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一开始他只是想要看看这样的人究竟能走多远,但人这种生物,对某种存在关注的多了,久了,总难免有些感情了,即便无关爱情,好歹也不至于是个可以冷眼旁观的陌生人了。

要说兰谨修刚刚亲上来的一瞬间,以司阳的速度自然是能反应过来的,最后为什么没有避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见司阳仿佛沉思着没说话,兰谨修走到司阳的旁边半跪下,握住司阳的手道:“我知道以你的骄傲,即便选择未来另一半,肯定也是要选择一个最强的,或许我现在还不够好,甚至不能与你并肩,但司阳,我一直在努力,努力追赶你,拉近与你的差距,所以别拒绝我,至少给我一个机会。”

司阳回过神来,看了他片刻,随即勾唇一笑:“我不会在这个世界谈感情,寿命这个界限就是感情上最大的阻碍,还是那句话,到时候你有能力跟我离开,给你一次机会也无妨。”

司阳虽然没有答应,但好歹也给了明话,而兰谨修也不必再极力的掖着藏着,虽然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藏了也是白藏,但自认为感情过了明路的他,开始放肆大胆一点点试探着司阳的界限。

他觉得温水煮司阳这一招非常好,如果一开始他就对司阳表白,司阳怕是会直接朝他嗤笑一声,笑他自不量力了,现在他继续一点点温水司阳的防御界限,一点点靠近,总有一天,司阳会习惯他的亲近。

之前是影子占据了他的身体,所以对外是经过那次防御疫鬼之后,他消耗太大闭关修养。现在他醒了,实力更是成倍的增长提升,理应出去处理积攒的事务了,毕竟他现在还是兰家的家主。可是好不容易感情过了明路,他是一刻都不想离开司阳,所以干脆的一拖再拖,继续‘闭关’着。

可惜他想这么粘着司阳,司阳却没那么多时间给他粘着。

那天黑无常从生死册上看到简翰林本身的寿命,明显跟鬼差手中的勾魂名单不符,这显然就是有人在暗中动了手脚,蒙蔽了阴差。

既然有人敢动这个手,那证明那人定然有办法将自己摘除干净,想要从阴间下手调查怕是也查不到什么,于是只能从阳间来着手。

背后动手那人估计是没想到自己做的事情会败露,甚至还引来了黑无常,当功成身退之后根本没有对尸体做进一步的处理,所以当黑无常带着简翰林过来的时候,他的身体刚刚被拖走,他的父母还在亲友的搀扶中继续悲痛着。

黑无常带着简翰林来到停尸处,不过已经耽搁了几个小时,肉身的生机也断了几个小时,对他自身影响很大。不过这是他们阴间出了差错,也只能他们来弥补了。

黑无常取出一滴千机液,在简翰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巴掌将他拍进了肉身当中,又将他的嘴巴一捏,将那一滴无比珍贵的千机液给滴了进去。看着正在恢复生机红润的简翰林,黑无常冷冷道:“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这千机液是地府极为难得的一种天材地宝,毫不夸张的说,这是真正能令人起死回生,白骨生肌的灵药,像简翰林这种普通人吸食,这一辈子只要自己不作,在寿数享尽之前,能够无病无灾安然一生。

紧接着,简翰林的死而复生就在医院里轰动了。他都已经下了死亡证,被判定死亡都过了好几个小时了,虽然偶有这样的新闻发生,但这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还是第一次,自然被热烈关注。

简翰林的父母抱着失而复得的儿子哭的泣不成声,这可是他们的命根子,哪怕有孙子在,那也是没办法取代儿子的地位的。

看到简翰林竟然死而复生,那个给简翰林戴绿帽子的女人季恩琳瞬间惨白了一张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简翰林,似乎想要确认他究竟是简翰林,还是那个人。

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简翰林朝她阴冷的勾唇一笑:“我从地府回来了,季恩琳。”

季恩琳尖叫了一声,被他吓的生生晕了过去。

简翰林能够死而复生,那么关于遗产问题自然就不是问题了,他父母也是这才得知孙子竟然不是他们的孙子,那个女人甚至还有可能是差点害死凶手,这一下老两口简直被吓得够呛。

简翰林倒是很想处理那个女人,毕竟他是真的曾经被这女人害死过,只不过这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迷信,他除了父母,自然也不会傻的见人就说,更不可能指望这种对别人来说的无稽之谈能将那个女人绳之以法,不过只要这个女人还在中都的一天,他就有办法将她逼的连口水都没得喝。

而黑无常一直跟在那个女人身边,如今事情败露,这个女人肯定会去找之前的接头人,亦或是对方找过来,不管是哪种,总有蛛丝马迹可寻。

就在黑无常跟着那女人的第三天夜里,一只极为普通的蚊虫朝着胆战心惊好几天都没闭眼,好不容易刚刚睡过去的季恩琳飞了过去。就在那只蚊虫差点停在季恩琳的脸上时,一把被黑无常抓住了。

黑无常轻松将手中的蚊虫给捏的粉碎,片刻后冷冷一笑:“找到你了。”

世人对黑白无常的认知就是勾魂使者,却不知黑无常天生凶狠好斗,许多影视作品都将黑白无常勾画成了路人甲,让人感觉他们就只是个很普通的阴差,殊不知如果真正惹怒了他们,不比惹怒一个鬼王可怕。

敢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偷天换日的事,还让他损失了一滴千机液,以黑无常的脾气,哪会轻易放过,抓到了对方的一丝气息后,就直接杀了过去。

第249章

在一栋荒郊别墅中,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正不断往一口冒着黑水的大铁锅里投掷着草药,空荡的客厅中凄厉的哀嚎鬼叫不绝于耳,铁锅中鼓荡的水泡里若隐若现着阴魂的身躯以及各种扭曲挣扎的模样。

黑无常跟着气息追踪到了这里时,被这栋房子四周的阴气震了震,这房子四周还摆了阵,将整个阴气笼罩没有泄露分毫,否则这样几乎能弥漫一座城的阴气不止是阳间的天师,就连他们地府也定会有所感,要如果不是出了简翰林的事,让他追踪到了这里,一旦这阴气彻底成了气候,黑无常简直不敢想到时候会发生多可怕的事,哪怕是大罗天仙,恐怕都无法挽回这场生灵涂炭。

黑无常微微一衡量,这明显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处理的了,除了朝阳间的一众天师求援,还通知了阴间就近的阴差,甚至联系了城隍爷,调遣镇守在这一方的阴兵。

黑无常的动作不小,里面的人自然已经发现了对方的存在,掩盖在斗篷之中的面容上,狠狠皱起了眉头。还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够了,偏偏这时候被人发现。

还不等他想出逃脱的办法,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将他所处的地方全都覆盖住了。斗篷男抬头一看,眉头越发凝重:“天罗地网。”

他话音刚落,大厅内突然阴风四起,一团黑气渐渐凝结成人形,一个穿着青色长袍手执粗|壮铁锁链的男人从黑气中慢慢走了出来:“何处宵小,竟敢肆意扰乱阳间,还不就地伏法!”

斗篷男冷笑一声,手一挥,那满锅的阴魂被他|操|控|着朝着黑无常呼啸而去。

还不等那群阴魂近身,一声清脆的铃声响起,那些面容狰狞的阴魂微微一顿,立即被一股更强劲的力量给吸了过来。

又是一团阴气凝聚,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手上的摇铃还带着余颤,英俊的眉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还透着一股诧异,但他并没有开口询问,以他们的阅历,仅仅一眼便明白了眼前之人的意图,只不过就是因为明白,才更加震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