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1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众人各怀心思的就地整顿了一番,虽然大家都身怀修为,但还是个肉体凡胎,该吃该喝的一样都少不了,补充了点能量之后,众人这才再次上路。

也许是霉运散尽,等进入了朝向龟山的密林后,虽然有不少的妖兽对他们露出戒备的神色,但没有那种直接爆冲过来的,众人走的十分小心,半点不好的气息都不敢放出来,生怕惹到了林中的妖兽,这要是惹了一只,那说不定就会面临着被群攻,那他们当真就要折损在这里了。

有句话叫望山跑死马,他们虽然看到了龟山,但以他们徒步的脚程,等他们来到龟山的边缘处时,已经是数天之后了,而靠近了边缘,他们整个头都大了。

在安全范围之内,那些山中的妖兽只是远远观望,并没有表露出什么敌意来,但当人踏入龟山范围内,刚刚还好好的妖兽突然对他们暴起而攻。

项家仅剩的三人双目发光道:“看来这龟山里真的有秘境的钥匙,所以这些妖兽拒绝我们的进入,是为了保护秘境钥匙!”

白羽环视了一圈道:“如果我们不能杀过去,那就只能飞过去了,但天上一样有飞行妖兽,如果要杀过去的话,那我就不进去了,我的人都是白家悉心培养出来的,不是来送死的。”

项家皱眉道:“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要退出?”

白羽眼神冰冷的看过去:“我不像你们项家那般大气,我的人损失一个都心疼的要命,这明知是送死的行为,你们愿意,我不愿意。”

白羽带着的人本身就是他的心腹,可以说都是从一无所有的时候培养起来的,对他本来就忠心。忠心到哪怕白羽让他们去死都是愿意的,不过在听到白羽这番话后,他的那些心腹一个个感动的简直热泪盈眶,更加恨不得为他去死了。

项家的直接冷哼了一声,如果真的怕送死,那当初又何必跟着进来,还不是怕他们找到了什么好东西直接瓜分了。

人群中,那个一直压在队伍尾端的天机门队伍里,有个长相很平凡的中年人,他跟众人一样抬头仰望近在眼前的龟山,只是众人在思考如何能安全的进去,而这人却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样,眉头深锁。

就在众人各执己见,好半天都没能拿出一个好的办法穿过这片妖兽林时,龟山内突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除了那个长相平凡的男人多少还能苦苦支持,其他人已经被这股力量给冲击飞了好几米远。如果不是白羽的心腹快速的替他挡在了身前,以他的修为,这股力量撞击过来不死也重伤。

做了伪装的贺博易感受着山中的灵力波动,神色顿时变得惊疑不定。他潜伏的这二十多年并不只是在借助大地之力重获新生,也依靠着他如丝密布的信息网去从地底力量里来查探,这个地球是不是只有被龙骨镇压的那一个进出口。结果进出口没找到,反倒是被他察觉到了这座海外孤岛上隐秘的能量波动。

后来等他实力越来越强之后,他将力量延伸过来,查探了好几年,才感受到地精的存在。所以当他如今重新出山后,第一件事就是谋夺这里,而不是对付那个横空出世的司阳。

他身怀大地的力量,像地精这么强大的存在,他自然不可能一次性全部吸收,但他完全可以将这里占为己有,再将地精的力量一点点吸收。可是这突然生出的变故又是为何。

贺博易不愿意去猜测有人先他一步,可是直觉让他感到不安,看了眼身后那群被这股力量给逼退的没用东西,贺博易当下顾不得其他,一个闪身就进了山林当中。

兰谨修将龙血剑深深|插|入地里来维持站立,接连丢出好几张结界符来抵挡这股强大的力量,可是随着石碓上的灵力暴动,那些结界根本连片刻都抵挡不住就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他在石碓下都已经如此了,石碓上打坐的司阳早已被这汹涌的暴动的力量冲击的遍体鳞伤。当他身上的衣服被冲击到粉碎的时候,司阳的身上瞬间凝聚出一身白色长袍来,若非此时的司阳短发,兰谨修觉得,公子润如玉这几个字,简直鲜活的出现在了眼前。

