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6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而小安除了面无表情的尖叫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挣扎的举动,只是那尖叫声听在耳里仿佛拉出了血丝,听的人揪心。

就在男人准备更进一步的动作时,浴室里的灯突然熄了,整个浴室一片漆黑,而小安的尖叫声也瞬间停了。

男人心中一慌,连忙站起来去按开关,按了几次后灯突然又亮了,但是男人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因为刚刚还在沙发上的小安不见了。

从灯熄到灯亮,前后最后几秒钟而已,关键他还站在门口,他敢肯定绝对没有人经过他身边,想到今天被抓走的那只狗,男人冷汗都被吓出来了,声音发着颤道:“什么人!装神弄鬼!快出来!”

回应他的却是充满了攻击性的犬类低吠声,男人下意识回头,朝着声音来源看了过去,却根本没有看到什么狗,眼睛的余光在镜子上好像看到了什么,一转身,就看到那只今天被抓走的狗竟然在镜子里面看着他。

那双凶狠的眼神,还有尖锐的犬牙,以及诡异出现在镜子中的模样,将男人直接吓的连连后退。

而随着他后退的举动,镜子中的狗也动了,但令男人吓破胆的是,那只狗竟然慢慢从镜子中走了出来,那一步步朝他走近的身影,男人惊恐的连气都喘不出了。

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中,那只站起来有一个成年人高的大狗猛地朝他扑了过来,那尖锐的犬牙凶猛的咬向了他的咽喉。

沈然抱着已经被他弄的昏睡的小安看着狗妖的报复,看着男人被吓晕在地,转身取了一件浴衣将小安给包裹住。狗妖嫌弃的看了眼被自己吓晕的男人,似乎还有些不满意,大概它更想直接将男人吓死。

就那么将男人扔在了浴室的地上,狗妖跟着沈然进了小安的房间。看着熟睡的小安,狗妖凑上去嗅了嗅,又咬上被角,将小安盖的严严实实的之后,这才看向沈然:“接下来该怎么办?”

沈然道:“你之前是想要怎么办?”

狗妖道:“我就是想要吓他,吓的他以后不敢碰小安,他是小安的父亲,小安还这么小,如果没有父亲抚养,他怎么养得活自己,如果没有父亲,小安就会被送去孤儿院,小安如果是健康的孩子也还好,可是他有自闭症,他父亲有钱,如果他父亲养着他,可以养一辈子。”

沈然摸了摸下巴,看着狗妖道:“小安没办法养活自己,你可以养活他啊。”

狗妖眨了眨眼睛,它养活,它倒是可以去捕猎,可是这里是市中心,捕猎的地方可不多,而且总不能让小安一辈子跟一只狗生活在一起吧,那些人类的生活技能它就没办法教啊。

沈然道:“以前不行,现在可以啊,你可以进入妖盟登记注册,成为一个有证妖,然后跟人类天师合作,帮着做任务,那样你也有钱得,就能养活小安了。”

狗妖怔怔的看着沈然,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小安,小心脏砰砰跳:“真,真的可以吗?小安会愿意我养他吗?”

它到底只是一只狗,还是一只杂交的土狗,土狗在人类社会地位很低的,比那些脏兮兮的流浪狗强不了多少。一个富家少爷,一个被狗养大的孤儿,这怎么都是前者比较好吧。

沈然摸了摸狗妖的脑袋:“你今天被抓走的时候,小安是不是情绪特别激烈,我想比起有那样一个人渣父亲,他更愿意今后跟你生活在一起吧。”

狗妖带着几分期待忐忑小害羞的看着睡着的小安:“真,真的吗?”

沈然给了肯定的回答:“真的!”那种人渣父亲,如果以后小安懂事了,只怕恨不得自己从没出生过。

得到了沈然的回答,狗妖抬起了爪子,露出锋利的指尖,抬头看向沈然:“那我们现在就去杀了他?”

