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当初贺博易将沈然抓走后,单鹤轩的确是疯了,论修为,他比不上贺博易,贺博易又藏匿的那么好,而当时司阳又不在浦田山,他除了不断剪除贺博易的力量将他逼出来,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后来司阳回来了,单鹤轩自然求了过来,这才知道司阳在沈然的体内封印了一道力量,只要沈然有生命危险,这股力量将会反扑。所以知道此时沈然必定无恙后,便开始计划如何借着这次计划,彻底反杀贺博易。

沈然妖修的身份,以及那把封印在他身体里的钥匙都像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剑,想要彻底杜绝这件事会带来的隐患,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源头掐灭。

“贺博易不知道那把钥匙究竟是什么,你被他抓到后他肯定查探过你的身体,司阳早就有所防备,所以他什么都没查到,于是只能将你带上冰川埋骨之地,这过程中就是将你救出来的最好时机,所以什么内丹那都是骗他的,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如今我把你救了出来,又戏耍了他,贺博易定然恼羞成怒,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开启冰川中埋伏了多年的大阵,以大阵之力冲开结界,不过那里也早就有所埋伏,这次一定会将贺博易彻底击杀。”

沈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也就是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妖,大家都知道我有打开通道的钥匙了?!”

见单鹤轩肯定的朝他点头,沈然哀嚎倒地:“天要亡我!”

贺博易是个走一步看百步的人,早在他借着雷劫假死之前,他就已经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布局好了一切。如果不是突然横空出世的司阳一再破坏了他的计划,现在整个华夏根本没有力量能够与他抗衡。

虽然计划一再被他破坏,但埋伏在冰川的大阵却隐藏的很好,这是他留的最后一手,只要大阵开启,就会源源不断的吸取整个大地的力量,到时候他便可以借着这股力量直接冲开封印。

要如果不是当初司阳跟着兰谨修,发现了隐藏在冰川中的诡异古城,司阳大概也发现不了贺博易的这一招暗棋。

那古城形成的条件完全是巧合,处在那样一个阴阳交接的地方,可以说完全是一个天然的阴阳城,而恰好被贺博易拿来利用了。

贺博易来到此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埋伏了,这里的气息太杂了,可以说相当的人多势众。看到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朝自己走来,贺博易勾唇一笑:“车部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车国源冷冷的看着他:“多行不义必自毙,贺博易,你渴求更强大的世界,更广阔的天空乃是人之常情,可你用错了方法。”

贺博易却懒得与之废话,随着他掌心不断凝结的力量,四方竟然同时响应起与之相合的力量。

“你们以为守在这里就没事了吗?原本我只是想抓了沈然,安安静静的打开通道,既然你们要作死,那就拿整个世界来陪着好了。”

冰川之巅,一个穿着红色袈裟的光头老和尚正平缓的敲击着木鱼,当一股极其细微的波动从远处传递过来时,和尚缓缓睁开了双眼。

一旁的善济见状低声道:“主持。”

一若看着几乎是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和缓一笑:“你很好,灵谷寺交给你,我很放心。”

善济还想再说什么,见主持闭上了双眼后,他也抿紧了双唇。这是一场交易,华夏山河早已被破坏殆尽,需要有强大的灵力去修补,除了与国运相连的修士有这个能力,可以说别无他法。

一若早就算到,这个末法时代的破而后立的契机在自身,所以当他察觉到时机到了的时候,亲自登门寻了司阳。

他以自身镇压山河百年安稳,只求司阳能借以灵器于灵谷寺,让他的徒子徒孙参悟百年。

感受着善济微乱的气息,一若缓缓笑道:“生为华夏人,死为华夏魂,求得所终,不枉为人。”

伴随着仿佛能敲击入人心的木鱼声,以及洗涤净世间一切浮躁的佛经声,一若的身体化作零星灵光四散开来,最终凝结成一颗颗舍利,飞入四方,镇压四方山河。

不远处的冰川上,司阳看着那飞入四方的舍利,神情难得的肃穆了几分:“总有些人,在别人看不到的背后做着牺牲,也总有些人,不断奢靡浪费着,那些别人牺牲而来的一切。”

跟在司阳身后的李则知和柳逸垂眸不语,眼眶却忍不住泛红。

司阳看了眼两个徒弟,笑了笑:“你们说,明明可以破而后立,为何有些人偏偏选择牺牲?”

李则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柳逸有所感道:“大概是因为见过破灭,所以心有不忍吧。”

以一若的年纪,他正是从战乱中走来的人,他见过破灭的华夏,见过当年团结对外的华夏,见过那时候华夏最穷苦,也最美丽的一面,所以不舍吧,不舍得这大好山河,再次破灭。

司阳叹了口气:“走吧,该去会会正主了。”

第268章

当四方力量的回应突然中断的瞬间,贺博易的脸色一沉,随即便心有所感的朝向冰川之巅看去,眼神阴冷道:“老秃驴!”

车国源顿时神色一冷:“起阵!”

车国源话音一落,数百位天师齐刷刷站定各处阵点,好不容易将这老魔头的本体给逼了出来,这一次一定要让他死的透透的!

看着对方声势浩大的,贺博易不以为意的一笑:“你以为,就这群乌合之众也能困的住我?还是你觉得,就凭那老秃驴的那点本事,就当真能断了我设下的大阵?”

“单单一个一若的确不行,不过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听到从背后响起的声音,贺博易猛地转过头,就看到那张他日思夜想,想到恨不得撕的粉碎的脸。司阳,毁了他所有的司阳。

两人虽然交锋了许久,但这是他们真正第一次见面,贺博易对着司阳已经连惯用的虚假表情都维持不住了,那双眼睛更是恨的想要扑上去将他拆肉挖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