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四阳道:“这件事我会处理,你将山上的事物安排妥当就好,等外面动静没那么大了就安排他们下山,风暴不会再发生了,让他们不必担忧。”

李则知顿时眼睛一亮:“师父知道风暴是怎么回事?”要知道特勤部至今还在调查原因,这场风暴危害的可不仅仅只是华夏,几乎全球都严重受灾,像他们亚洲的一些国家还好,管制的比较严,如今欧洲美洲那边全都乱套了,听说几个国家的玄门异能者大佬还开了视频会议交换信息,不过到现在都没找到原因。

司阳扫了眼自己的手腕,刚刚从他袖口探出一个脑袋来的兰谨修一见司阳看向自己,怂的连忙缩了回去,老老实实当个摆设。虽然这祸的确是他闯下的,但莫名的有种巨冤的感觉。

司阳好笑的收回了视线,想到之前在秘境中少了的几个天机门人,勾唇笑道:“不用好奇,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那天借着分|身牵引的贺博易废了半条命才逃回自己的老巢,整个人惊怒未消之中,察觉到那股他跟地精之间的联系彻底断开了,顿时怒到失去理智。他暗中打探了几十年才找到地精的所在,这几十年中地精一直好好的保存在秘境之中,现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了进入秘境的方法,竟然被人抢先一步拿走了!

地精力量的强大,他这几十年的摸索中早已领教过了,一般人别说碰了,想要靠近都不可能,能抢在他先一步取走地精的,除了司阳,贺博易根本不做第二个人想。如果真的是司阳,那司阳的实力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才能取走地精,而得了地精之后,修为又提升了多少,光是想想,贺博易就忍不住脸色发白,本能的产生了一股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惧意。

第265章

如果地精当真被司阳拿走,以地精存放条件,除非司阳体内有大地之气,否则地精根本无法存放,须得立刻吸收掉,所以如果司阳赶在了他前面进入秘境,并且提前找到了地精,那么他当时遇到的幻境,和从幻境中出来后感受到的强大力量说不定就是司阳在突破,这么一想,贺博易更加肯定拿走地精的人是司阳了。

然而越这么确定,贺博易脸色越加难看,如果说以前他还有底牌能够跟司阳好好斗一场,那么现在他等于什么都没有了。一个处理不好,那就是真的魂飞魄散的下场了。然而让他再去潜伏谋算个几十年,贺博易只怕会彻底疯狂到直接毁了这整个世界。

在贺博易还没寻思出对策的时候,从秘境中死里逃生的天机门人带回了一个令他意料之外的消息:“你是说,你亲眼所见巨龙渡劫?”

同样死里逃生的天机门人,连伤都来不及调理,活着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门主报告他所见到的一切:“是,属下亲眼所见,若非当时见机的快,恐怕属下也没办法活着回来了,一同前去的人,全都死在了那头疯龙的爪下。”

想到那日所见的一幕,这人还心有余悸,上古神兽,那力量当真足以毁天灭地,渺小的人类在巨龙面前,只有臣服。

也许是贺博易想要给自己一个事情没那么坏的借口,比起司阳夺走了地精,他当然更希望是巨龙吞吃了地精而渡劫,就算损失了地精,至少没有增加一个强到无法撼动的敌人,所以他宁可相信下属的说辞。

再一联想前后的时间线,巨龙渡劫的时候,正是外面狂风开始肆掠的时候,关键这诡异的风暴并不只是在华夏亚洲,而是遍布全球,这可怕的动静如果来源是上古神龙的话,好像更加有力度一些。这么一想,顿时对这番说辞更加确信了几分。

且不管地精的事究竟真相如何,但得了神龙这条消息,贺博易顿时有了新的计划。他想要地精无非是增长修为力量,最终的目的是移开龙骨,打破封印穿过通道,去到另一个更加广阔,不受天道压制的地方。所以地精虽然没了,但他还有别的办法来达到目的。

渐渐冷静下来的贺博易开始发布一条条指令,反正已经这么乱了,那不如更乱一点好了。

已经停下的风暴并没有再次卷土重来的趋势,得了司阳话的玄门也直接跟政府合作,开始专注灾后工作,而不是惶恐防御风暴,因此华夏在诸多国家中算是稳定的最快的国家。在政府信誓旦旦说灾难过去,又找了一堆普通人看不懂的各种数据说辞解释了风暴的来源后,普通百姓逐渐的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而玄门却因为一条消息,陷入了一场新的风暴当中。

