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4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司阳聪明,选了个轻松的角色,他运气好,选了个幸福的角色!

第257章

司阳自从有记忆以来,他就从未被人背过,即便当年被人追杀到只剩一口气,他也是自己撑着剑走下去的,此刻让他爬上另外一个男人的背,哪怕这人是兰谨修,司阳心中也忍不住有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看着已经蹲到自己面前来的兰谨修,司阳很想一脚踹上去。

闻人道长见徒弟磨磨蹭蹭的,以为是少年人面皮薄,别人都是自己拉拽着那垂坠下来的树枝攀爬过去的,就他需要人背,脸上过不去,于是催促道:“小维快点,听话,让哑奴背你,来之前你答应过师父,会乖乖听话的。”

司阳很想一剑砍了那个聒噪的老道士,但最终还是根据他观察到的那个小维的脾性,对老道士露出个不情不愿的表情,慢慢吞吞的爬上了兰谨修的背。

兰谨修根本不给司阳反悔的余地,感觉他趴上来了就立马站起来了,那种只隔了一层布料的肌肤相亲之感,让兰谨修浑身都燥热了起来,可是他还要维持着面无表情,就连眼神的波动都要克制住,简直辛苦死他了。

司阳感觉到兰谨修整个人都僵硬了,那浑身的肌肉简直僵硬如铁,微微侧头,看到他紧绷的表情,忍不住起了个坏心眼,用指尖在兰谨修的耳垂上轻轻一弹。

司阳明显感觉到兰谨修猛地一紧,然后耳朵肉眼可见的变红了,看的司阳差点乐出声。

他们两人站的比较后,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小维修为低,重点是他的师父,所以基本没人对他关注,都专注在前面的路上。这平展的沙地没人敢轻易踩下去,第一个拉着垂下的树枝攀爬过去后,确定这条路能走得通,后面的人就一个一个的过。就在司阳逗弄兰谨修的时候,一声惨叫声响起,两人这才抬头看去。

原来有人拉着的一根树枝突然断了一截,原本刚好的长度突然变长,那正在过沙地的人大半截小腿都落到了沙地了,而那人刚一落地就凄厉的惨叫出声,众人以为这沙地就是流沙,那人是被吓的惨叫,连忙大喊让他抓紧枝藤往上爬别松手。

落入沙地的是天机门的人,这次天机门来的人并不多,前后二十人,十人一小组,打头的小组带着老道士走在前头,中间跟着老道士的徒弟还有项家和白家的人,另外一小组在最后面压阵。

见到组员落入沙地后只顾着抓着树藤惨叫,并且整个身子越沉越多,天机门的小队长立即上前,一脚踩上粗壮的大树,一刀砍掉了那个组员紧拽的树枝后,立即用手拉住,另一手连忙拽住另一根树枝,双脚往树干上用力一踹,凭借着惯性和本身的力气一下子跳到了对面,也将深陷沙地的组员一道拉了起来。

看到被从沙地里拉起来的那人,众人生生倒抽一口冷气,那人所有埋在沙地里的部分,只剩白骨了,不管是裤子还是鞋,以及皮肉,干干净净的消失不见了,白骨上甚至连一丝血迹都没有,还是被人从沙地里拉出来之后,上面还有皮肉的地方渗透出的血顺着骨头流了下来。

被拉出来的组员还在惨叫,天机门的队长立即用匕首一挑,将那人的衣裤划开,众人隔着一个沙地,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惨叫打滚之间,皮肉正一点点的减少,好像正不断被什么东西蚕食了一样,并且吃的干干净净,一点血肉都没有残留。

那人皮肉被蚕食的速度太快了,询问闻人道士,得知他也没有什么解救的办法,那个队长当机立断,直接给了那人一个解脱。但是人虽然死了,可皮肉依旧在不断被蚕食中。前后最多十分钟,整个人变成了一具白色的骷髅。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众人鸦雀无声,那第一个从上面攀爬过去的人直接腿软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刚刚要是不小心,眼前这白骨就是自己的下场。而后面还没有开始过去的人有些已经心生怯意,那白沙简直碰之即死。

还在这边的人退后了几步,转头去问闻人道长:“还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闻人道长道:“到处都是路,就看你们怎么走,但别的路我没走过,会潜藏什么危机,我自己都不知道。”

众人别无选择,只能小心的过,当兰谨修背着司阳准备过的时候,老道士警告的朝他看了一眼道:“如果你松了手或者不慎掉下去了,定要将小维抛至对岸,听到了吗!”

