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玉琢连忙点头:“司阳哥是这样说的。”

巫霆沉吟片刻后,朝着众人道:“不管此次劫难如何艰难,我们如今只有众志成城守好自己的领土,能挽回一方损失便是功德!大家不要灰心,华夏能屹立至今不倒,经历过无数的劫难,我相信今天,我们的华夏也不会毁在一个恶人手中!”

看着黑气弥漫的上空,以及被个方位法器镇压,连他们都近不得分毫的阴煞之源,众人心中虽然惧怕,但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半步,这一刻,众人深刻体会到了天师的责任,他们只要退了一步,就有无数百姓将会因此丧命,除了抵死顽抗,他们退不得,也不能退。

这样大的劫难,有人在外面第一现场奔波救援,有人在后方镇守调度,这次事情已经不仅仅是玄门内部事件了,已经有七万多的无辜百姓因此而丧命,如果后面的情况得不到镇压,还会死更多的人。

在特勤部的调度室内,就连最高领导人都脸色煞白的看着监控屏幕,那不断上升的阴气值昭示着该处即将发生的巨大灾难,所有能出动的人员几乎都出动了,天师镇压阴煞源,普通士兵几乎是在跟死神赛跑的驱散群众,对于社会上造成的恐慌他们根本顾不得了,能多救一个人,就是一条人命。

眼见着其中一个点位的阴煞已经到达了爆发点,调度室内的众人几乎绝望的闭上了眼,他们没有高阶的天师能够过去镇守了,那些没能及时疏散的人群注定要丧命于这些阴煞之中了,所有被阴煞沾染过的地方,数百年内将会寸草不生,这才是最大的危机,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所有的领导人都已经做好了自杀谢罪的准备了。

就在这时,屏幕上检测的阴气值开始下降了,所有人心中猛地一惊:“怎么回事?是哪位天师赶了过去?”

除了这一处地方,其他几个地方的阴气值同样在下降,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样的情况下,难道有七个堪比巫霆的修士赶往各地镇压吗?

司阳看着被雷击打的身上没有一块好皮的兰谨修,以及最后倾洒下来的劫后金光,缓缓吐出一口气,就差一点点。

上前往兰谨修嘴里喂了一颗丹药,看着他面目焦黑躺在地上喘气的模样,笑了笑:“你好,道友。”

感受着那仿佛带着无限生机,能给人彻底新生的劫后回馈,兰谨修展颜一笑:“我办到了,司阳,我距离你,又近了一步。”

第251章

一处深埋地底的墓穴中,用各种兽骨填满的万骨坑将一口石棺隔绝在中央,整个墓穴中安静的仿佛与世隔绝,甚至连一只爬虫鼠蚁都没有,或许这是生物基因中与生俱来的本能,对于危险的存在会本能的退避。

唰唰几声,刚刚还伸手不见五指的墓穴中,石壁上接连不断地亮起了幽绿的光,虽然给墓中带来了可视光线,但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些光亮反倒是令这寂静无声的墓穴越发显得诡异莫测。

紧接着咔咔声从石棺中响起,只见那厚重的棺盖正在一寸寸移动,直到将棺中之人的面容整个露了出来,而棺中所躺的并非埋葬了千百年的古尸,而是一个模样看起来儒雅俊朗的青年人,在棺盖停止移动的瞬间,棺中之人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因兰谨修的突破,又用司阳所教授的办法,以雨露的方式将龙气灌溉在所设立的几个阵点,虽然消耗的有些大,但至少将残存的一些阴煞都给化解掉了,这让整个玄门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这已经是兰谨修第二次救了他们的命了,而当兰谨修突破后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时,大家猛然意识到,如今的玄门,也许在司阳之下的,仅有一个兰谨修,就连巫霆他们都不够格。当初可以说是孤苦伶仃的一对兄妹,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个程度,也不知道对他们是该羡慕,还是嫉妒恨了。

但不可置疑的是,在司阳随性散漫完全不可控的情况下,兰谨修已经成了玄门第一人,这个第一人并非指实力第一,有司阳在,这个第一恐怕谁都不敢抢,而是指决策,如今的兰谨修无论是在玄门之外,还是玄门中,已经是一个不容忍忽视的决策者了。

