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有时候挺不明白的,那个贺博易到底是想要干什么,难不成他是想要进行一场大清洗后,统领整个华夏吗,如果是这样,那他眼皮子也未免太浅了。

还是说华夏只是他的第一步,他真正想要的是整个地球?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究竟埋藏了多少暗棋。

兰玉琢来的时候就看到司阳站在山头出神望远,连忙小跑过去:“司阳哥!”

司阳并没有回头,只是问了一句:“情况如何了?”

兰玉琢道:“善济大师被阴煞侵体,不过他有法器护身,暂时没有什么问题,只要把阴煞逼出来就行,黑白二爷和巫真人已经将情况稳定住了,可是...”

“可是还有另外八处已经开发爆发了。”

兰玉琢早就已经习惯了司阳的无所不知,她来也只是因为司阳一直没有出现,巫真人不知道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将司阳给拖住了,毕竟如果有司阳前去帮忙,情况肯定能更快的稳定下来,所以让她跑一趟过来看看。

不过虽然那边的情况暂时已经稳定住了,可是那么浓烈的阴煞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解决的,如今只能借助阴间的法器将那里的阴煞给镇压住。可是还有另外八处,一想到刚刚收到的消息,兰玉琢心头越发沉重了。

“如今特勤部已经开始地毯式搜索排查,原本一无所获,可是就在刚才,中山峡谷那边爆发了,巫真人已经赶过去了,黑白二爷也让就近的城隍阴兵过去镇守,但伤亡已经造成了,上面不敢将具体伤亡人数公布,但我们收到的消息,七万,这还只是个大概的数字,中山峡谷是一处旅游景点,周边城镇也距离的十分近,这段时间天气很好,旅游的人数几乎达到一个高峰期,所以伤亡才会这么惨烈。”

阴煞是可以侵蚀一切的,建筑,或者活人,一般人哪怕沾染一点阴煞都会没命,现在被这么浓烈的阴煞冲击,直接瞬间变成人干了。所以峡谷那边现在进入了封锁阶段,搜救都已经没必要了,让普通的军人进去也只是找死,只能调遣各地特勤部或者在编闲散天师来帮忙,可就算是天师,太过浓烈的阴煞也难以抵挡,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止是危急惨烈可以形容的了。

司阳掌心一展,千瓣莲瞬间浮现在半空中:“拿去吧,以柳逸的修为,他如今可以催动,让他们两个穿上宗门的衣袍,可以抵挡阴煞。”

兰玉琢连忙收好,这千瓣莲的威力她是见识过的,随即又看向司阳:“那司阳哥你...”

司阳道:“如今爆发了两个地方,剩下的地方他们肯定不会等着你们去破坏了再爆发,你们找不到那就只能被动的等着灾难的发生,如今能制止这一切的,只有你哥。”

兰玉琢顿时一惊,她只忙着来寻司阳了,根本没想到她哥:“我哥?我哥在哪里?”

司阳朝着后山看了一眼:“在突破,他如果突破了,这一切就能结束,他突破不了的话...”

后面的话不用司阳说兰玉琢也能想得到,如果只有她哥突破才能阻止这一切,那突破不了就意味着,还有几十上百万甚至更多的人,会在接下来不断爆发的灾难中丧生。虽然她不明白这件事她哥怎么就变成关键点了,但司阳哥这么说那就一定是真的。

当下她也不再耽误,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将已经发生的灾难尽量减小损失,此刻的情况,也只能是力所能及,听天由命了。

正在后山冲击修为突破的兰谨修,正遇到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道关卡。面对那道始终冲击不过去的壁障,兰谨修正努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是为了整个华夏,还是为了司阳,他没有退缩的余地,所以哪怕一次次的冲击失败,他的心智上并没有任何气馁,反而是越战越勇。

就在这时候,司阳穿过了结界,神色有些不太对的走了进来,兰谨修顿时一惊:“怎么了?”

司阳看着他摇头道:“我来帮你将力量封锁住,现在不必你冒着风险去冲击了,你已经闭关冲击了半月有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兰谨修很想站起来,可是他的身体完全动不了,丹药中的力量太过磅礴强大,他只能持续不断的去冲击,以他自己的能力根本没办法中途停下来。

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司阳,相信我,我可以的,哪怕现在已经晚了,但后面还有个贺博易,我不想当他出现的时候,只有你与他有一敌之力,我想至少可以与你并肩作战。”

站在他面前的司阳笑了笑,朝他走进了几分,微蹲下来看着他道:“你知道龙骨下面所镇压封印的是什么吗?”

兰谨修道:“通道,一个未知的领域?”

司阳道:“之前我还不确定,现在我可以确定了,那是星域之间一个最薄弱的地方,我想贺博易枉顾性命,造成整个华夏的生灵涂炭,怨气冲天,其目的定然是想要借助这些力量将这道薄弱的壁障冲破,能离开这个星域去往更高的位面,这里死多少人,他自然无所谓了。”

司阳说完,又看着兰谨修道:“我虽然不知道那条通道究竟通向哪里,但是这里已经限制了我的修为,所以我打算自己去打破壁障,你说过,我如果要走就要带上你,我自然是言出必行,现在你呢,还要跟我走吗?”

兰谨修微微眯了眯眼:“现在就走吗?”

司阳道:“是,贺博易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如果他过去了,一定会想办法毁了通道,所以现在走是最合适的。”

司阳一边说一边伸手轻抚着兰谨修的脸:“你是第一个对我说生死不离的人,既然说了,就要办到,走吧,离开这里,去往更广阔的地方,只有离开这里你才能获得更多的机缘,才能更快的追上我的脚步。”

看着朝他凑近,近到能从那双眼眸中看到自己倒影的司阳,兰谨修道:“你要带我走,我可以认为你已经喜欢上我了吗?”

司阳轻声一笑,再次凑近了一些,与他几乎气息交融道:“我允许你可以这么认为。”说着,在他嘴角轻轻一吻,随即笑道:“盖章算数。”

兰谨修垂下眸子,勾唇一笑:“可惜,你不是他。”

兰谨修话音一落,那个几乎缠绕在他身上的‘司阳’瞬间变了脸,与此同时,刚刚还无法动弹的兰谨修迅速出手,一掌直接穿透了眼前这人的胸腔。

随着他的这一击,刚刚还活生生的人顿时化作一缕黑烟消散掉了。

坐在结界外面的司阳察觉到兰谨修气息的变化,以及天空中已经开始蓄力的雷云,略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这速度,比他预计中的要快得多。像兰谨修这种并没有正统修炼,也没有经历过任何试炼的,第一次渡劫最难的便是心魔,哪怕是佛修都有心魔,更何况是兰谨修这样一个普通的人,只要过了心魔,后面的突破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随着第一道雷劫的落下,司阳也跟着松了口气,虽然每一次渡劫都是跟魂飞魄散擦肩而过,但兰谨修甚至有道德金光,又带着国运龙气,这哪怕是躺着挨劈都劈不死他。

正在峡谷镇压阴气的众人察觉到阴煞似乎开始异动起来,正担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就接到特勤部的通知,另外隐藏的七个地方也爆发出来了,众人顿时一惊,这种强度的阴煞根本不是一般天师能靠近的,统共也只有一个巫霆能拿得出来,即便是善济都没办法去独当一面,众人顿时慌了神。

巫霆转头朝兰玉琢问道:“司道友当真说只要令兄突破,此劫便能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