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6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贺博易说着,对身后被压制着的沈然道:“你看看现在,这个地球哪里还有什么干净的地方,到处都是毁灭破坏,也许再过几百年,这里将会进入一场新的轮回,一切灭绝后再次重新开始,就像数万年前那样,那般强大的修士最后也成为传说,如今这区区人类,你觉得还有反抗的余地吗?”

沈然冷冷道:“修士也是从普通人类提升过来的。”

贺博易叹了口气:“你是妖,难道不想看到妖族兴起吗,还是你觉得你是这世界上仅剩的妖了?”

沈然懒得搭理这种神经病,这种人的脑回路他理解不了。

贺博易道:“你的父母是因为你才会出来,作为守护者,换你一场人世百年,其他的妖早已避世,就等着妖族兴起的那一日,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合作,我的目的只是离开这里,你如果喜欢这个地方,你大可留下,或者你想看看更广阔的世界,你也可以跟我一起离开,我十分欢迎。”

“他不会跟你走的。”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他们背后传了出来,贺博易转过身来,微微眯了眯眼,单鹤轩,他的势力被铲除的一干二净,皆是败此人所赐。他以为他最大的敌人是司阳,结果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特勤部队长,竟然能耐还不小。

沈然见到单鹤轩的瞬间就想朝他扑过去,却被贺博易的人一把抓住了,看到单枪匹马的单鹤轩,沈然顿时急了:“你是不是傻啊!就你一个人吗?你赶紧走,去找老大,你别来找死啊,这家伙就是个脑子有病的,你离他远一点!”

看到依旧活蹦乱跳的沈然,单鹤轩冰冷的眸子顿时软和了几分,随即转头看向贺博易:“你要的钥匙在我这里,放了他,我跟你走。”

贺博易看着他笑而不语,沈然忍不住想要再次朝单鹤轩骂出声,这家伙真的是,张嘴就胡说!可惜还不等他说话,单鹤轩一个眼神扫过来,沈然顿时老实了。他平时可以随便折腾单鹤轩,甚至可以骑在他的脑袋上作妖,但单鹤轩一旦认真起来,他就本能的老实了。

单鹤轩一抬手,一枚妖丹顿时浮现在他的掌心:“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知,那枚钥匙被封印在了妖丹之中,但我可以告诉你,的确如此,当初日本阴阳师那边曾经抓过沈然,后来被司阳所救,当时我就已经知道沈然是妖,也从司阳那里得知沈然体内的钥匙,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让司阳帮我将沈然的妖丹取出,放入了我的体内,沈然体内的不过是司阳炼制的替代品,一颗无论他如何修炼都无法增长修为,只能维持生命的替代品,贺博易,放了他,我跟你走,信不信由你,敢不敢赌,也由你。”

第267章

贺博易向来不是个愿意被人左右的人,二选一这种事对他来说根本不可能,如果不确定钥匙在谁那里,那就两个都带走好了。

看到贺博易的眼神,单鹤轩自然秒懂,随即在贺博易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直接将手中的妖丹给捏碎了,一股令贺博易无比熟悉的龙气随之散发开来,一枚闪烁着金光的符印暴露了出来。

众人怔愣之中,单鹤轩冷冷道:“既然你不相信那便算了,那就让钥匙永远埋葬在冰川之中好了。”说完直接将那枚符印抛入了冰川深渊之中。

贺博易本能的被分散了心神,尤其是那散发着浅浅金光的符印一落入冰川之中,就直接被神出鬼没的鬼狼给叼走了,贺博易几乎是本能的让人去追回。

就在这分神的瞬间,贺博易一个闪身就到了沈然的身边,然后两人直接在众人眼前消失了。是真的消失,而不是隐身了,就像之前单鹤轩突然的出现一样,毫无征兆,无声无息。

这一下,连同贺博易在内,冰川上的人脸色变得铁青,刚刚被单鹤轩扔下去的符印和沈然身体里的,不管哪一个是真的,这下都没了。

贺博易的下属脸色苍白的看着贺博易,他们竟然被戏耍了,关键是贺博易还上当了,他们就怕贺博易将愤怒发泄在他们身上,而开启通道最重要的东西就是钥匙,现在没了钥匙,那一切都白搭了。

但贺博易却没有他们以为的暴怒,更甚至还露出了一丝近乎温柔的笑意来:“原本只想牺牲一个小妖修便罢了,既然他们要作死,那我就成全他们!”

知道沈然是个妖修,还有他身体里封印着钥匙纯属偶然,所以对贺博易而言,抓了沈然只不过让他省了很多事,计划更方便了一些。但没了沈然,那就用人命去填吧,这个通道,他一定要打通!

另一边被单鹤轩带走的沈然只不过眨个眼的时间就来到了浦田山,然而出乎单鹤轩预料的是,沈然没有逃脱魔爪欢喜的蹦起来,反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崩溃大哭。

单鹤轩微微皱眉:“吓着了?”

沈然红着一双眼,控诉的看着单鹤轩,甚至带着哽咽道:“你,你捏碎了我的妖丹,我以后再也,再也增长不了修为了!呜......”

单鹤轩:“......”

看着站在旁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单鹤轩,沈然哭的更加委屈了,他本来被贺博易抓去了那么久就怕的要死,要不是确信老大和单鹤轩一定会救他,他早就扛不住贺博易那个变态疯了。现在虽然被救出来了,但以后无法修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他怎么就这么倒霉,怎么什么倒霉事都摊在了他的身上。

单鹤轩无奈叹了口气,刚想开口就见司阳悠哉的走了过来,看也不看坐在地上大哭的沈然,而是朝单鹤轩笑问道:“可还顺利?”

单鹤轩点头道:“顺利,想来贺博易此时一定气疯了,接下来怕是会不顾一切。”

司阳笑了笑:“不顾一切才能斩草除根,剩下的事情你也不必费心了,留在山上把他看好。”

单鹤轩点了点头,然后欲言又止的看着司阳,司阳道:“你想问能不能将钥匙取出来?”

单鹤轩嗯了一声,现在几乎整个华夏都知道沈然是妖修了,还知道他身体里封印着一把钥匙,要如果不是最近事情太多,沈然早就成了众矢之的。所以如果能够取出来,单鹤轩根本不在乎那把钥匙意味着什么,只要不再打扰他跟沈然的生活,什么都无所谓了。

司阳摇头道:“不能,你该知道沈然是为何能在这末法时代化形,那股促使他化形的力量,才是解开通道封印的钥匙,所以除非将他打回原形,一切从头开始修炼,否则他整个人实际上就等同于钥匙。”

沈然略有些迷茫的看着他们,他自己就是一把钥匙?

司阳笑了笑继续道:“好了,有些事不可避免,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变强,只要强到无人能敌,身怀巨宝又何如,没人能动得了你们。”

司阳说完就走掉了,沈然抹了把眼泪朝单鹤轩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搞不懂了。”

看着单纯懵懂的沈然,单鹤轩叹了口气,随即将一切事情朝他解释了一便。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