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4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一开始兰谨修还会提剑斩杀,但随着越接近龟山中心地带,遇到的妖兽修为越高,最高一次甚至遇到了一只金丹后期的巨鸟,要不是司阳出手,兰谨修想要凭借自己战胜,恐怕还有一定难度。

就在兰谨修想着后面的路不好走的时候,司阳突然吃下一颗丹药,随之他身上竟然散发出一股妖气。在兰谨修诧异的目光中,司阳道:“将你身上的龙气散发出来,哪怕修为比你高的妖兽,血脉上的压制恐怕也不敢对你有什么举动,反正这里的妖兽没有见过人类,一个个的笨得很,骗它们很容易。”

兰谨修自然照办,没想到真如司阳说的那样,不少妖兽远远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后,竟然转身逃了。他甚至看到一只巨大的白熊仓皇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嘴角抽抽,看来这里的妖兽的确很笨,感受到血脉上比自己强大的妖气,本能的举动竟然是逃走。

有了司阳的招,两人接下来的路程顺利多了,不过就在进山的时候,司阳猛地停下了脚步。

兰谨修回头看他:“怎么了?”

司阳难得一脸严肃的皱眉道:“我有一种直觉,一股危机和机遇即将发生的直觉。”

兰谨修却是整个心一提:“危机?如果危险的话,我们就不进去了,大不了就杀了那些人,将这里重新设下结界封印住。”

司阳微微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我想进去看看,因为除了危机,还有机遇,要知道能让修士有所感应的机遇,那绝非一般,我想看看,这里面究竟有我什么机遇。”

第261章

司阳的决定兰谨修向来都是听从的,走上了修道的道路,注定是无法安于现状的,所以在很早以前,兰谨修就已经做了决定,如果有一天,他有那个能力与司阳同生共死,这样的结局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所以对于司阳要做什么,要去哪里,兰谨修都无所谓,他跟着就是。

司阳却不像兰谨修那样,他九死一生的事情经历的多了,所以遇到任何事他想的是退路,就算里面危险重重,他也有把握能全身而退,哪怕身边带着一个兰谨修。

等走进了龟山的腹地,里面并没有他们以为的危机,反而是遍地青草鲜花,闪烁着灵光的妖兽肆意奔跑,龟山中的妖兽与外面那些显然不同,这里面的妖兽修为更加强大,但性情十分的温和,看到他们进来,一个个好奇的凑过来嗅着味道,有两只还特别喜欢兰谨修身上的龙气,围绕在他身边始终不肯离开。

龟山之中透着一股静谧的和谐,进来之后整个人也仿佛被环境所影响,变得舒缓安宁起来,这里就像个与世无争的天堂,虽然只是单一的绿草鲜花,可是却真正给人一种仙境般的感觉。

然而越是这样的安宁兰谨修却越忍不住戒备:“司阳,我们现在所见是真的还是幻境?”

一只透明的蝴蝶在司阳的指尖缠绕飞舞,片刻后司阳才开口道:“是真的,再强大的幻境也骗不过千变蝶。”

兰谨修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越是平静的事物下,所暗藏的风暴更汹涌。

司阳四下看了一遍后,却道:“放心好了,这里没有隐藏的危险,因为所有的危险,都已经摆在了明面上。”

兰谨修没明白他的意思,顺着司阳的指引看了过去,走过这片草地便是一处小山林,在山林之中好像有个像小型金字塔一样的石碓,石碓上有什么东西若隐若现的散发着红光。

以他们如今的修为,别说隔着这大概只有几十米远的山林,就是相隔百丈,对面的蚂蚁他们都能看的清楚,但现在他们竟然看不清那石碓,以及石碓上散发着红光的是什么东西,兰谨修猜测道:“那个会不会就是他们要找的红石?”

司阳摇了摇头:“如果我没感觉错,那虽然是他们要寻找的红石,但却并非是他们以为的红石。”

兰谨修转头看向司阳,司阳一边往石碓的方向走去一边道:“刚刚那群人中,有一个是贺博易。”

这下轮到兰谨修震惊了:“贺博易?”他们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如果他们之前因为轻视了那群人,稍微露出一点马脚或者泄露出一丝气息来,那整个局势恐怕就变成了敌暗我明了,这么一想,哪怕心性沉稳如他,都忍不住有种细思恐极之感。

司阳叹了口气:“太可惜了,贺博易这次来的必然是本体,如果早点发现直接灭了他,也许一切麻烦都解决了。”

敌明我暗的情况下,司阳想要让对方毫无反击之力的死去多得是办法,但现在再杀回去,他又无法确定哪一个是贺博易,不能一击击杀,就等于让对方有了戒备脱逃的时间,再下手就不容易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石碓,以及石碓上一颗悬在半空中的红色晶石,兰谨修道:“贺博易的目的是这个?”

司阳点点头:“这不是那道士以为的秘境之源,也许天机门的那些人都不知道贺博易的真正目的,还当是贺博易想要掌控这个秘境,这晶石,是真正的大地之精,甚至是整个地球力量的精华所在。”

兰谨修猛地一震,一整个地球的力量精华,竟然是这么一块甚至还没有巴掌大的晶石,而且他们凑的这么近,甚至一点都感受不出什么能量波动来,要如果这不是司阳说的,他实在是难以相信。

不过兰谨修更加关心的是:“如果这个晶石被贺博易拿走了,地球会怎么样?”

司阳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了笑道:“不会怎么样,照样会运转,灵气依旧会一天淡过一天,不会山崩,也不会地裂,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灵脉吗?”

兰谨修点点头,现在的浦田山中就有一条灵脉,据说灵脉将一个地方蕴养久了,当这个地方的灵气浸润到了每一寸土地后,那多余无法吸收的灵气慢慢就会凝结成灵石,修仙界这些灵石便是通用货币。

司阳这么一说,兰谨修就明白了:“所以这大地之精实际上就是多出的力量,即便拿走了,也并没有损害到地球的根本。”

见司阳点头,兰谨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趁着他们还没过来,我们将这个拿走吧,你之前感觉到的机遇就是这个吧,那危机难道是指贺博易?”

司阳道:“机遇是这个,危机也是这个,大地之精唯有一种人能拿取,那就是体内蕴含大地之精力量的人,否则触之即死,一个星球的精华之力,可以想见这股力量有多强大多霸道,如果没有那个能力去镇压吸收,只有被撑爆的下场。”

兰谨修神情顿时凝重了几分:“贺博易既然来了,他肯定对这个势在必得,想必他已经想出办法来谋夺大地之精,不然我们先出去,将他们全都杀了,少了那些麻烦,我们再慢慢想办法。”

司阳转头看向兰谨修:“你忘了,贺博易现在根本不是人了,他是吸收整个华夏领地力量而凝结出来的,换言之,他相当于大地之子的存在,他跟这大地之精肯定有所牵引,因此才能找到进入这里的令符,以及能绘制出来到这里的地图,如果他不顾一切催动这大地之精,到时候死的就是我们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