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45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要如果不是他手上的人越来越少,这样自作主张的下属,换做他以前,早就一掌给拍成肉泥了。而之前想要邀功自作主张的人早就吓死了,他知道司阳不好惹,但是在他心里,他的主人才是最厉害的。以前是主人没有出关,他们只能潜伏着,现在主人出来了,自然没那个司阳什么事了。谁知道他连司阳徒弟的一根毛都没碰着,就被司阳如此干错利落的手段打的措手不及,连一丝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连根拔起了。

也是特勤部这一系列的举动,抓出的那些人一个个都落实了罪证,玄门中的人才惊觉,这二十多年来贺博易虽然没有出现,但却依然掌控着他们所有人,原来身边还有这么多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存在。

众人以为,这一番举动总能让贺博易知道疼,消停消停,至少也能给他们一个喘息的机会,特勤部里不说少了一大半,但全国上下,少了四分之一的的数量还是有的,还有许多地方的空缺需要补上,虽然瓦解了贺博易这么多眼线势力,但对他们自己也是有一定伤害的,这段时间整个特勤部都乱的不像样子了。

可是谁知道,这个贺博易就是个越乱越疯的家伙,他没有直接对上司阳,反而将司阳的一个鬼仆抓走了。

司阳没事基本上很少下浦田山,他收的那些鬼仆自然是跟在他的身边伺候他,当不少人听闻贺博易将司阳鬼仆抓走的消息时,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在外为司阳发展事业捞金的岚裳。后来才得知,被抓走的不是岚裳,而是进了特勤部,甚至跟中都特勤部二组队长单鹤轩在一起的鬼仆沈然。

司阳的鬼仆沈然跟二组队长单鹤轩在一起的事情并没有掖着藏着,但也没有毫无避忌的昭告天下,反正他们自己内部人员是知道的,如果是一般的鬼,那铁定就是一场悲剧收场的人鬼恋了,但这鬼仆是司阳的,以司阳的修为再活个上百年都没问题,这鬼仆自然也会跟他上百年,反正两个男人本来就无后,就这么相伴的过下去也挺好。

众人以为这是贺博易对司阳的挑衅,对外沈然是司阳的鬼仆,现在他的鬼仆被抓了,这简直就是踩上门的打脸,但司阳那边还没有什么举动的时候,单鹤轩这边就先疯了。

他一口气直接将整个以南地带的天机门窝点不管大大小小全都端了个干净,现在谁都知道天机门就是贺博易的势力,先是被端了特勤部里面的钉子,现在又直接被瓦解掉了半个天机门,看单鹤轩的举动,好像要讲整个华夏天机门铲除干净都未必会罢休。

一时间血流成河都不足以形容如今玄门的惨状,本来因为灵气的原因,现在能修炼的人越来越少,现在将贺博易的势力逐一铲除之后,天师的存在越加稀少凋零了。

单鹤轩杀红了眼,但浦田山上却没有任何动静,正当众人觉得奇怪,这不像司阳的作风时,又有传言传出,沈然根本不是鬼仆,而是当今也许仅存的唯一妖修,是个真正修炼成精的妖。

这一下,不止玄门,所有知道玄门存在的普通人,华夏政府高层也给狠狠震了震。在司阳不在浦田山的时候,外界已经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第258章

单鹤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就是因为这个天赋,所以他生来便有五弊三缺的命数,但他的天赋却从未对人言,至今除了他自己之外,几乎没人知道,就连沈然都不知道。

用玄学一点的解释来说,单鹤轩的天赋就是灵感,他的灵感天生就强于普通人,这份灵感让他拥有特殊的能力,从小就能通过灵力去感应所有他想要看的东西。

用科学的解释就是他天生脑域开发的比较多,甚至能通过意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像是隔空取物,这也算是脑域意念的一种,而他的意念则是通过冥想,去看自己想看的事物,就好比说他没有任何线索,但只要集中意念去感应,就能从茫茫人海中去找到贺博易的势力所在,只要他愿意,全世界的声音都将会出现在他的耳中,但这个前提是,对方的修为弱于他。

好比说司阳,单鹤轩的这个能力就没办法用在司阳的身上,因为司阳比他强太多,亦或是贺博易,贺博易的修为也比他强,所以单鹤轩没办法直接去查探贺博易的所在,他尝试着去找沈然,但显然沈然就在贺博易的身边,所以他同样查探不到。因此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查探贺博易的势力,然后一一铲除,希望能以此来逼的贺博易有所动作。

