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他的意识早在一年前就已经醒来了,也是他向外传递着信息,部署着一切。可惜任他机关算尽,却没能算出司阳这个变数,以至于从这人出现以来,他所有的一切都在被一步步摧毁,一步步被破坏。如果不是司阳,他现在的成就绝不止如此。

司阳一手撑着下颚看着他漫不经心道:“不请自来,这是来下战帖的?”

贺博易摇了摇头:“无须战,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你是天道的变数,不在这方天地的限制之内,而我不是,我以命学起家,能算尽一切,当我算到了这个地球的命数后,我知道,除非离开这里,否则无论我如何修炼,终究是被压制的,若要反了这天,那就只有被抹杀的下场。”

说着,贺博易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微微抿唇一笑:“当我算到了这份限制,我选择的是等待时机,却没想到,千年之后竟然有一群愚蠢的修士自取灭亡,不过也好,这让我如今少了不少的麻烦,否则当这里如你一般的修士多如牦牛,我怕是更难有生存空间了。”

司阳看着他没说话,眼前这个自然不是贺博易的本体,否则他早就下手了,不过他也挺好奇,这个脑回路清奇的家伙,究竟想要做什么。

贺博易直接迎上司阳的目光,那温柔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自己痴迷的恋人,而不是死敌:“司阳,我们虽然不是朋友,但也不是敌人,无论在什么地方,想要成为强者,那都是踩着无数枯骨走上去的,你可以不认同我的手段,但不可以否认这一点,只是大家所用的方式不同而已。”

司阳挑眉:“认同如何,不认同又如何,你的谋略深远,一步算百步,以无数亡魂成就血路,我想有一句话应该也是你的观点,强者为尊。”

贺博易就是从强者为尊的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自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

司阳站起身朝他走了过去:“既然强者为尊,你觉得我对你认不认同有必要吗?你惹了我,这就是结果,无论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宣战亦或是和解,贺博易,惹了我,就要承受惹我的后果,你最好夹紧尾巴躲好了,否则这一次我会让你死个彻底。”

贺博易并没有因为司阳的话而动怒,反而面色平静的问道:“如果我放弃之后的所有计划呢,我要的只是一个不受修为限制的地方,以前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打不破那个通道,如今有你,司阳,我只是想离开这里而已,这是华夏,也许我当年子民的后代也在这里繁衍生息,若无必要我并不想破坏这里的和平。”

司阳朝他勾唇一笑:“那你就尽管破坏好了,你以为我会为了这些区区蝼蚁动恻隐之心?贺博易,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天真。”

贺博易:“......”虽然想到了谈判不会顺利,没着实没想到谈判的走向会是这样。

司阳懒得与他废话,不等贺博易再开口,一挥手直接将这个分|身残影给拍散了。既然这家伙出来了,该招待的那就要开始好好招待了。

第252章

贺博易的出现让本就焦头烂额的玄门更加雪上加霜,一想到这一切都是这个人搞出来的,越发对他恨红了眼。可是再恨又如何,几十年前这个贺博易能搞得整个玄门差点灭亡,现在又弄得整个华夏都生灵涂炭的,他依然逍遥在外,而且还在背后酝酿着更狠的大招。

已经将阴煞逼除干净,调息了一段时间的善济礼了一声佛号:“玄门这几十年的一切不平静,皆因此人而起,不过若不是因为他,玄门至今恐怕也不会如此团结。”

这人的能力强了,心就大了,所以即便不是贺博易,还有李博易张博易,任何一个群体,总要经历些劫难才能成长,或是灭亡。

一旁的巫霆也是接到司阳通知才来的,一来就听到这么个亦喜亦忧的消息,喜的是这个一直藏在暗处的人总算是出来了,就算是对上,他们至少也能正面硬刚,总比对敌无力要强得多。忧的是贺博易的出现,也表示着这一场较量正式开始了,还不知道到时候要死多少人。

巫霆叹了一口气,却是看向司阳,欲言又止后,还是忍不住道:“司道友,不知上次我来所说之事,道友可有决策?”

