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69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黎辰没搭话,心中开始盘算,外面有他们很早之前为了防止地缚灵害人性命将过路的人引诱过来设下的阵法,之前他们进来阵法还完好无损,那么只能是这几个年轻人自己进来的。如今这几个年轻人充当了地缚灵的养料,令地缚灵实力暴涨,对付起来更加艰难,但也不是没有对付的办法,只不过需要点时间设阵。看了眼自己带来的下属,他们恐怕根本扛不住地缚灵的攻击,该死的,要是多带两个人就好了。

地缚灵根本不在意眼前的几个天师怎么盘算着捉他,自顾自的说道:“其实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但我来之后知道的,至少死了上千人。”

黎辰瞳孔微缩,他的下属更是脱口而出:“不可能。”

地缚灵轻笑了一声:“这里曾经是贺博易的据点之一,你说有没有可能。”

听到贺博易三个字,黎辰更加头大了,如果这里真的是贺博易曾经的据点之一,那这里还潜藏着什么东西还真不好说。

地缚灵看到了黎辰的慎重,直接驱散了煞气:“我不是不想离开这里,也不是因执念而成为地缚灵,而是想走却走不了,但我的确心有不甘,只要你帮我完成最后一个心愿,我随你们处置。”

黎辰斟酌道:“你的心愿是什么?”

一直神色阴冷的地缚灵突然扬起一抹带了点温暖的笑意:“我想见一个人。”

沈然没想到,会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见到庄臣。

第278章

分管区域的特勤部找上来的时候,沈然还以为又有什么妖类出没,结果听说是个地缚灵,还指名点姓的要见他。本来沈然想拒绝的,他虽然是妖,修为也不错,但以往都是跟着单鹤轩一起办案的,他就是打打下手,还从未凭借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去灭过一个地缚灵,更何况,他一直生活在中都,在天安能有什么认识的地缚灵,他都没去过天安。

结果单鹤轩接到了那边一个葬墓群的接手任务,具体工作沈然不太清楚,反正就是跟之前闹出过碎尸案的黑盒子有关,事情貌似还挺复杂,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完回来的,想着那个葬墓群距离天安也不太远,就在非常靠近的临省,于是这才点头答应。

去之前沈然想过各种可能,唯独没有想过,那个要见他的地缚灵会是庄臣。

一个屋内一个屋外,还是那令对方熟悉的眉眼,但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

沈然怔愣的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苍白而满身缠绕着阴气的庄臣,还有庄臣身上那股怎么也掩盖不了的血气,忍不住道:“你杀人了?”

庄臣大概没想到沈然会问他这个,他本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人,杀一个和杀十个对他而言,并无差别,自嘲般的苦笑了一下:“沈然,你说如果你从未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现在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

这个问题沈然回答不出来,却曾经想过无数次,如果他不曾招惹过庄臣,现在的庄臣会怎么样?也许名牌大学毕业,创业,找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有对可爱的儿女,为普通的生活欢喜忧愁,简简单单的过完一生。

可是因为他,庄臣走了一条死路。为了得到力量他不择手段,坏事做尽,手染人命,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沉默良久后,沈然开口:“你做的这一切,真的都是为了我吗?”

这一下换庄臣沉默了,如果是一切刚开始的时候,庄臣可以很肯定说,是的。然而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就连庄臣自己都开始怀疑了,究竟是为了沈然,还是为了他自己。

当一个人见过了更加绚烂的世界,谁还能回得去曾经的空白。无论是经历过沈然毫无保留的感情,还是见识过那个拥有力量后玄妙的世界,庄臣注定回不去了。

庄臣的沉默让沈然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轻松,虽然一切的确因他而起,但有选择的时候,庄臣选择的是他自己,而并非他,这多少让他心中的愧疚少了那么一点点。

看到沈然不自觉的露出一抹释然,庄臣见状双眸一暗,几乎是下意识道:“如果一开始你告诉我你就是妖,如果一开始你没有选择假死,我们不会到今天这一步。”

沈然却是朝他摇头道:“不说这世上有没有如果,最初没有接受我,也没有拒绝我的人是你,你一面享受着我的爱慕,一面又逃避着这个社会会带给你的异样眼光,我承认,最初我选择的退场方式的确存着报复你的心,我想看到你后悔的样子,同时也是让自己不再有退路,与你断的干脆。”

说着,沈然直视着庄臣:“而且你可以肯定,如果我告诉你的我是妖,现在的一切就会变得不一样吗,你不会选择你之前走过的路?”

会的,这一点庄臣无法否认,如果一开始他知道沈然是妖,他最后恐怕还是会走上这条路。谁会愿意,在爱人青春年少的模样时,自己却垂垂老矣。所以导致这一切的其实并非沈然,而是他自己。

沈然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死的?”

庄臣笑了笑:“与恶魔为伍,这样的下场不是理所当然。”

庄臣不想告诉沈然,为了从单鹤轩手里抢回沈然,他选择了鬼修,活着的人,注定无法与妖一般长寿,哪怕他吸取别人再多的力量,终究不是自己的。所以在他所结识的那几个泰国降头师一再被清理干净,之前被人许诺能够起死回生的黑盒子也被特勤部拿走,他依靠吸取别人力量的方式也开始有了反噬的倾向,他只能选择进入天机门。

一步错,步步错。

庄臣站起身来,慢慢朝着沈然走了过去。看着这个几乎占据了他大半个人生的人,那些青春的过往不由得一一闪过,当年的他们曾经那么好,那么无忧无虑,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地步。

庄臣朝沈然伸出手,在他苍白的掌心上静静躺着一枚白兔外型的翠玉。这是在他二十岁那年,沈然送给他的。那年的夏天,他发生了一场小小的车祸,只不过稍微蹭破了点皮,但沈然却吓的脸色苍白,第二天一大早,沈然就来到他的公寓门口,说这是他自己雕刻的,说愿意将自己的福气给他,只希望他能余生安稳,无忧安康。

那时候庄臣才刚刚明白自己的心,对沈然正处在一种忍不住吸引,却又有点心生厌恶的阶段。他记得自己当时笑着接过后,就将这玉随手放在了抽屉里,几乎不曾戴过。

直到沈然离开了他,那些曾经被他弃之不顾所有与沈然相关的东西通通被他翻找了出来,如珠如宝一般的收着,这枚玉更是从那以后,他就没有离身过。

后来天机门的势力被人瓦解,一片混乱中他被人抓去做了炼魂番的材料。等他再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在这座房子里,无法离开,却也始终无法消散。当他真正成了鬼后,才看到这枚玉中所散发出来的莹白之气,也许那就是沈然说的福气。

“你说愿意将自己的福气给我,希望我的余生安稳,无忧安康,这话我记着呢,我死后魂魄未散,寄身于这玉中,却又因为这屋中强大的阴气,成了地缚灵,如今见了你,我也算是心愿了了,这玉还给你,送我上路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