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上前一步道:“如果必须要在贺博易来之前取走这晶石,让我先来。”

司阳闻言一笑:“我说过,我感应到了机遇,这东西虽然强大,但我的底牌也许能将其镇住,如果你去试,那就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哪怕你再吸收一条神龙之力都没用。”

机遇和危机向来是并存的,有多大的机遇,就潜藏着多少危机。司阳这一辈子冒过的险数不胜数,但唯独这一次,他打的是没有把握的一战。

这大地之精在修仙界,那是连大帝级的人物都趋之若鹜的东西,更何况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分神期修士。别看他的修为在地球来说已经顶天厉害了,但在这块大地之精面前,那也是不够看的。

可以说这一块大地之精,若是能顺利吸收,能直接让他横跨三阶,从分神一跃成为大乘修士,这样的诱惑,司阳实在是难以拒绝。

而他唯一的最大底牌,便是他师尊封印在他体内的一丝神魂。他师尊是四重天大帝修为,哪怕是一丝神魂,那也是大帝级别的,若是借助他师尊那一丝神魂之力,也许这个险可以冒一冒。

他现在的修为还可以碾压贺博易,如果被贺博易吸收了这块大地之精,那他们谁弱谁强就不好说了,现在机会和危机都摆在了他的面前,司阳几乎没有犹豫就选择了抓住这次机会。

在灵气稀薄的地球,哪怕他有着一个宗门的底蕴修炼,想要修炼到大乘期甚至更高修为,那已经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了,他还要与这里的天道做抗衡。但现在一跃三阶的机会就在眼前,最差的结局无非就是身死道消,他给那两个小崽子留了整个宗门的资源,就算是烂泥也能扶上墙了,其他的也没什么好操心的。

于是已经做了决定的司阳转头看向兰谨修:“如果我成功的吸收了大地之精,接下来的便是天道雷劫,这动静肯定不会小,所以要辛苦你帮我守着了。”

这种事不用司阳说兰谨修也会以命相守,就在兰谨修以为司阳准备开始吸收大地之精的时候,司阳却朝他道:“你去试试,看你能爬多高。”

兰谨修有些不解的看着并不算太高的石碓,大概也就十来米吧,稍微一飞不就上去了,不过还是顺着司阳的意思去试了试。结果当他来到石碓底部的时候,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在这压力之下,别说飞了,就连站着都觉得有千斤重,难怪司阳说让他试试看能爬多高,而不是能飞多高。

而这股压力是随着高度一寸寸增长的,整个石碓有十层,每一层的石块几乎一两米的高度,兰谨修感觉自己被这股压力压得快要粉身碎骨实在是爬不动的时候,他才只爬了三层石阶。

看着满头大汗,甚至灵力都消耗不少的兰谨修,司阳笑道:“不错不错,比我所想的还要高一层。”

司阳说完后,转身轻身一跃,轻轻松松就飞到了第六层,看到刚刚自己拼死累活也只爬到的第三层,再看司阳如此轻松的第六层,兰谨修微微抿唇,这差距简直令人心酸。

司阳虽然看似轻松的直接飞到了第六层,但身上的压力却是一点都不轻松,这股压力便是大地之精所散发出来的,所以若想攀登到顶峰取夺大地之精,这也是一个除了单纯凭借修为之外,任何取巧都不行的卡点。

一直到第八层,司阳都表现的游刃有余,可是当从第八层上到第九层的时候,司阳明显被阻隔住了,兰谨修甚至看到司阳攀爬在石阶上的手正在微微发颤,以他自己刚刚所感受到的压力,他简直不敢想,在那么高的地方,司阳正在承受多可怕的压力。

也许只是一小下下,也许过了很久,停在第八层的身影突然动了,司阳似乎是攒足了力气突然的发力,一下子上了第九层。可是看着司阳那如雨下的汉水,以及苍白隐忍的脸色,兰谨修的心都揪起来了。但他什么忙都帮不上,除了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什么忙都帮不上。如果他再强一点,不需要强太多,只要能刚刚将司阳保护好,那就好了。

司阳在第九层停留了很久,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的压力,兰谨修很想朝他喊一句,下来吧,就算大地之精被贺博易拿走了,他们再想别的办法对付他就是了。可是兰谨修什么都没做,之前的突破他让司阳相信他能办到,现在也一样,他相信司阳能办到。

