卷缩在路口边角上的乞丐身上。

看着那脏兮兮散发着臭味的乞丐,简翰林晦气的低声咒骂了一声,一路骂骂咧咧的走了。原本睡得正好的乞丐被他踢疼醒来,从脏破的毯子里伸出头来朝那个走远的人看了一眼,又继续缩头睡了进去。

兰家农庄的议事厅里,司阳一进来直接走到沙发上坐下,而等了不短时间的白家两兄弟尽管面色不太好看,但却隐忍不发,亦或是不敢发作。

不等司阳开口,白翼将一份文件朝他递了过去:“这是我个人在中都的产业,如今全都无偿过度给你。”

司阳看都没往那文件上看一眼,轻笑了一声:“你们以为,这样事情就完了?”

白羽微微眯了眯眼,白翼道:“不管怎么样,你身体里还流淌着我的血,如今你也斗垮了我几家在国内的公司,也该够了,这些东西我全都留给你,今后我不会再来招惹你,也跟你从此以后再无瓜葛。”

司阳摇了摇头:“这事可由不得你,至于所谓的血缘,你难道不知道,修炼之人就是不断将自身的东西更替掉,最先开始的便是血,再是肉,而后便是骨,我如今身上可没有与你有半点相关的东西,早就没有血缘一说了。”

白羽忍了又忍,听到这话忍不住阴阴的开口道:“那你想怎么样?”

司阳笑道:“我以为不断在我山下搞小动作的是天机门,然后我将他们的副门主给杀了,杀了之后才发现杀错了人,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会放过你们,凭你们姓白?”

白羽梗着脖子道:“那正好了,不劳你奔波劳累,我们送上门了,要杀尽管来!”

司阳并没有顺着他们的话说,而是说道:“我之前没有细想,现在想来的确是我太粗心了,你们搞的那些个小动作,无非就是想要悄无声息的潜入我浦田山中,是想查探那份海底宝藏是不是在我这里吧?”

白翼冷冷的开口:“直觉告诉我,就是你拿的。”

司阳挑了挑眉:“对啊,是我拿的,而我拿走的那天你们也在,就在你们潜入海底的前一刻,我还是看着你们进去的呢。”

白羽面色铁青道:“你拿走我们白家辛苦了几辈子去谋划的东西,现在还打压的白家几乎在华夏没有喘息的余地,现在还想赶尽杀绝,司阳,你的心可真够黑的!”

司阳靠在沙发上,一手抚唇轻笑:“这就叫黑啊,我还有更黑的,想见见吗?”

白羽很想说,你不怕遭报应吗,不过想到他们这些修士都是有今生没来世的,于是将这句话给生生咽了下去。

白翼一把将被司阳气得恨不得跳脚的白羽按了下来:“你要如何才能收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