虽然阻止了更大规模的灾难,但是峡谷的坍塌造成的人员伤亡算是这十多年内,最大的一次灾难了,最终统计出来的死亡人数已经高达九万,但是对外宣称的是四万人。哪怕是缩减了大半的数字,这也是个令全世界都关注过来的大事件。

因为这次死亡的特殊性,华夏政府并没有接受别国的资源以及人员的协助,还以极有可能二次坍塌的借口阻止普通人的进入,这让特勤部成立以来第一次忙到连自己姓什么都快要不记得的程度。

现在就连一些七老八十的老天师都被召唤过去要么坐镇指挥,要么现场帮忙,对比起来,在浦田山上悠然折花的司阳简直闲的遭人憎恨。

之前阴煞爆发时司阳就没有现身,虽然玄门高层人员都知道内情,也知道如果不是他及时帮助兰谨修突破,这件事恐怕还不算晚,要论功,司阳的功劳才是最大的,不过那些路人天师根本没渠道知道这些事,因此非议声也不免多了起来。但他们只敢悄悄的讲,毕竟司阳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沉迷事业天南海北到处闯,许久都没有出现的岚裳作为知情人,偶尔有听到一些不好的言论自然是不高兴的,但她也知道这些事情的内情是不能公开的,于是只能从别的地方去公关。

“我以恒天宗的名义捐赠了五千万,除此之外还有两百万颗祛煞丹,虽然阴煞已除,但处理那些沾染了阴煞的尸体也难免会触碰到,这些丹药应该是如今的急需品。”

听到岚裳的汇报,司阳一边修剪花枝一边笑道:“流言蜚语这种东西,哪怕你把自己做成个圣人都少不了,无可避免的事自然也无需费心。”

岚裳道:“如今主人已经成立宗门,虽然您只收了两个徒弟,但总有一天恒天宗会发展成千万徒子徒孙,这些非议,岚裳觉得能避则避,更何况这也是积攒功德之事,一举两得。”

司阳端详了片刻修剪过后的花瓶,这才转头看向岚裳:“既然公司已经交给你全权处理,这些事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不必事事向我汇报。”

岚裳应了一声是,一般的事情她早就无须向主人汇报了,只不过现在有人被后背非议主人,而她完全就是花钱买口碑,她担心主人对她这样的做法不喜,这才来汇报一声。

司阳刚准备说话的动作微不可见的一顿,随即朝岚裳道:“你也许久未归,去找小福子拿点养魂丹好好休养,如今从梦和靖柔也长进了不少,去与她们聚聚吧。”

岚裳自然不会违背司阳的意思,十分听话的照办了。

岚裳走了之后,司阳笑了笑:“这般藏头露尾,你是小看我司阳,还是觉得我浦田山是你可以任意拿捏的地方?”

司阳话音落下后不久,一阵轻风拂过,距离司阳不远的地方,慢慢凝结了一团浓雾,随后一个身材修长,面容俊雅的男人从雾中慢慢走了出来。看着阳光下,精致若仙的司阳,来者嘴角浅含笑意,那一双眉目简直如水一般的温柔,是个一看就让人忍不住亲近,心生好感的男人。

司阳看着他不语,那人却是先笑道:“久仰司道友大名,今日终于如愿得见,鄙人贺博易。”

司阳轻笑了一声:“贺博易?还是黑塔?”

贺博易听到从司阳口中吐出的那两个字,神色也没有什么意外,反倒是有一丝丝的怀念:“已经有许久许久都没人喊过我这个名字了,黑塔既是名,也是一种象征,当这两个字成为人的信仰后,便无人敢轻易触之,以至于时间久远到,我都忘了自己曾经名为黑塔。”

他是黑塔部族的族长,他们这个部族就是在他手中成立的,因此以他的名字为名。他们那个时候,人只有一个简单的音节为名,没有所谓的名或者姓,一个字音就代表一个人,能拥有自己名字的存在少之又少,而黑塔,是他当年自己给自己取的名。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