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2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看着白翼道:“要你一无所有这辈子都无法翻身的时候。”

白翼眼神顿时一冷:“除了试探你是否拿了我白家的东西之外,我与你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司阳微微偏头:“没有?你怎么会觉得没有呢,你们不是已经跟贺博易暗中达成协议了吗?作为一个注定了不能修炼的家族,偏偏出了个修为高深的修士,你们不是很想破解我身上的秘密吗,甚至不惜跟贺博易合作,此刻贺博易怕是已经有了意识了吧,你们想的挺好,以为一笔勾销我就不会再对你们关注,你们就能去暗度陈仓了?是你们傻还是我傻,还是你们以为自己天下第一聪明所有人都该被你们玩弄的团团转?”

这一下,白翼和白羽彻底变了脸色,就连白羽一直装出来的莽撞暴躁都维持不下去了。

白羽很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还知道多少,可是喉咙仿佛被人掐住一样,堵得很,根本发不出声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等人的筹谋计划盘算,于司阳而言就像是大人看着小孩子胡闹一样,显得那么幼稚可笑。

司阳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我也想看看,你们这些人能玩出个什么花样来。”

司阳离开后,白家的两人面色死白的坐在屋内,这一切都乱了,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明明一切,都该|操|控在他们手里才对。

司阳离开了农庄之后,正在跟小僵王蹲在路边相互龇牙的影子修一下子蹿了过来,将司阳的手紧紧握在手上:“阳阳,他们欺负你了吗?我去帮你打回来!”

司阳上下打量他:“我让你今天修炼的修炼了吗?”

影子修顿时瘪下嘴,明明可以等那个家伙醒了再修炼,那个家伙强大了他自然也就强大了,为什么还要他去修炼。

一想到修炼就要专心,就不能想着阳阳看着阳阳,影子修就期期艾艾将整个人都埋进了司阳的怀中:“阳阳,我感觉他快醒了,我真的要时日无多了,跟我谈场恋爱吧,就一场,阳阳,阳阳阳阳。”

司阳将他的脑袋扒开:“好了,我山上没有养羊,你不用一直叫。”

影子修双眸晶亮的看着司阳,眼中的小星星满是期待。

司阳笑了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随你安排。”

影子修一听顿时欢呼了一声,一下子原地蹦的老高,一旁没了龇牙小伙伴的僵王仰头看了看,也跟着一道蹦了上去,还一嘴咬到了影子修的腿上。

兰谨修是经过雷电淬炼的,还吸收过那么强大血池的力量,他的肉|身强度甚至并不比司阳差多少,所以这一口简直硬的小僵王差点绷牙。而影子修一点都不为它正太可爱模样所动,一脚踹了上去,一人一僵直接在半空中打了起来。

司阳看他们就纠纠缠缠感情如此好,以后等兰谨修醒来,小僵王怕是该寂寞了。

还没等到影子修将约会日给规划出来,李则知就神色不佳的敲响了他的房门。

看着眼前俊美强大给了自己新生的师父,李则知神色复杂的抿抿唇。司阳也没催促他,倒是耐心的等着他开口。

最终李则知闭眼呼了一口气后才道:“师父,我可以动用关系,救一个人吗?”

第245章

李则知话一说出口,他甚至都不敢去看他师父,如果只是普通的救人,他自然无须惊动师父,可是他要救的是已经被判了刑入了监狱的人,不过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如果他开口,也不是办不到,可是这样的行为在他这短暂的十几年都不曾有过,他怕他这么做了,会惹师父生气,而且关于那人的身份,他也是要跟师父说的。

司阳并没有问他想要救什么人,而是道:“你觉得那人是否该救?”

李则知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我觉得她值得,虽然她杀了人,可是她是为了保护孩子,她这一生,救了许多的孩子,帮助了许多破碎的家庭重新圆满,她的下半辈子,不该是在牢狱中度过,而且她只是防卫过当,虽然刑罚也是判的防卫过当,但是监狱那种地方,一天都是折磨,师父,我...她,她是我的母亲,我不忍心,我想要好好孝敬她。”

最后几个字李则知说的有些心虚,他的人生可以说是师父重新给的,如果他没有成为师父的徒弟,他现在会怎么样都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找不到自己的母亲。所以他该孝敬的,该奉养的是师父。但现在他却说希望好好孝敬母亲,如果换做是他自己,他都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司阳笑了笑:“既然你觉得值得,那就去救吧,为人子,自然该孝敬父母,这是人伦,也是天性,这跟你当我的徒弟并不冲突。”

得了师父的应允,李则知自然连忙去救人,动用政府的关系最方便的就是找特勤部,虽然特勤部一组的周勤周队长跟他们师父往来的比较多,但这时候要麻烦肯定也是去麻烦自家人,于是李则知直接找上了单鹤轩。

有单鹤轩在的地方肯定少不了沈然,听到李则知的话,沈然忍不住啧啧道:“小家伙长大了啊,现在开始知道如何动用人脉关系了,你敢来,你师父应该点头了吧?”

李则知点了点头:“我师父知道的,这件事会很麻烦吗?”都已经判了刑进了监狱,在李则知的认知里,想要从里面将人弄出来不容易。

沈然笑道:“这有什么麻烦的,一个电话的事。”说着摸了摸李则知的脑袋:“现在连妈妈也找到了,还有个那么疼你的师父,小则知真是人生赢家啊。”

李则知闻言腼腆的笑了笑,突然想到当初他被兰谨修带到师父身边的时候说的那番话,他的确是幸运的,真的是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辈子的福气,才有这样的幸运。

上头有人好办事,一个电话过去,李则知就能直接去接人了。

李婉芳是个儿童福利机构的负责人,她自己的孩子就是被人拐走的,那之后她离了婚,一心扑到了事业上,而她的事业就是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儿童。

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她发现著名慈善家崔凯竟然暗中经行着人|口|买卖的交易,随着她的调查,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披着慈善虚伪表皮的人,私下经行着多少肮脏的交易,可惜她没有切实的证据。

但他们一个慈善机构负责人,一个慈善家,不说往来有多少,但这个圈子本身也没多大,该知道的,该认识的基本都了解,所以她只能找合适的人去埋伏调查,后来她遇到了田雪。

田雪失踪之后,李婉芳很着急,她害怕田雪遭遇什么不测,是她让田雪去暗中调查的,如果田雪真有什么事,那就是她一手造成的。也许就是这慌乱之中暴露了她跟田雪的关系,她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给盯上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