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3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就在劫后金光之中,原本散开的灵光竟然开始凝聚,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慢慢成型。狂躁中的兰谨修见到那人影后,冲撞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本能的朝着那人凑近,巨大的身体不断的在空中盘旋,他想要将那人抱住,可是他的身体太大了,他怕自己缠绕上去就将那透明缥缈的人给捏碎了。

而那透明的身体越来越凝实,一股属于大乘期修士的威压也随之散开,看着轮廓越来越鲜明立体的人,兰谨修的理智渐渐回笼,司阳,他的司阳回来了!

一口气突破了三层,无论是他的识海还是肉身,都相当于经历了一场彻底的蜕变,司阳很庆幸,将体内多余的力量全都灌输进了兰谨修的内体,否则仅凭那霸道的地精之力,他当真会被撕的粉碎,更不用说还有天道雷劫在上面虎视眈眈。

新生的滋味自然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美妙,感觉到力量的重塑,哪怕经历过那般多大风大浪的司阳,都忍不住有些兴奋。在修真界他的修为就仅仅只是分神期,没想到在这末法的地球,他竟然能突破到大乘,还不知道自己破碎重组的这个中间,某人闯下了多少大祸的司阳,感受着体内磅礴的力量,无比满意的睁开了眼睛。

然后一颗巨大的龙头正紧张的盯着他。

刚刚苏醒的司阳:...什么鬼!

第264章

坐在一片废墟之中的司阳面无表情,他虽然没有打算将这秘境给炼化,但也打算拿出他几个压箱底的宝贝将这秘境给重新封印一下,再开个后门,今后这里就当做他宗门的后花园了。

结果呢,度个劫而已,美如画的秘境就成了渣渣。看了眼意识回笼后知道自己闯祸的兰谨修,那个巨大还没办法恢复人形的龙身,脸色更冷了。

心虚的兰谨修一见司阳看他,就连忙移开了目光,看天看地看被他撞毁的碎渣渣,就是不敢看司阳。

司阳看着这番模样,心中哼笑了一声,随即叹了口气:“你彻底化龙了,现在成了妖,变不回去了怎么办?以后岂不是只能呆在这个秘境之中?”

兰谨修整个龙身一僵,巨大的龙眼顿时露出惊恐的神色,忍不住朝司阳传音道:“不,不会吧?”

司阳朝他微微一挑眉:“那你变回来试试看。”

兰谨修默,他要是能变回来不早就变了吗,这身体太大,虽然能口吐人言,但一张嘴,说一句话感觉能掀翻一座山,所以只能这样传音跟司阳交流。

司阳摸了摸神色委屈的龙头,笑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要不我教你一个缩身术,不能变回人但可以变小,从此以后当我坐骑怎么样?”

兰谨修眨了眨眼,从小弟变坐骑,地位直线下降!他还是更喜欢当人,毕竟坐骑不能搂搂抱抱酱酱酿酿。他现在已经想开了,之前虽然跟司阳表明了心意,但他也知道自己跟司阳的实力差距,除非是司阳先动情,否则强者哪会允许一个弱者站在他的身边。

之前就是他想太多,太多顾忌,所以才想着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让司阳习惯有他的存在。不过这次事情之后,兰谨修觉得,明天会不会如期而至谁也不知道,不如今天厚着脸皮爱一场。要是嫌弃,大不了就死缠烂打,反正司阳也不会打死他。

司阳本来就是逗兰谨修的,虽然这次事情最后兰谨修也得了巨大的机遇,但在最初他冲上来的时候,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正是因为这样,司阳原本一时半会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人型的兰谨修,谁知兰谨修竟然化龙了。

不过以如今兰谨修的修为,只是一个化形术就能变回人,但司阳却坏心眼的没教,再等等吧,至少等他再想想。

于是修真小白兰谨修信了司阳等他修为稳固了自然就能化为人型的话,先学了缩身术,变成了一条只有十几厘米长的小龙,然后厚脸皮的缠绕在了司阳的手腕上。

也许是因为地精力量所致,兰谨修化龙后,鳞片是泛红的,但隐隐又透着金,这颜色其实挺好看的,但如果按照上古龙族来定义,这就是个杂血龙。不过现在龙早就灭绝了,所以哪怕杂血龙,也是世间独一条了。

