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67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兰谨修手一挥,空中顿时浮现了一排灵力凝结而成的文书,上面记录着双修之法:“幸好书殿里有典籍,阳阳,我们试试吧,今晚就试试,我很想感受一下,双修的滋味。”

司阳一把将他推开:“我要去给我那糟心的徒弟配药了。”

兰谨修满头黑线:“配什么药?”

司阳道:“柳逸吃了捕妖草,捕妖草内含有极其澎湃的妖力,对妖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种草可以让妖兽提升血脉之力,但只要服食下这种草,妖就会进入一段虚弱期,许多修士就是通过捕妖草来捕猎一些强大的妖兽,趁着这段虚弱期来结下契约收为妖仆。所以不给他弄点药帮着尽快进化一下血脉,凭借如今这稀薄的灵气,他想要再次变回人形恐怕要好几年。”

兰谨修无奈望天,果然是个糟心的徒弟。

另一边,黎辰将小狸猫带去了宠物店,各种抽血拍照,发现很正常并没有什么问题,正当医生都觉得疑惑的时候,黎辰突然想到发现狸猫的地方,那种地方,又是个天师的墓,说不定被这只猫崽子吃了啥不该吃的,于是有将猫带着准备去就近的特勤部,结果半途上又想起就近的特勤部因为那个墓死的死伤的伤,这会儿估计也就只剩小猫两三只,压根没用。

看了眼趴在临时小窝里的小狸猫,黎辰心疼的将小猫给抱了起来:“小可爱你别怕,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你的,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不行,我们就去大城市,实在不行,我就去求金大腿,金大腿他师父可厉害了,你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又将小狸猫抱起来亲了一口,自家的猫,哪怕倾家荡产那也是要救的啊。没错,黎辰已经将这只小狸猫视为自家猫了,虽然这只猫现在乖乖任他搂抱是因为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导致身体无法动弹,但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跟这只猫培养起深厚的感情。而且说不定,吃的那是个好东西,要是能进化成妖那就更好了,那就不会害怕自己身上的煞气,说不定以后还能陪着自己办案!

这么一想,黎辰整个心脏都忍不住澎湃起来了,未来的生活真是美妙又令人充满期待啊。

而被他又抱又亲的小猫崽子已经开始龇牙了,这个家伙,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第276章

黎辰下到古墓中所拍摄的照片让特勤部的调查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从壁画以及石碑上所雕刻的文字来看,这是古时候一个权倾朝野的天师墓。天师是源于天道对修士的清杀演变而来的群体,然而当普通人拥有了与众不同的力量之后,想得到的东西自然变得更多,更不用说一个位高权重的人。

根据石碑上所雕刻的内容来看,那个墓穴中所埋葬的人名叫凃巳(si)幼时体弱多病,被一个著名禅寺的法僧批命,活不过弱冠之年。当时的凃巳已经认命,并且作为一个对家族无用之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弃子,日子过得越发艰难。直到凃巳有一次病重,吃了一颗偶遇的游方道士给的小药丸子,从阎王殿上捡回一条命,那之后那就几次三番所请,终于拜了游方道士为师。

石碑上关于凃巳师父的描述仅有游方道士四个字,并没有其他的记载,而关于他的幼年也是一句带过,但是关于他成年后,如何凭借狠厉的心性,诡异莫测的手段权倾朝野却描述的不少,从这些文字中可以看出,这个凃巳不但心狠手辣,擅长玩弄人心之术,对于玄门异术也研究颇深,更甚至还窥得天道,掌握了长生之法,而这种长生术还需要借助一种名叫生石的东西催发出来的力量,吸取这种力量能让肉体凡胎彻底蜕变,到时候就能脱离这种繁重的肉身壳子,真正的得道成仙。

根据对比,这石碑上描述的生石就是黑盒子中那些黑气吸取了生气死气后所凝结出来的黑玉,古时候黑玉是祭献给神魔的,也不知道那个凃巳怎么想的,竟然会以为只要有足够的黑玉,他就能超生得道。这不就跟古时候那些妄想长生的以为死后穿上一身金缕玉衣就能羽化登仙一样离谱吗。