全世界都知道,华夏人是龙的传人,龙对于整个华夏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个图腾或代表,而是一种融入骨血中不可磨灭的东西,就连龙骨对他们来说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更不用说一头活龙。

令整个玄门以及政府风暴的是,上古神龙出没,在公海海岛上有一处秘境遗址,里面不仅有一头巨龙,还有无数妖兽和奇珍异宝,最具有可信力度的便是之前毫无预兆的暴风,而产生暴风的原因是这头龙在渡劫。

龙对于华夏人来说堪比老祖宗,就算有人觊觎龙的血肉,但也只敢私下谋算,不过外国人可就没有这么多顾忌,神龙,那骨血皮肉哪一个不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没有什么比修为大增对他们这种人来说更有吸引力的了,本来这末法时代增长点修为就难如登天,现在一步登天的宝贝摆在眼前,谁能拒绝。

于是当巨龙现世的消息在圈内传开之后,各国势力竟然联合在了一起,他们大概知道,这消息一旦被华夏得知,华夏将会成为他们捕龙的最大阻碍。一国两国的势力,如果华夏倾巢出动,他们未必能赢得过,但如果是诸国势力联合起来,哪怕华夏天师再厉害,那也只是以卵击石。

所以在捕龙这件事上,不管那些国家私下如何互看不顺眼,这会儿倒是空前一致,其他的等捕杀到龙再说。就算有国家作风强势,但毕竟人家的力量摆在那儿,所以到时候能跟着喝口汤那也不错,因此几乎所有有玄门势力的国家都联合在了一起,仅华夏孤军奋战。

特勤部得到消息的时候几乎要吐血了,虽然当知道龙的消息时,他们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情况真的发生在眼前那便又是一种感觉了。

如果神龙出现在华夏境内,这件事也许不会变成眼下的情况,但神龙出现在公海秘境,哪怕白家拿下了那座孤岛的开采权,但也不表示孤岛为白家所有,要如果不是龙的吸引力太过巨大,仅凭一国之力根本拿不下,几个强势的国家恨不得先动用武力将该岛所属权彻底拿下。

焦头烂额的特勤部部长以及闾山派门主巫霆只好求上了浦田山,要如果不是兰家家主兰谨修目前失去了联系寻不到人,多一个兰谨修助力,这件事的胜算恐怕也会更大一些。不过眼下他们只希望能请的动司阳,感觉一个司阳能抵得上整个华夏玄门了。

之前沈然的事情司阳没有出面,后来暴风肆掠的时候,司阳也没有出面,一直都是司阳的徒弟出面主事,但他们只当司阳是在锻炼徒弟的处事能力,根本没想过司阳压根不在浦田山。

而等他们再次见到司阳的时候,不管是车国源还是巫霆都下意识愣了愣,距离上次他们见到司阳其实也没多久,司阳依旧是那个司阳,就连身上的气息都跟以前一样犹如普通人,但不知为何,他们却明显的感觉到,司阳身上有了变化,这个变化十分巨大,但偏偏又说不出变化在哪里。

两人对视一样,看到对方的眼神后瞬间秒懂,原来不是他们的错觉,会不会之前司阳不出面是在闭关,如今修为有所突破,所以给人的感觉也随之产生了变化?一想到这个可能,两人的眼神都忍不住火热了起来。现在的情况,如果司阳提升了修为,那对他们整个华夏来说,简直就是福音。

知道他们的来意,司阳笑问道:“你们可知真正的龙以真身示人,体型有多大?”

车国源道:“自然是巨大无比的,虽然如今末法时代,我们还没有那个运气见到真正的上古神龙,但通过遗留下来的龙骨,也是能窥见三分的。”

“既然你们知道,那你们何必如此急切,他们如何计划,组织了多强大的力量,说不定纯粹是去送死呢。”

两人闻言沉吟了片刻,巫霆道:“话虽如此,但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龙落入了他国之手,我们想要救出来就更难了,这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我们都不能赌。”

司阳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但有时候又有些不理解,区区渺小人类,连筑基期都不到,竟然妄想去保护一头渡劫后的龙,还是一只眼下根本不知是敌是友的龙,信仰二字当真是难以捉摸。

见司阳似乎没有出手的打算,巫霆有些急切道:“司道友,这件事如无必要,也无需你出手,只是也许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对如今华夏玄门意味着什么,如果众人知道你会随行,整个士气将会大不一样。”

司阳笑了笑:“这个消息是贺博易传出去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