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60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这时有人几乎像是被掐着嗓子颤抖着道:“兰谨修,那头龙是兰谨修!”

不可置信,这是此刻众人脑中唯一的念头,谁不知道兰谨修的过去,虽然之前兰谨修的确曾经用灵力凝结出龙形来阻止过疫鬼,但这不代表兰谨修就是龙啊!

司阳放下长弓,看着兰谨修将龙骨给冲撞开,两条巨大的身形在空中不断的盘旋相互冲撞,在云海中翻腾,那巨大的龙爪一下又一下在龙骨上抓挠,很快之前被司阳打出裂缝的地方不断加深,更甚至有好几截龙骨就这么被兰谨修给抓的粉碎。

而攀附在龙骨身上的黑雾也被眼前的变化打的措手不及,在黑雾寻找机会想要进入龙骨之地时,司阳再次抬起长弓,手中一把凌厉的场箭凝结成型,就在黑雾离开龙骨的瞬间,长箭破空而出,直接冲散了黑雾,将黑雾中一块小到不显的红色石头给一箭射的粉碎。

兰谨修就在红石粉碎的瞬间,一个龙扫尾,将龙骨狠狠一抽,巨大的龙骨应声而落,碎成一堆失去了生命力白骨。

在空中又盘旋了一圈,将残余的魔气冲散干净之后,兰谨修这才化作人形落了下来。看着满地碎裂的白骨,眼中闪过一抹沉痛。

司阳轻轻一招手,那满地的龙骨直接飞到了他手中的木盒里:“守护了华夏这么多年,这一次它该好好休息了。”

兰谨修伸手将木盒接过:“也是,好几千年了,它也累了,的确该真正的长眠了。”

巫霆和车国源小心的走过来,看着兰谨修欲言又止,兰谨修却是朝他们道:“这世间再没有第二条龙守护着华夏了,普通人也好,天师也罢,今后的世界将是你们的,是新生还是毁灭,自己种的因,就该得怎样的果。”

第270章

众人懵逼的看着兰谨修,刚刚眼前所见的一幕令他们震惊的无法回神,见到兰谨修的瞬间,差点腿软的直接朝他跪下去。

兰谨修出自兰家,当年那些事车国源也是有所耳闻的,后来兰谨修接掌了兰家之后,特勤部那边也将兰谨修的资料调查整理了一番,实在是没有半分疑点。可眼前的这一幕又让人不得不信,兰谨修的确是一头龙。

兰谨修见到众人的神色微微蹙眉,虽然暴不暴露他如今能化龙的事情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但这不表示他愿意别人将什么念头打再他身上。

正当他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旁的司阳出声笑问道:“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为何兰谨修能够摆脱煞气缠身,并且修为一日千里?”

巫霆忍不住接话道:“因为他是...龙?”

司阳看了他一眼:“自然不是,因为我给了他一枚龙丹,既能压制住他的煞气,又能快速的提升他的实力,所以他能短暂的从龙丹中获取龙的力量,但这消耗极大,不到生死攸关之际也经不起这般消耗,所以他还是人,你们也无需将他当老祖宗供着。”

众人嘴角微抽,要如果没这番话,他们的确差点将兰谨修当老祖宗一样供着了。

车国源看着阴霾还没散去的天空,忍不住道:“所以这一次,贺博易当真是彻底解决了吗?”

司阳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手掌一翻,掌心便出现了一盏琉璃塔。司阳道:“这是九层琉璃塔,每一层都是一道强大的封印,如今失去了龙骨的镇压,即便封印尚在,但如果被有心人算计,同样是一场祸乱,既然我如今身处华夏,自然是不希望总有人出来折腾,此物乃上等灵器,里面的灵力充足,哪怕运转千万年都绰绰有余,你们如果有需要,尽可将此物立于此地,若是不需要那便算了。”

他收了这里的地精,也算是承了这个世界的恩惠,所以才会拿出一个灵器,也算是还情。

这么好的东西他们怎么会不需要,虽然也有不少人也想要打开通道去往另一个世界看看,但谁知道另一个世界是高等位面还是低等位面,我们可以过去,那个世界的人是不是也能过来,他们是善还是恶,这个通道就像潘多拉的魔盒,充满了未知和诱惑,却也十分危险。