而在石棺周围所发现的一些细小碎黑玉,以及石碑上雕刻的黑玉外型,特勤部发现,他们一直以为不过是特殊储物器具的黑盒子,竟然就是一块完整的黑玉本身,只不过外面被包裹了一层特殊的隔离材料,加上盒中又有特殊的阵法以及一块并未成型的黑玉吸引了视线,令人疏忽了这黑盒子本身。

更让特勤部意外的是,这个黑玉盒子竟然诞生了灵智,在特勤部的天师准备彻底毁掉黑玉盒子的时候,竟然听到盒中传出嘶哑的声音来迷惑人心。当初那个得了黑玉盒子的人怕是就这样被蛊惑的。

这样一个诞生了灵智的存在对整个玄门而言非常具有研究价值,所以原定的摧毁被取消,并且成立了专案小组,专门研究这个黑玉盒子。

从兰玉琢那里听闻此事的司阳笑而不语,只是在没有外人的时候忍不住对兰谨修吐槽了一句:“所以说,人类的灭亡,往往是自取。”

正在研究双修功法的兰谨修闻言一愣,随即郑重道:“难道这个黑玉盒子十分危险?”

司阳靠在沙发上悠悠道:“危险的从来不是某样东西,而是人心,不过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毕竟任何的果,都是通过时间发酵的因。”

兰谨修将典籍往旁边一放:“既然那是以后的事,那现在多管也没用,阳阳,我觉得当知识积累到一定的程度,需要实际操作一番才能更好的融会贯通,你觉得呢?”

司阳一手撑着下颚看着他,勾唇一笑,点头道:“言之有理。”

兰谨修顿时欺身上来,距离近到说话时的气息都恨不得紧密的缠绕在一起:“既然阳阳也这般觉得,那我们实际操作一番可好?”

司阳不避不闪看着他,嘴角含着笑意道:“你可知双修之法最初所创的目的是何?”

兰谨修道:“典籍中并没有记载。”

司阳笑道:“当年一对十分恩爱的夫妻,男子修为高深,天赋卓绝,女子却悟性不足,无论是如何珍贵的天材地宝堆积给她食用,修为依旧增长缓慢,随着两者间差距越来越大,女子自觉耽误了男子的前途,还累的男子总是为她忧心,于是郁结于心,常年闷闷不乐。男子不愿意自己的妻子如此,甚至愿意将自己的修为与妻子共享以助于她的提升,延长寿命,于是自创了双修之法。”

司阳看着兰谨修道:“所以双修的最终目的其实是一种喂养,修为高的喂养修为低的,来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只是修为越是高深之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心性,都不可避免的有一种本能的霸道,当进行双修之时,哪怕非自己所愿,也会不自觉的去吸取一切对自己有益之物,而不是将自己的力量提供出去,所以你想跟我双修,除非修为与我持平,否则若当我入定沉浸在修炼之中了,你怕是要被我吸成人干了。”

兰谨修定定的看了司阳几秒,确定他这次不是忽悠自己,连忙起身将刚刚放到旁边的双修典籍拿起来继续翻阅,他要确定,是不是真如司阳说的这样。

看着兰谨修眉头夹得死紧的模样,司阳笑的十分不厚道,走过来将那本典籍从兰谨修手中抽了出来,低头看着虽然面无表情,但莫名透着一股委屈的兰谨修道:“真的很想试试双修?”

兰谨修连忙点头,司阳笑道:“那你闭上眼睛。”

兰谨修顿时期待无比的闭上了双眼,随即感觉自己的眉心被司阳微凉的指尖轻轻碰了一下。然而就是这一下,他忍不住浑身一麻,然后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力量开始在自己的身体里游走。兰谨修只觉得这股力量的所到之处就像是游戏通关,自己身体里各处脉络关节就像是关卡,然后那些淤阻的地方噼里啪啦的被打通,一路通畅到底,简直舒爽的人飞起!

等兰谨修从这种舒爽的状态回过神来,整个人都差点瘫软在了沙发上,见一旁的司阳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兰谨修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连忙端正坐好。

司阳笑眯眯道:“双修的滋味如何?”

兰谨修很想说再来一次,可是看到司阳的笑容,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于是干脆不说话的点了点头。

司阳拍了拍兰谨修的肩膀:“好好修炼,争取早日与我双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