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58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见到司阳,车国源他们几乎是下意识松了口气,感觉只要有司阳在,这个贺博易再如何都翻不起浪。然而见到司阳的贺博易,却是怒到失去理智,一抬手,数面令符被他召唤了出来,紧接着身后响起阵阵马蹄声,千军万马的阴兵几乎是瞬间出现在冰川之上。

那些各自站在阵点上的天师面对着一望无际的阴兵,瞬间白了脸,有些修为低的,更是被这漫天的阴煞之气冲撞的气血翻腾,还没打就直接输了。

贺博易阴冷的看向司阳:“任你强大逆天又如何,仅凭你一人,你敌得过这千军万马吗?”

这时,站在车国源身边的众多天师有法器的取出法器,有符箓的取出符箓,纷纷上前:“贺博易!司真人从来不是一个人!虽然我们修为低微,但对付几个阴兵还是没问题的!”

“狂徒!你早已是瓮中之鳖,做了诸多恶事迟早会有天惩,还不束手就擒,我们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贺博易看着那个一脸正派穿着闾山派道袍的天师,嘲讽道:“就算今日你们阻我去路,大不了就拉着你们所有人陪葬,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早已藏好了一丝神魂,即便今日败了,我贺博易早晚有一天还能东山再起,到时候你们这些早已入土的家伙们,希望到时候你们还能在下面看到,你们子子孙孙的灭亡!”

贺博易这话成功的让众人变了脸色,更甚至从心头涌上一丝恐惧,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哪怕他们抱着贺博易同归于尽都杀不了他,这样一个可以说不死之人,他们该怎么杀?

却不想司阳直接轻笑出声:“如果是之前,你的这番话我或许会信,可惜在你本就重伤之际,若是还能分出神魂来,那我倒真要重新审视审视你的实力了。”

听到这话,贺博易的脸色一变:“果然是你!地精是你偷走的!”

司阳挑眉:“偷走?地精是你的东西吗?不过我的确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会知道地球上还有这样的好东西,也多亏了你,助我突破了修为的桎梏。”

贺博易神色晦暗不明道:“那头龙呢?”

司阳勾唇一笑:“什么龙,从头至尾就没有龙,不过是一场骗局而已,你傻乎乎的上当这可怪不得谁,不过这还是要多谢你,一场骗局,多亏了你,让整个世界都上当了,我已经在秘境中埋下了杀阵,所有上去的人,一个都活不了,那些国家的势力正好可以借此机会瓦解一大半,到时候玄门势力当属华夏第一,所以你这人临死前,还是为这个生你养你的国家做了点好事的。”

那些跟着车国源来这里埋伏贺博易的天师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当时他们接到任务,原本是要上秘境去抵抗那些外国势力,去护龙的,结果最后来了冰川才知道,原来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伏击贺博易。

贺博易突然仰天大笑,笑的无比狰狞:“好一个司阳,逼我至此,你当属第一人。”

就在司阳觉得现在的贺博易中二到傻逼的时候,那些充当背景板的阴兵开始动了起来,暴涨的阴煞冲天而起,一些距离较近的天师被冲撞的吐血倒地。

千军万马之势袭来,他们这些生长在科学社会的人,何时见过如此景象,尤其是那蚀骨的阴气,更是轻易碰不得,一两个阴兵都难以抵抗了,更不用说这一眼望不到头的列阵。不少人见到此番情况都生出了退缩之意,有些被吓到甚至连符令口诀都忘了。

车国源直接飞身而起,数道符箓投掷下去后瞬间树立起一道屏障,随后手中出现一把木剑,被木剑刺穿的阴魂直接消散成一缕阴黑之气:“司道友,阴兵交给我们,请一定要将贺博易绳之以法!”

其他天师见状也顾不得害怕,直接冲上前来,能斩杀一个是一个。虽然天师人数不多,但众人齐心协力之下,竟然将气势汹汹的阴兵抵挡在了防线之外。

不过防线的抵挡也只是暂时的,那阴兵数量之多根本无法统计,若是被贺博易招来十万大军,那当真轻易能踏平此地。

就在众人抵挡阴兵的时候,贺博易转身便想离开,这里是大阵的阵心,但遍布整个华夏的大阵已经被一若的舍利借以司阳的力量给镇压,那么此地也就没了利用价值。然而事情已经发展至此,根本没有退路,贺博易只能一鼓作气的去冲破封印。

以司阳如今的修为,想要处理掉贺博易只不过是动动手指的功夫,贺博易身影刚消失,下一个瞬间就直接被司阳用灵力拖拽出来狠狠摔在了地上。

司阳居高临下的看着贺博易:“虽说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过死于你之手的无辜生命太多了,让你死的太干脆于你而言说不定反倒是一种解脱,既然你这么能折腾,那么余生,我倒要让你好好享受享受。”

力量的悬殊之下,贺博易总算知道,那种被人俯视的滋味了,以往都是他高高在上去藐视地球这些蝼蚁,如今他却变成了别人眼中的蝼蚁,他想要奋力反抗,但别说反抗了,在司阳的灵力威压之下,他甚至连从地上爬起来都办不到。

司阳来到贺博易的身边,看着被压制在地的贺博易轻笑了一声:“原本你的结局不该如此,然而你太自负了,你觉得是我阻碍了你,即便没有我,你的谋划也只会失败,当初远古的部落被你掌控玩转,数千年后你还把地球的人类当做你远古部落愚昧的臣民,这就注定了你的失败。”

贺博易朝着司阳狰狞一笑:“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司阳,你才是最天真的那个!”

贺博易说完,浑身力量竟然以自爆之势在增长,很快司阳用以压制他的灵力也开始松动了几分。司阳见状立即加重了几道封印,却不想一股股强大的力量竟然从地下涌现了出来,尽数灌输进贺博易的体内。而那些被他召唤来的阴兵也一个个化作黑气,同样被贺博易给吸收了进去。

原本还保持人形的贺博易被那些黑煞之气缠绕,顿时化作一股无形的黑雾。随着阴兵的减少,那股黑雾凝结的越来越大。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几乎顷刻间,云日失去了身影,整个天空漆黑一片,那股黑雾不停增长着,不少从远处飞来的黑煞雾气冲撞了来不及躲避的天师,那些天师紧紧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化作一团粉末消散在天地间。

车国源艰难的来到司阳的身边,神情凝重中又带着一股无法自抑的恐慌:“司真人,这是什么情况?”

司阳淡淡道:“小怪兽变身了,变成了大怪兽。”

车国源嘴角微抽,为什么明明简直堪比末世的危急时刻,却被司阳说的如此轻松。

就在这时,从天际中传来一股红光,红光带着凌厉的剑气,生生将这股铺天盖地的黑雾给劈成了两半。随后一个男人从劈出的这条道中飞了过来,等人近了后众人才看清,竟然是兰谨修。

兰谨修没有去管这黑雾,直接飞到了司阳的身边,看到司阳微微惊讶的眼神,忍不住勾唇一笑:“我回来了,司阳。”

司阳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的确有些意外,他没有教兰谨修化形术,他竟然能化成人形。大概看出他所想,兰谨修凑近司阳低声笑道:“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随时变身,小弟,宠物,坐骑,亦或是你的男人。”

司阳眯了眯眼:“兰谨修,你在找死吗?”

兰谨修抿唇笑道:“还要骗自己吗,你不是因为不想直接面对我,所以故意不教我化形术的吗?司阳,我知道你对感情的退避,明明并不是毫无感觉却下意识拒绝是因为不喜欢出现不可掌控的事情,可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东西,说不定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司阳,接受我吧,也许感情,会出乎意料的美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