司阳将琉璃塔留下后就带着兰谨修走了,而车国源等人在冰川呆了足足半年有余,虽然琉璃塔落地便成塔,但是这里被之前龙骨冲破的封印结界还需要修补,这一修补就耗费了半年时间。

而在半年前,几乎就在司阳射穿承载了贺博易所有魂力的红石瞬间,华夏好几处地方发生了程度不一的地震,最严重的是在边川一带,好在那里人烟稀少比较荒芜,虽然震出了好几条深不见底的深渊,但没有人员伤亡。但是没想到,当地质学家过去勘探的时候,发现了一处古墓遗址。

边川一带被震出的古墓群规模虽然不大,但里面无论是从陪葬品还是文字,都表示这是夏朝时期的古墓,并且里面还有曾经在宜山城双鱼山的石洞里发现的图腾,于是考古学家推测,这极有可能是当时一个我们目前不曾知晓过的王朝遗址,否则为何两处墓穴相隔千万里,却有着一个同样代表着某种势力的图腾。

这一发现越发肯定了夏朝时期的存在,尤其是满墙刻画的壁画以及文字,这一发现简直震惊了整个考古界。除此之外还有满室的金银玉器,以及工艺精湛的青铜石器。于是华夏在世界上为夏朝证明的提案再次被提起,很长一段时间,关于夏朝的种种话题,各种演变而来的影视剧作随处可见。

当第一批被修缮或是复制出来的边川墓陪葬品开始在中都展馆展出时,更是引发了一场古董热。

一处风刀盘旋的峡谷中,正中间的石台上,一个男人的双手被缠绕着雷弧的锁链捆绑着,司阳随手一挥,在男人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面玄隐镜,镜中呈现着无数考古学家在墓穴中繁忙的身影,一箱箱价值连城的陪葬品接连不断的运出,还有博物馆中一些修缮完的古物正在被展示着。

看着那人血红的双眼,司阳道:“也许今后你的存在,将会被记载进华夏学子的课本中,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位应该死了几千年的人,差点毁了他们如今的家园。”

男人将目光从玄隐镜上移开,时隐时现的身影赫然是贺博易的模样,那双血红的眼睛看着司阳满是疯狂的恨意:“你若不杀我,总有一天我会东山再起!”

司阳笑笑:“我最喜欢看你这种,明明无法翻身却又做着东山再起美梦的人了,你从这个世界窃取走的东西,总归要还回去才行,在你还干净之前,就要不断承受着风刀刮骨的痛苦。”

一道红光落下,兰谨修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司阳的身边,看了眼面目狰狞的贺博易,兰谨修伸手搂住司阳:“来这里干什么,这种东西看了碍眼。”

司阳看了眼兰谨修的手,兰谨修对他的目光直接视而不见,反而搂的更紧了,但是紧接着,一条雷弧击打在了兰谨修的手背上,疼的他连忙松手。司阳这才收回目光:“今天博物馆夏朝黑塔展区开馆,作为曾经的族长,自然要让他亲眼见见。”

司阳说完看向可怜兮兮摸着自己手背的兰谨修:“找我有事?”

兰谨修见装可怜没用,轻咳了一声,取出一张邀请函:“百丹阁送来的,半个月后丹阁正式成立,来人说希望到时候你能出席,并且要将丹阁收益的三层作为每年的供奉上供给你。”

司阳轻笑了一声:“我又不是他家老祖宗,要他上个什么供。”说着不管在后面狼嚎鬼叫的贺博易,转身就走。

兰谨修倒是回头朝贺博易看了一眼,当初坑害了整个玄门,可以说是机关算尽的贺博易,如今也不过是阶下囚。司阳说他从这片土地吸收的力量如果被打散实在是太可惜了,于是留了他一条小命将要在这里赎罪百年。那些铁链深入地底,会将贺博易的力量一点点抽取,取之于地还之于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