兰谨修连忙一脸惶恐的点头,然后装作战战兢兢的上前,暗中却在朝司阳传音:“这沙有什么古怪,为什么会蚕食血肉。”

司阳道:“我之前好像在一本古籍中看过,有一种蛊虫外形如沙,极为细小,以生机血肉为食,可沉睡千百年,遇生气则活,名为蚀骨沙。”

兰谨修拉着藤条,哪怕背着一个人,轻轻松松就过去了,等他过去之后,有人连忙跟上,生怕等到最后那树上的藤条被拉拽的没有可拉之物了。

而就在这过程中,有两个人是直接藤条断裂,整个人都掉入了沙地之中,这两人都是项家的人。

司阳悠哉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看到人掉下去的时候,看了眼兰谨修。兰谨修朝他传音道:“我说过,只要项家跟贺博易牵扯上了关系,玄门从此以后再无项家。”

司阳闻言眯眼一笑:“你开心就好。”

根据老道士之前走过的经验,这里只能算是个入口,然而入口的地方就让他们折损了三个人,难怪那些普通的勘探者几乎都是有来无回,这里也变成了著名的死亡岛。

接下来的路众人走的越发小心,一个个几乎将自己的保命底牌都拿出来了,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中了招。但是越深入越危险,一路上又有两个人不注意被小虫子咬了,几乎是瞬间便窒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危险防不胜防,一路都在不停的死人,要如果不是众人来之前早有心理准备,面对这样的危险地带,恐怕早就打了退堂鼓。

有了老道士的引路,众人少走了许多的弯路,当年老道士就是在这里得了不少的灵药,成了他修炼的起始资金,也是在这里,差点中毒死掉,后来吃了一枚朱红色的果子命大活了下来不说,还从此可以吸收天地灵气,这才能凭借着家中那些残存的孤本,成为一名天师。

也是当年那毒,导致闻人这些年来一无所出,至今只有小维一个侄子,而他们闻人家除了他也只剩小维一人,因此这才将小维收为徒弟,又将其视为命根子。

来到一处古城前,闻人停下了脚步:“当年我还年轻,甚至都没有踏入道门,当时我进了这座古城中,可是无论怎么走最后还是从入口出来了,明明站在这里所看到的是一条笔直通往对面的路,但当年我尝试了许多方法,走了许多方向,最终还是在原地打转。”

众人现在所站的是一处半高的坡子上,高度刚好能一眼望尽古城,说是古城,其实就是一些残破城墙的遗留,能看出一个大概的形状,但城中早就没有一块完好的砖瓦,甚至连一处能躲避的遮盖都没有。就在古城的中间,有一条笔直的道路能够通往对面的山丘,如果真如闻人道士所说,这里应该只是一处迷阵。

正当他们准备选一队人先去探个路的时候,天机门的领头人察觉到令符有了动静,当他将令符拿出来时,不远处的古城内也发出一股能量波动,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能被派来的都是修为不低的的,所以还是捕捉到了。于是天机门的人立即改了主意:“也许前面就是入口,大家将东西拿好,我们入城。”

而此时,外界已经闹翻天了。

之前司阳让兰谨修将那份人员名单交给车国源去处理的时候,除了是想要给贺博易一个教训,也是想要分散一下贺博易的注意,让贺博易以为,那些举动已经是司阳为徒弟找回场子的反扑了。毕竟将贺博易潜藏在整个特勤部的钉子都给挖出来了,这动作可以说是相当大了。

正如司阳所料,贺博易察觉到了特勤部的举动,整个暴怒,要如果不是他现在还在吸收力量,他差点就直接杀出来了,司阳这一招釜底抽薪可以说将他大半力量都瓦解掉了,他折损了这么多眼线耳目,现在只能从各大世家中潜伏的人口中得知一些玄门的消息,简直成了睁眼瞎。而这些仅仅只是因为他的下属去招惹了司阳的徒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