石阶七层以上,就不再是兰谨修以为的压力,承受着压力的同时,还要扛着九层业火的焚烧,要不是地球早已进入了末法时代,而他因为借以先天之气修炼至今,魂力早就远超他修为的强大,这股业火若不借助任何灵气之下,连他都无法抗住。

眼看大地之精就在眼前,司阳闭了闭眼,运转心法调理吐息,那蓄力已久的灵力猛地一个爆发,一掌拍在了第九层的石阶上,借着一鼓作气之势,抗住撕裂般的痛苦,一下子爬上了第十层。

看着触手可及的大地之精,业火的灼烧,能撕裂人灵魂的重压悉数褪去。扫了眼下方的兰谨修,见他面目沉稳的抬头仰望着他,司阳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来。

这还是兰谨修第一次看到司阳如此狼狈,但见他平安抵达,也跟着松了口气。

司阳盯着大地之精看了一会儿,才朝兰谨修道:“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交给你了。”

兰谨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机遇伴随着危机,能让司阳感受到危机的存在,想来这个大地之精恐怕吸收不易,但只要是司阳想要去做的,他都会支持,哪怕粉身碎骨,他也会拼死护他到底。

就连司阳自己都没发现,他现在已经能将处于最危险境地的自己,全心交付给兰谨修了,这是当年无数次与他同生共死历练过的天光和尚都不曾有过的待遇。

第262章

司阳做出了决定就从来不会打退堂鼓,哪怕如此近距离感受着大地之精那平静下的磅礴汹涌之力,即便胜算只有一层,既然走到这一步了,断然是没有中途放弃的道理。

看着那连一个巴掌大小都没有的大地之精,司阳忍不住笑道:“空间的裂缝都没能将我神魂撕碎,若是今日折在了这里,那也该是我的命。”说罢伸出手,一把将大地之精握住。

当那大地之精被司阳握在手中后,瞬间便化作一股红光蹿入司阳的体内,司阳立即盘腿打坐,打算先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大地之精炼化部分,结果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大地之精那股磅礴而又精纯的力量实在是太过霸道,司阳顿时觉得自己的经脉都要被撕的四分五裂了。

兰谨修看司阳已经开始打坐,面容上也没有什么痛苦的模样,但莫名的更加担心起来,又担心如果那群人找过来了,中途会出什么岔子,干脆翻找起储物袋,这次为了以防万一,无论是攻击的还是防御的东西,都准备的非常充足。

兰谨修翻找出一张幻境符和一张结界符,这些都是司阳之前给他的,说是曾经在他原本那个世界的大师绘制的,想来就算是诡计多端的贺博易,想要破阵也怕是要耗费一些时间了,于是兰谨修将影子召唤出来,让影子将这两个东西到门口去布置起来。

天机门的那群人好不容易在又折损了几个的情况下,终于摆脱了那头巨狼的追捕,一穿过密林就看到远处一座侧向他们的山峰,从大致的轮空上来看,就是图中所标示出来的目的地,龟山。

虽然他们人越来越少,但最终目的地就在眼前,这让众人原本有些动摇的心再次坚定起来。项家的长老看着远处的山峰道:“希望如贺门主所言,那里当真有改写整个末法时代的东西,那也不枉费我项家筹谋这般久。”

天机门的大队长垂眸掩去眼中的一丝嘲讽,什么项家,当年项家也不过是野路子出身的天师,只不过与千年前的项家有那么一点点远亲关系,要如果不是主人,如今哪有四大世家。结果这群人倒好,忘了他们是如何发家的,真当自己是有千年底蕴的家族了,甚至还想跟主人平起平坐的交易,简直不知死活。

白羽倒是比较冷静,尤其是作为旁观者,他对项家和天机门之间的暗锋看的一清二楚,一个自大,一个拎不清,天机门恐怕早就容不下项家的,这次怕是对他们最后的利用。至于白家,不管是白家的财力,还是白家跟司阳的那一点牵扯,至少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不会被放弃。

这一路走来,他们白家也就折损了一两个外围人员,真正的核心力量一个都没少,再看看项家,除了几个长老,全都死光了,这就是最好表现,可惜当局者看不明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