沈然直接照着狗妖脑门敲了一下:“不可以杀人,人类有人类的法律制约,他们他们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也有他们应得的法律来制约他们,所以不管什么情况,能不杀人,我们一定不能沾染人类的鲜血和性命。”

之前狗妖没杀这个人渣是怕小安没爹以后没人养,对于不杀人这件事,真没有多么明确的概念,只是隐隐知道,杀人了,它就不是一个干净的好妖了,会有许多那天来过的那种天师会来收了它。听到沈然说不能杀,顿时又迷茫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沈然闻言目光看向小安,他倒是有办法将那人渣的罪行给暴露出来,但是暴露之后,同样也泄露了小安的隐私,无论小安今后是做个普通平凡的人,还是会有什么样的成就,这样的过往将会成为他人生中一个不可磨灭的黑点。尤其是小安现在才五岁,也许压根不知道在他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事,那么又何必将这种烙印这样烙在他的身上呢。

于是处理不是,不处理也不是。

正当沈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老天没见到他人影的单鹤轩来了电话,看到来电沈然简直跟看到了救星,不等那边说话,他就一股脑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所以现在怎么办?这种人渣死有余辜,可是直接弄死也太便宜他了,但留着对小安又有影响。”

单鹤轩问了地址,片刻后就来到别墅,进到屋内,沈然就直接扑了过来:“亲爱哒!”

单鹤轩无视了他这腻死人的称呼,看了眼床上的小孩,又对狗妖询问了一遍,查看了一番那个男人,给了狗妖一个隐身符:“你跟在小孩身边,如果那人有任何举动,你可以制造点动静吓退他,最多一个月,那人就会受到该有的惩罚。”

能够守在小孩身边狗妖自然愿意,连忙接过了隐身符,又厚着脸皮问沈然要了张同心符,以前是没办法跟小孩说话,现在它要隐身跟在小孩身边,怕小孩看不到它的时候会害怕,所以就想跟小孩说话。此时狗妖大概没想过,一只会说话的狗,会不会更加吓着孩子。

将狗妖安置妥当后,沈然就跟着单鹤轩离开了,在车上沈然好奇道:“你说一个月那个人渣就会受到该有的惩罚,是什么惩罚?”

单鹤轩道:“人命官司。”

沈然顿时瞪大了眼睛:“什么情况?”他是看过那个人渣的,人渣虽然做了不少人渣的事,但并没有沾染上人命,虽然也带了些煞气,但煞气不见血,还有些富贵命,应当一生衣食无忧才对。

单鹤轩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沈然很不想到时候才知道,他想现在就知道,但知道这个闷骚的性格,不说的话怎么问都不会说的,于是将从司阳那边要来的同心符拿了出来:“这是司阳给我画的,怎么画的我也拍下来了,我问过司阳了,司阳说我们自己学会了自己画就行,现在这出现了第一只有了灵智的妖,以后说不定更多,同心符肯定很需要,所以你学吧,学会了以后我妖盟肯定有需求的。”

沈然说着顿时发挥了精英思维:“我们还能挂着卖,同心符可不只是妖可以用,还能用在任何不会说话的活物身上,可能表达的不会那么明确,但隐隐也能了解一些,就像是人宠之间,我们妖盟现在没有收入来源,不如就先靠符发家好了,你说,我卖符箓所得,分给司阳一成好不好?”

不等单鹤轩回答,沈然又一个人开始碎碎念起来:“虽然一成挺少的,但积少成多嘛,现在妖盟一无所有,很穷的,我还给了一个被狗妖伤了的天师红包,自掏腰包给的,对了,等小安的事情解决了,你帮忙看看,那只狗妖有没有什么特殊能力,要是有能力,那完全可以跟你们天师合作嘛,到时候做任务赚的钱,应该够它养活小安了。”

单鹤轩开车是安静的,或者说他做任何事都是安静的,曾经话少到连他的组员都养成了当他发言人的习惯,现在单鹤轩依旧安静,只不过身边多了个喋喋不休的人。

见沈然都已经思维发散到妖盟未来几十年的发展了,单鹤轩无奈的将话题给中断了:“今天想吃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