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4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一直用蛊虫盯着项家的动静,虽然如今的天师喜欢玩虫子的很多,但真要玩起来,可没有一个能玩的过司阳的。项家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司阳盯上多时的情况下,开始有所动作起来。

司阳虽然知道他们的目标地点在哪里,但一个公海孤岛,说大不大,说小那也是不小的,加上之前他其实已经去过一趟,但并没用神识查探出什么来,所以想要知道他们到底目标是什么,只能悄悄跟在他们的后面行动才行。

正如之前司阳所调查到的,白家项家早就上了贺博易这艘船,白家甚至用私军携重型武器镇守在小岛上,虽然这些武器对司阳他们来说形同虚设,但由此可见他们对于此事的重视。

兰谨修暗中朝司阳传音道:“这几年项家不显,诸多事情他们甚至表现出完全不感兴趣的样子,农庄中那么多被人趋之若鹜的丹药,唯独项家兴致缺缺甚至不放在眼里的模样,我之前就猜测过,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依仗,也许他们的依仗就在这里,这里也有什么秘境之地?”

司阳勾唇一笑:“管他是什么,先一步下手为强就是。”

不过很快司阳就发现,事情并没有他预计中的顺利,当踏上这座孤岛之后,岛上的模样明显跟之前他御剑而来时在上空用神识查探到的不一样。

“看来这里当真有一处秘境,或者说,这整个岛本身就是一处秘境。”

兰谨修同样也发现了问题,在这个岛上,他们的神识查探范围有限不说,司阳还从他放出的蛊虫中得知,那些人手中有一个令符,是可以打开岛上秘境的钥匙。

一个能将他们神识都限制住的地方,这里布下的秘境若想要强行打开恐怕还要费一番大功夫不说,肯定会惊动那些人。司阳自然是不怕惊动那些人,但这样岂不是没意思了。

于是眼神往那些人身上一扫,拉了拉兰谨修:“你看那个道士身后跟的那两个人如何?”

他们这行人中还有个道士,道士身后还跟着三男两女,其中两个男的身形跟他和兰谨修有些相似,但一个是道士的徒弟,一个好像是个哑奴。

跟在他们身后又观察了两天,司阳跟兰谨修就动手了,趁着那个道士徒弟带着哑奴去溜达的时候,兰谨修直接将人敲晕,吃下司阳的易容丹,穿上那两人的衣服,成功的混入了队伍之中。

司阳伪装的是道士的徒弟,这人年纪不大,甚至带着一股娇憨和天真,跟这个道士有点血缘关系,比起另外的两女一男待遇要好得多。而兰谨修伪装成了哑奴,感觉这个哑奴似乎就是道士为了他这个徒弟而培养的,不管干什么,这哑奴只跟着这个徒弟,这点倒是非常令兰谨修满意。

这整个小岛都已经被白家给掌控住了,要如果不是里面是密林,直升飞机进不去,他们恐怕早就空降了,不过就算现在费事了一点,但交通工具还有各种物资白家的人早就准备好了,所以一路并没有怎么吃苦,吃喝不说多奢侈,但也不差就是。

又在车上坐了一天,在这种根本没路的地上,越野车走的跟碰碰车一样,每天也只有就地扎营时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司阳见道士已经坐在了火堆旁,火堆上还烤着不知道是鸭还是鹅的东西,司阳也坐了过去,装成之前道士徒弟的口吻道:“还有多久啊师父,我要累死了,骨头都要被颠散架了!”

道士给徒弟递了一串新鲜的葡萄,好笑道:“小小年纪这么点折腾就受不了了?快了快了,最多三天内,只要顺着路线,肯定能找到。”

白家和项家的人闻言也坐了过来:“闻人道友,如今我们走的路,是跟你当年去过的一样吗?”

那个名叫闻人的道士道:“这都二十多年了,当年我也是误打误撞的,不过大致的方位应该错不了,只是当初我只在外面得了些东西,根本没能进去,所以如果我带你们找到了地方,进去之后就要看你们自己了,里面的情况我是一无所知的。”

项家的人连忙笑道:“这是自然,要如果不是门主手中有令符,哪怕是我们想进都未必能进得去,当年闻人兄能有如此奇遇,也算是难得的机缘。”

司阳语带好奇道:“师父,你说的那个地方真的有很多宝贝吗?”

其他人听到闻人的徒弟这么问,也跟着竖起了耳朵。闻人道士却是摇头道:“要知道机遇伴随的就是危险,机遇越大也就意味着越危险,当年你师父我也是九死一生才从那里爬出来,那里可以说毒草遍地,各种外型奇怪的猛兽出没,虽然宝贝的确不少,但人如果太贪心,那就注定会丧命于此,到时候你可要跟牢师父,不可以乱动手,不管你看到什么东西,绝对不能随便伸手知道吗?”

司阳表现的十分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少年人,没有真正经历过什么的,自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闻人似乎十分了解自己的徒弟,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朝坐在后面的兰谨修道:“哑奴。”

兰谨修装成哑奴的样子啊啊了几声,表示他在。

闻人道:“到时候跟紧小维,看牢他,他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你也不用活着出去了。”

兰谨修连忙啊啊几声表示听到了,装的十分有模有样,看向顶着一张陌生面孔的司阳,眼里却忍不住泛起笑意。他没想到,司阳伪装成那个少年也那么像,感觉只要司阳愿意,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一样。

众人用完了晚餐,闻人道士见到几个天机门的人走了过来,于是招呼他带来的人进了最远的帐篷里休息。

白家和项家的人对这个知情识趣的闻人很是满意,不过可惜,既然来了,那注定是无法离开的。

跟在道士身后走的司阳没有错过项家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于是忍不住勾唇笑了笑,杀机,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在路上又折腾了两天,众人才来到这岛上真正危险的地带,连一棵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大树都带着可怕的攻击性,更不用说那些娇艳的花朵,看起来平展的沙地,稍微一个马虎大意都有可能丢掉性命。也就是从这里开始,前面再没有任何装备补给,一切后面需要的东西都要亲自背上拿好。

这也是为什么白家能顺利拿到这座孤岛开采权的原因,这岛上矿产的确有一些,但根据测量并不多,如果岛上没有那么多危险地带,这里将会是个香饽饽,可惜这里太危险了,以前那些来实地勘探的人,能活着回去的都是命大,甚至有不少异能者都折损在了这里,所以白家当初准备拿下这里开采权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看好,因此根本没人跟他们争,他们才会拿的如此顺利。

所有人身上多少都背负了一些东西,也就项家的领头人以及天机门的领头人有两个储物器具,身上的装备稍微轻松点,除此之外最轻松的就是闻人道长的徒弟小维了,因为他的装备都在哑奴的身上。

司阳不经意的朝着兰谨修挑了挑眉:“幸好我聪明,选了个轻松的角色扮演。”

兰谨修背着厚重的行李,低头抿唇一笑,这点重量对他们这种修行的人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但看司阳顶着那张稚嫩的脸,露出一抹得意的模样,实在是令人有些心痒。

正当他准备跟司阳传音的时候,就听到那个闻人道长朝他道:“哑奴,将东西让克安拿着,你将小维背着,这下面是沙地,只能攀爬着上面走。”

那个名叫克安的青年人听话的过来接过了兰谨修手中的行李,大概他们也早就习惯了,在必要的时候充当苦力,虽然他们也是闻人的徒弟,但谁让这个小徒弟是闻人唯一的血脉,待遇不同也是理所应当。

兰谨修绷着一张脸,表情跟面瘫的哑奴一模一样,丝毫不显心中的心花怒放,走到司阳面前半蹲下来,等着司阳爬上他的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