这衣服是司阳的师尊当年亲手炼制的,是一件极品灵器,能够伴随司阳成长的东西,当年司阳在外历练被追杀的那么惨,不止一次靠着这件宝衣才能活下来。

兰谨修不知道的是,这件衣服,只有在司阳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目的是为了保命,而不是蔽体。

此时的司阳早已丧失的意思,他的身体支配权早就被他师尊仅剩的那一丝神魂给占据了。

当年司阳意外落入空间缝隙当中,就是他师尊澜星的神魂替他保住了一条小命,那时候就差不多消耗了澜星神魂的一半力量,如今又被这个任性徒弟这样折腾,神魂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徒如亲子,都是前世的债。

在司阳承受着被碾碎灵魂的痛苦时,天上也开始汇聚云层,雷电开始疯狂的蓄力,那雷云比起当时劈打那鬼王时,简直强了百倍。

如果天道能说话的话,它大概会想说:好不容易逮着机会了,劈死你这个大bug!

外面的人当中有些亲眼见过当初雷劫劈打鬼王的场景,他们都是道门中人,虽然不是正统修士,但所修的也偏差不了多少,面对雷劫时根本不用别人科普,心中自然会有所感。看着聚集在龟山的雷云,众人又惊又惧,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该不会山有什么大妖在渡劫吧?!

而贺博易已经陷入了结合了结界的幻境中,守着司阳的兰谨修在贺博易踏入幻境的瞬间就感觉到了,直接指使影子去下杀招,不管进入幻境的是谁,能死在里面是最好。

天上的雷云似乎完全不愿意给司阳留下半点生机,司阳甚至还没能冲破修为的壁障,雷劫就迫不及待的落下来了。

当第一道雷劈打在身上的时候司阳还能承受,起初的雷劫本身就是个暖身,越到后面才越厉害。

之前是兰谨修自己承受,所以觉得还好,可是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司阳承受这雷电的击打,每一道落下简直比劈打在他身上还要疼。

看着一道接着一道,几乎连一丝喘息都没有的雷劫,兰谨修血红着一双眼睛,尤其是看着已经在苦苦支撑甚至都血肉模糊的司阳,他恨不得冲上去替司阳去挡,可是为了不让雷劫加重,他甚至连往前踏一步都不行。

然而当左右的理智在司阳撑不住倒在了石碓上的瞬间,兰谨修已经什么都管不得了。没了大地之精的石碓自然没了那可怕的压力,眨眼间他就来到司阳的身边,扑在了他的身上替他挡下了落下的雷击。

已经借着师尊神魂之力将地精力量给压制住的司阳早已清醒,只是如今经脉被冲撞的支离破碎,气海元婴同样残破不堪,接连的雷劫让他一丝缓和都没有,他完全是凭借肉身的强硬在抵挡,这时兰谨修冲过来司阳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他连推开兰谨修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嘲讽道:“让你守着,你不听话,冲上来找死吗?”

兰谨修将司阳紧紧的抱着,闻着他身上浓重的血腥气,破罐子破摔道:“是啊,我来找死,说好你去哪里都要带上我,就算死也要带着我。”

兰谨修的话音刚落,又是一条粗|壮的雷电击打了下来。司阳的雷劫自然不是兰谨修当初承受的那种筑基期雷劫可比,这一道雷击几乎都要了他的小命,可是他固执的将司阳抱的紧紧的,就算死,死前能给司阳多挡几道雷劫,那也是赚了。

第263章

一道道雷劫惊得整个秘境的妖兽慌乱不已,有那么一些隐隐诞生了灵智的更是躲在窝中连个尾巴都不敢露。龟山之中原本对天机门那些外来者虎视眈眈的妖兽,也被这动静惊的四散而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