可惜贺博易比他想的还要沉得住气,他的势力都快要被铲除干净了,却还是丝毫的不为所动。

看着单鹤轩的丹药需求量越来越大,李则知不赞同道:“贺博易抓了沈叔无非是想要逼出我师父,在我师父有所动作之前,贺博易肯定不会对沈叔做什么的,倒是你现在不断的透支灵力,完全就是在消耗自身的生命,单叔,失了冷静的人才会乱了分寸。”

单鹤轩以前几乎不动用自己的特殊能力一是因为这个能力不管是对天师还是对一般人而言,都十分的恐怖,在他这个能力之下,几乎所有人对他来说都没有秘密,这样的人是会被人忌惮的,而没有实力去掌控这份能力以及保全自身,等同于找死。

再来则是这能力消耗极大,以前单鹤轩根本没有丹药的支撑,所以他消耗不起。这段时间要如果不是一直有浦田山的丹药支撑他,他也没办法不断的动用灵感。

可是贺博易那个疯子,根本不能以常人的思想去判断,如果贺博易抓了沈然纯粹是想要给司阳一个教训拿来撒气,那么沈然的死活对贺博易来说根本不重要,这个可能性他赌不起。

“丹药还有多少,给我。”

李则知叹了口气,递给单鹤轩一个小瓷瓶,这里面有十颗,这些丹药都是他师父亲手炼制,是修士食用的上品丹药,也就是因为这些丹药的品级,单鹤轩才能没有负担的一再使用他的灵感。

虽然单鹤轩很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将沈然救出来,可是他知道实力的悬殊差别之下,对上贺博易,这样的念想根本不切实际,所以他只能求助一切可以求助的人:“你师父有没有传回消息?”

李则知摇头道:“还没有,但我师父说浦田山的资源我和师弟可以随意取用,库中还有不少的法器灵器,不如单叔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用得上的,我们浦田山人少,人员方面有些吃亏,但后勤储备量很足,单叔放心用就是。”

后勤储备量这五个字让单鹤轩听的心念一动:“丹药有哪些?”

李则知叫来小福子,这些宝库都是小福子在负责清扫整理记录的。小福子取来丹药名册,单鹤轩仔细看后再次确认问道:“这些东西,你们当真有权随意取用?”

李则知点头:“可以。”

单鹤轩微微抿唇:“今日取用之物,我单鹤轩哪怕为奴百年也定会偿还,等司道友回来,偿还的条件全凭司道友做主。”

很快,一直没有什么动作的浦田山也开始动作起来,但令人意外的是,浦田山的动作并非是司阳杀出来,而是发布了一条昭告令。从提供贺博易爪牙到头目到贺博易本身,任何对等的信息都能换来相应的丹药,丹药从现在一颗难求的回春丹到只在传说中听过的洗髓丹,筑基丹,甚至还有能令人不择手段都疯狂渴求的延寿丹,这一昭告令公布开,许多贺博易的势力都恨不得去自我举报换丹药了!

谁都没想到,浦田山会出这么一招,根据私下的小道消息,这是司阳在磨练自己的徒弟,众人一想也是,司阳门下徒弟本就少,鬼仆都比徒弟多,如果徒弟再没办法出来独当一面,那就成了虎师猫徒了,所以现在拿贺博易练练手也在情理之中。

但不管怎么样,这次浦田山的举动几乎将整个玄门都给调动起来了,而接受举报的地方原本是特勤部二组,后来因为举报太多,上面将一组一半的人手都抽过来了。这次的大清洗肯定是给整个玄门造成一个大重创,但不破不立,总比再次隐藏着贺博易的人要好得多,所以不少人尽管无比心疼,但还是用行动支持了单鹤轩的绞杀。

贺博易活了这么多年,哪怕当年被整个玄门合力围攻,但围攻他的也只是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不是像现在,几乎所有的天师,甚至接触到天师这个层面的普通人,也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去追踪他的消息。

本来因为之前司阳的举动他的人手就折损了大半,后来抓了沈然之后,那个姓单的小子更是发了疯的咬上来。

看着手下的报告,贺博易冷冷的看着沈然。沈然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他,贺博易突然一声冷笑:“没关系,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若能助我大事得成,他们死的也值得了,只是没想到,现在的玄门如此血性了。”

前来报告的人听到贺博易的话,心整个一紧,看着那些人被贺博易如此轻松舍去,要说没一点兔死狗烹自然不可能,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想到他接下来准备汇报的事,来人私心里想要隐去不提。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