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3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知道司阳在调侃自己,兰谨修无奈道:“就是在我突破的时候,你突然出现说来不及了,要带我走。”

“你竟然没跟我走?”

兰谨修连忙道:“不是,是我觉得奇怪,那,那不像你的作风,当时心中生起了一点疑惑,就没有立刻点头,后来心魔中的你为了让我跟你走,言行间有些急躁了,我就确定那不是你了,还以为是什么人来破坏我突破,于是就直接出手了,没想到心魔竟然就这样破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天道的宠儿,往往会遇到各种机缘,兰谨修这种人,大概就是这种宠儿吧。

那天司阳让黑无常将简翰林的魂魄带走之后便没有再关注他,却没想到因为这件事牵连出这么多事情来,尽管损失巨大,但好在因为提前发现,将可能会发生的更大灾难及时制止住了,现在事情平息了,他才想起来看看老同学。

玄隐镜中,简翰林死鱼眼的盯着正在抱着一堆食物不停吃的乞丐:“我说你是饿死鬼投胎吗,能不能不要一个劲的吃!我给你报的厨师班你为什么不去上!那么喜欢吃那就自己做啊!你虽然好歹也算是我半个救命恩人,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自己学点技能以后就不用去乞讨不会饿死啦!喂,你好歹看我一眼好不好,我不是在对空气说话!”

正在吃东西的乞丐叼着一片培根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继续专心吃了起来。

简翰林直接倒在沙发上吐血三升。

司阳略有几分诧异道:“命数变了。”

一旁的兰谨修对这个简翰林也是有印象的,当时他的意识已经清醒了,虽然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司阳之外的人,但因为那天这个简翰林对司阳话中带刺,他还是多看了一眼。他记得这个人三年后才会出现他的正桃花,今后将会有一子,事业上不会有多大的起伏,但至少能小康一生,是个很普通平凡的命格。

现在再看,他的正桃花已经变了,而且命中无亲子,大概十多年后会收养一个孩子,事业上比之前的命数变得要好许多,是个小富贵的命。

而他旁边那人,竟然成了他的正桃花。

司阳道:“人的命格真的很奇妙,这个简翰林当日死了,回魂后才是他的新生,因此命格也变了,不过这样的变化似乎也不坏。”

兰谨修道:“但变得很有趣,三年后原本的正桃花,现在却变成了他的烂桃花。”

司阳一挥手将玄隐镜给收了,至于那个乞丐,那人的命格如何他也懒得看了,反正各人有各命,他没那么重的好奇心。

一栋废弃厂房中,一个身穿黑色雨衣的男人站在一个及人高的铁笼中,一只带着胶手套的手伸进了笼子里,从缩成一团的幼猫中直接掐着脖子拎出一只来。

被拎在半空中惊惶不安的小猫崽不停用稚嫩的小嗓音喵喵叫着,可是拎着它的男人不为所动,拎着它来到一块木板前,用极细的橡胶绳将幼猫的四肢死死缠绕住,拿起放在一旁的钉枪,对着那四个还是嫩嫩粉红的爪垫就是一枪。

软嫩的喵叫瞬间变得无比凄厉,一股股鲜血顺木板滑下,低落在地。看着疯狂挣扎的猫崽子,男人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当那尖锐的刀尖刺破如水般柔软的身体时,男人享受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从心理上激发出来的高|潮,伴随着一声又一声惊恐的叫声中,神色疯狂又变态。

而在男人身后的笼子中,大大小小的喵咪总共有好几十只,当手中这只彻底断了气息,男人转过身去,看着笼子里似乎感受到死亡气氛而紧紧挤成一团的猫们,笑的越发残忍。

第253章

产房之外,一家人看着门口亮着的红灯心中又是担忧又是急切,虽然现在女人分娩并不像古时候那样等于在鬼门关走一圈,但同样还是有一定风险的。其中一个中年妇女明显较于其他人显得更加忧心,一直不停的念叨:“明明一切检查都正常的,之前阵痛开指的时候都没有异样,怎么就突然脐带缠颈了呢,都疼了一天一夜,还要挨上一刀,我家妮妮这次真是受了老大罪了!”

一旁的一个男人连忙将在产房门口走来走去的人负到一旁坐下:“妈你别担心,妮妮不会有事的,她们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男人的话音刚落,门口的红灯就灭了,众人连忙起身焦急等在门外,过了好一会儿产房的大门才打开,走出几个医护人员。

见到医生,家属连忙迎了上去:“医生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

只有那个中年妇女急切的问道:“我家妮妮没事吧?啊?大人没事吧?”

医生摘下口罩,看着众人神色略带异样道:“大人没事,只是孩子...”

众人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时又有几个人走了出来,推着一个育婴箱,育婴箱里躺着一个有两个巴掌大小的孩子,众人连忙跑过去看,却被那孩子给吓的倒抽一口凉气。

这小孩五官微尖,眼睛竟然是睁开的,特别圆,关键是还满脸都是黄白相间的毛,因为没有清洗,黏糊着看着无比的恶心,在婴孩的股间,还有一截像是尾巴一样的增生,要如果不是身体四肢都是正常孩子的模样,这婴孩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只猫。

看到这样简直怪物一样的东西,众人直接惊叫着后退,尤其是孕妇的婆婆,直接腿软的坐在了地上,她的媳妇,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个怪物,一个劲的哭喊着造孽。

而孕妇的母亲白着一张脸,看到一动不动的婴孩,颤声问道:“这孩子...这孩子...”

医生叹了口气:“这孩子已经在胎中就断了气息,是个死胎,具体原因医院会另行研究,现在孕妇还不知道这件事,你们好好开导她吧,她还年轻,注意调养,还是可以再孕的。”

就在一群人哭天抢地的时候,没人发现,站在一旁的男人,祝斌整个脸色惨白如纸,额间冷汗直冒,那双藏在衣袖中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生了一个怪胎,这种事情都可以上新闻了,不过医院好歹没有那么丧心病狂,还是保护了家属的隐私,但当时看到那怪胎的人也不少,风言风语还是传开了,弄得孕妇刚开完刀不能下床的那几天,都是自己亲妈在照顾,婆家都没见一个人来,就连丈夫都是匆忙来去,这样的举动,让这个小名叫妮妮的女人止不住的心寒。

虽然心寒,但妮妮自己也无法接受自己生了个怪物,虽然她根本没见过那孩子的模样,所以对于婆家的行为虽然无法接受,但理智上是理解的,却没想到,她的母亲竟然要她离婚。

妮妮自然是不愿意,但这次她的母亲竟然前所未有的严肃坚持:“你听妈妈的话,妈妈不会害你的,妈妈知道你跟祝斌是自由恋爱结合,他对你一直也挺不错,可是妮妮,妈妈不会拿你终生大事开玩笑,就算妈妈求你,跟他离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妮妮妈没告诉她的是,妮妮的外婆曾经是个下阴的神婆,就在妮妮生出那个孩子的当晚,妮妮妈就接到她外婆的托梦了,不管这个梦是真是假,但就冲着这几天祝斌的表现,那也证明了这并非良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