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4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但贺博易显然没有给他机会,那双看似温柔,却暗藏着阴毒凌厉的眸子轻轻一扫,来人顿时觉得被里里外外看了个透,那点小私心在自己性命面前自然算不得什么了,于是道:“天机门驻南海一带有两个据点被人捣毁,根据我们的调查发现,是该处的两个成员为得丹药自行举报。”

一旁的沈然一点阶下囚的自觉都没有,闻言毫不客气的嗤笑出声,贺博易的人,也不过如此。

贺博易没管他,只是语气漫不经心的问道:“那他们得到丹药了吗?”

来汇报的人摇了摇头:“那些人大概也担心会有人借着反水的举动再次被人蒙混过关,对于举报的人也会深入调查,在端了我们两处据点后,在那两人去领丹药的时候也被拿下了。”

贺博易冷冷道:“蠢货。”

贺博易听完汇报后,摆摆手让人退下了,随后看向沈然:“没想到你的小情人为了你,竟然如此舍得,那些丹药连我看了都有些心动了。”

沈然不客气道:“那是因为你眼皮子浅,那么点东西而已,不过什么样的人领导什么样的下属就是了。”

对于沈然的话,贺博易也没有动怒,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有人说他眼皮子浅的:“对于那位天外来客,像我们这些地球土著能有几个眼皮子深的,倒是你跟在他身边长了些见识,不过可惜。”

沈然冷冷的盯着他不说话了,他相信单鹤轩会来救自己的,也相信司阳不会对他不管的。

看着沈然的眼神,贺博易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你知道司阳为何对你那么好,几乎是养着你,纵着你,可是你能给他带来的利益价值,我想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吧。”

沈然嘲讽道:“像你这种人,自然不明白什么是朋友,我看你这辈子就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在你的眼里,只有可以利用和不能利用的价值,可悲!”

“牙尖嘴利,我抓你来的目的,其实跟司阳养着你是一样的,只是我够直接,而他却是道貌岸然罢了。”

看着沈然摆明了不信的表情,贺博易突然弯下腰凑近了沈然,修长的指尖轻抚在沈然的脸上:“因为你是那把开启通道的钥匙,你的父母是守护者,可惜地球灵气稀薄,他们的寿限到了,无法继续镇守,于是将他们镇守的钥匙封入了你的体内,又耗尽毕生修为助你化成人形,实际上你不过是一个保护钥匙的容器而已,司阳养着你是因为他暂时用不着这个钥匙,又不希望你被别人看穿,于是给你挂上个鬼仆的名号护着你,实际上,你也不过是他利用的一枚棋子。”

看着沈然满目不可置信的样子,贺博易满意的笑了。

孤岛上,正跟着大部队往古城里面走的司阳突然脚步一顿,虽然仅一瞬间,但一旁的兰谨修还是敏锐的发现了,于是传音道:“怎么了?”

司阳微微眯眼:“我感觉有人在算计我。”

兰谨修皱眉道:“贺博易?”

司阳回头朝他勾唇一笑:“除了他,我也想不到谁会作死,看来外面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动作要快点了。”

两人正暗中传着音,周遭的环境突然变了,浓雾四起之下,之前还能一眼看到头一览无余的道路上突然一道石门堵住了去路,而身后整个被雾气弥漫,走远几步就被浓雾遮掩到看不见人的程度。

众人观察到石门上有个地方刚好跟天机门人手持的令符大小相当,项家的人道:“也许这里就是入口了。”

这时闻人道长开口道:“地方我已经带你们来了,这里面我没有进去过,带上我也没了用处。”

不等闻人道长将话说完,天机门的人就道:“当年道长连道门都没入,仅凭自己的能力顺利出入不说,还得到了不少的宝贝,想来道长的气运定然比我们好得多,所以还请道长再陪我们走一趟,给我们沾点好运。”

闻人道长整个脸都黑了下来,要如果不是这群人逼迫,他根本不想来,更甚至如果不是这群人威胁,他不可能明知危险还带着他的徒弟和侄儿一起来。但为了活命,他也只能咬牙认了。

司阳顺势朝兰谨修看了一眼,兰谨修立即会意的点头,司阳的意思是,只要进去了,有机会就脱身。

但没想到那石门一开,脱身的机会就摆在了他们的眼前。

石门的后方是一道索桥,索桥下有多深,索桥有多远大家都不知道,因为这里面也跟外面一样,雾气弥漫,走五步远就看不到对面人的浓郁程度。所以当走到索桥上之后,如果不用特殊的办法,视线上便很容易前后失联。

像司阳和兰谨修这种能够凭借修为凌空飞行的,根本不用像他们那样摸索着过桥,所以这过桥的过程中,就是他们最好脱身的时候。

第259章

迷雾笼罩的索桥,就像一张满是獠牙的怪兽巨口,仿佛能吞噬一切。面对这样一旦就进去就要前后失联的浓雾,有人提议众人牵着一根绳子走,这样就知道前后的同伴都还在。

不过这提议一出就被否掉了,这索桥上搭载的是木板,这地方也不知道存在多久了,就算现在这木板以及铁链还没有被风化,谁知道还扎不扎实,万一有人一脚踩空,人的本能会下意识抓紧手中的一切,到时候肯定会牵扯到别人,那危险几率就更大了。于是最后决定,一个个的往索桥上走。

这个决定正合司阳的意思,他安静的等待着安排,对于他这种在别人眼里乳臭未干的小子,哪怕身边跟着一个有点实力的哑奴,依然是不具备威胁的,只要防着老道士趁机带着他溜走就行。

所以依旧是老道士跟着天机门的人打头阵,走在最前头,司阳他们则被安排在了中间,穿插在了项家和白家当中。

这次项家来的是几个项家德高望重的长老,修为都不低,有两个的修为甚至还在兰家的兰自明之上。兰谨修告诉司阳,这几人是项家常年闭关的存在,对于他们的修为,资料上还停留在十年前,十年前的他们是不如兰家大长老兰自明的,所以项家恐怕从一开始就是贺博易的人,从一开始就十分高调的潜伏了。

而白家来的人是白羽,令司阳有几分意外的是,白羽现在也有了修为,虽然修为不高,看来也是贺博易用了什么办法,让白羽也开始修炼起来了。不过也是,像白家这种人,不给点好处,他们怎么可能甘愿拿出大笔钱财来呢。除他之外,还有几个上次在海域司阳见过的像是他们兄弟俩心腹的人,几个异能者,以及几个修为同样不算差的天师。

其他人选择散着走,但白家却选择连在一起走,没办法,他们老板的修为太低了,万一有个什么,他们也好及时出手。

兰谨修在白家绑绳子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要不要趁机除掉他们?”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