尽管秘境被兰谨修毁成了渣渣,但许多妖兽当时都躲起来了,那么强大的龙威简直吓死个兽,会本能的躲回老窝避难,所以妖兽的损失倒是没那么惨。事后清理战场的时候,项家的三个人都死的不能再死了,又因为被龙威的冲撞,直接魂飞魄散了。天机门人的尸体倒是也找到了几个,但还有三个没找到。而白家则少了两个人,一个是白羽,一个是他的心腹,一个外国异能者,其他的跟这个秘境一样,死成了渣渣。

司阳修补好了被兰谨修撞出来的裂痕,又直接翻找出新的封印将秘境重新封印住,还拿出了一条灵脉打入了秘境之中,有了灵脉中灵力的维持,秘境这才重新稳定下来。后面的清理工作到时候就交给徒弟好了,可惜不少珍贵的灵草灵树都给毁了,好在之前他们也搜集了不少,到时候重新种下去也能弥补一些。

司阳重新启动封印之后,一切不属于这里的外来者将会直接被送出去,所以司阳也不担心搜寻遗漏有人被留在了这里。

等他带着缠绕在他手腕上的兰谨修回到华夏的时候,才发现兰谨修闯的祸并不只是毁了秘境。

因为全球几乎是同一时间遭受到的狂风侵袭,末日的谣言第一次真正的被人们重视了起来,虽然风停了,但被风摧毁的建筑,因为狂风而死的人还在善后当中,又加上全球遍布的末日谣言,各种疯狂囤积食物的举动,哪怕政府不断喊话,人心惶惶之下群众根本不信那套虚假的专家说辞。

在农村有亲戚的人全都投奔了亲戚,只能留在城市的人开始了疯狂的囤积行动,哪怕各地政府一再压制,但效果甚微,很快城市都变得空荡不少。

华夏还算好的,政府在群众心中还是有一点力量的,加上华夏对枪械的控制,并没有发生什么暴动的情况。但是在国外,几乎天天都处在暴动当中,每天都有械斗伤亡。

所以刚刚回来的司阳所看到的就是一座空城,以及乱七八糟的一切。

但他的浦田山十分的平静,当时狂风虽然十分可怕,不过浦田山上有结界,那点风力还无法撼动山上的结界。不过李则知做主,将他们所有关系不错的亲朋好友都安排到了山上,就连司阳的几个同学都被李则知第一时间派人去接过来了。毕竟外面因为这诡异的狂风闹得太乱了,不如到山上等事情平息下来再说。

李则知安排的井然有序,又让岚裳准备了许多的物资,以他们宗门的名义捐赠给了受灾严重的地方,住在山上的人也都被安排的很好。而柳逸就给李则知打下手,虽然他比李则知年长,社会经验比李则知丰富,处理这些事会比李则知更加得心应手,但这是锻炼李则知独当一面的好时机,作为宗门的大弟子,早晚有他自己当家的时候,所以柳逸才会从旁协助,一面锻炼他的大师兄,一面盯着以防出什么纰漏。

一见到师父回来,一直表现的稳重有担当的李则知立即化身幼儿,几乎是朝着司阳飞奔过去:“师父!”不等司阳开口询问,李则知就将司阳走后发生的事情如倒豆子似得全都倒了出来。

“现在沈叔还没找到,所以单叔不愿意到山上来,不过狂风已经停了,也没有复发的迹象,外面正在慢慢恢复正常,就是这段时候这些事情闹得太严重了,已经上升到了全球性的灾难,所以特勤部那边忙着查探原因,忙着度化因此次灾难造成的伤亡冤魂,根本没有余力去搜寻贺博易的下落,还有之前我拿了不少丹药出来帮忙找沈叔,其中很多珍贵的丹药...”

李则知说着有些心虚的看了师父一眼,虽然之前师父说了,所有的事情交给他全权处理,但那么多珍贵的丹药,他当时点头拿出来的时候,心里也是悬得慌的。不过既然已经做了,那如果师父生气了,责罚自然由他来背,肯定不能让师父迁怒单鹤轩的。

司阳道:“无碍,你处理的很好。”

见师父没有怪罪,李则知顿时松了口气,随后道:“贺博易的势力因为丹药的悬赏都瓦解的差不多了,但是老巢一直没有找到,所以沈叔至今没有下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