上次他来找司阳,希望司阳能出手帮助灵谷寺的一若真人成功突破,现在一若正处在非常关键的时期,关键到即使整个玄门都要灭亡了,都无人敢上去打扰。如果一若突破了,那对整个玄门或者华夏而言,简直就意味着新生的希望,而唯一能出手帮忙的,恐怕只有司阳了。

司阳道:“你可知贺博易为何要费尽心思的去搞这些事?”

巫霆道:“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为了能永生?”

司阳笑了笑:“巫道友如今筑基,当年历劫之时怕是也浅浅接触过天道,对天道的存在,理应不是全然陌生的。”

巫霆点头道:“是,那是一种非常玄妙的存在,用言语无法诉说,但感觉这天地一切的起源,仿佛都源自于此。”

司阳道:“世界法则讲的就是一个平衡,生物链有生有死,人类看似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物种,但却受限于自然,天师,异能者,阴阳师,这种非常人的存在毕竟是少数,所以依然是普通人来主宰这个世界,这同样是一种平衡,你觉得天道会允许有人打破这种平衡吗,人可以有力量的悬殊,但不能太大,否则便是整个人类的灭亡,所以贺博易不顾一切,哪怕造成生灵涂炭,他最终想要的,只是离开这里,离开这里的限制,一若已经突破到了极限,他闭关之时怕是早就将后事给安排好了,如果再突破,他便是金丹期,这就不符合这个世界的法则了,所有不符合的,都是要被抹杀掉的。”

善济深深叹了口气:“司道友所说的确如此,在住持闭关之前,其实已经禅让于我,更是做好了闭死关的打算,不过我相信住持会出来的,所以才一直等着,我一直以为是地球灵气稀薄导致突破艰难,却不曾想,竟然是限制。”

巫霆脸色有些发沉,他并没有修炼到筑基大圆满,若要说的话,只能摸到了筑基中期的道门而已,所以即便有浅浅的感觉,但看到司阳的修为显然早已突破了筑基,说不定有办法的,结果司阳的话竟是直接宣判了死刑。

两人走后,兰谨修才从山下上来,这段时间他当真是忙的脚不点地,虽然以他如今的修为地位,可以说没人敢勉强他了,但兰家还要发展,所以有些事不得不去走个过场,好不容易才将兰家的几个长老推出去应酬,自己才得以脱身,这才能上来跟司阳好好说说话。

之前他都没有跟司阳详细聊过那天突破的事情,这会儿自然挑着捡着能说的说了:“所以贺博易的目的当真是通过龙骨镇压的通道离开这里?我当时在心魔时就听到这种说法,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可是我事先并不知道,这难道是天道给的预警?”

司阳笑道:“心魔是个人的魔,平日里的所思所想皆会以一个最合理的解释出现,否则现实与幻境相差太大心性稍微坚定一点的就能看穿,那还叫什么心魔,而且贺博易的动机很好猜,通过他种种举动都能推算出来,你潜意识已经隐隐有所猜测,只不过在心魔时将这些猜测以一个最合理的解释体现出来了而已。”

司阳说完,又朝他含笑道:“不过你的心魔是贺博易?”

想到那天的心魔,以及那触感真实的一吻,兰谨修直接红了耳朵:“自然不是。”

司阳扫了眼那红了的耳朵,经历过雷劫后,历劫者可以说是从内到外的一个新生,用现代的话就是修炼堪比整容,随着一次次的突破,外形气质都会不断提升,而刚历劫完的兰谨修现在还处在一个较为白皙的阶段,所以耳朵一红就相当明显。

于是司阳眸子一转,微微一挑眉:“莫非你的心魔是我?”

心魔就是心底最为渴望的东西,兰谨修自然不敢乱说,这说了怕是会被打死的节奏,不过他那微变的脸色却是出卖了他。

见兰谨修一本正经掩饰着害羞的模样,司阳笑着轻佻了上去:“你还没说你的心魔经历了什么?不跟我详细说说吗?我很好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