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大天师_分节阅读_374

书名:大天师   作者: 婻书   

风景如画的庄园中,一群身穿黑色礼服胸戴白花的人肃穆而立,即便天气炎热,甚至距离中心地带甚远,根本接触不到他们想要接触的人,但场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能够受邀参加恒天宗大弟子母亲的葬礼,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肯定,这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来的地方。

等待了许久,肃静的人群中开始有了动静,远远看去,一群人正抬着一口雕刻了繁杂阵纹的木棺缓缓走来,为首的便是哪怕国家元首都要预约才能见面的李则知李真人。

当木棺落入坑中,李则知洒下第一捧土的瞬间,一股温和的暖风轻轻拂过,众人只觉得暖风中似乎带着轻柔的雨丝,随着轻风倾洒在了身上,但再细细去感受,却又是一片干爽,没有任何湿意,不过莫名的,整个人有种通体舒泰的感觉。

这年头虽然天师不少,但真正有本事点穴的却也不多,加上曾经的华夏被一个罪孽深重的人祸害的过分,那种真穴宝地越发稀少。此刻看到李真人的母亲葬于能引动天地灵气异常的真穴当中,众人心中羡慕极了。

生宅死墓,都是与气运相连的,葬的好不但能给自己带来好处,还能福荫后辈。不过以如今李则知的成就,应该是不需要这点庇佑了。

李则知虽然跟母亲缺失多年,但幸好母子缘分未尽,最终寻回了彼此。早些年李则知的母亲为了找儿子,身体亏的厉害,好在浦田山上什么不多,灵草灵药多得很,虽然不能过分,但起码能保证母亲在有限的生命中,不需要被病痛所折磨。

而李则知的母亲虽然注定了寿数,但她一生行善积德,又有李则知这儿子为她祈福,来生注定是个大富大贵之家。至于投身何处,李则知并没有打算去测算,这一世的母子缘尽,来世又是新的篇章,无须再次交集。

李母走的很安详,虽然没能看到儿子成家,但儿子走的路,他所到达的成就,早就超脱了凡人的范畴,当李母八十多岁时,她的儿子还是二十多岁的青春模样,这样的人也注定无法与普通女孩相伴一生,与其到时候痛失所爱,不如一开始便不要在一起。

李母尽管遗憾不能继续陪着儿子,但她儿子有了很厉害的师父,还有一群关系亲密的师弟朋友,想来即便没有另一半的陪伴,生活上也不会寂寞。

李母走的无牵无挂,李则知虽然伤心,但他修炼到如今,对于人生的定义早已超脱了生死,想到母亲来生的大富大贵,那一点伤心也化作了祝福,至少此生,他们母子皆无遗憾。

看着渐渐掩埋的棺木,李则知垂下眼眸,献上了一朵白花,他的一群师弟们接连上前送行,直到整个吉时过去,葬礼这才结束。

直到参加葬礼的客人都散去,柳逸才走到李则知所在的凉亭:“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依旧眉目温润,却多了份睿智沉淀的李则知朝着柳逸勾唇一笑:“浦田山有我主持大局,有你震慑外敌,三师弟和四师弟也早已能独当一面,五师弟这两年也沉稳了许多,只有一个六师弟尚且需要费心教导一番,不过这段时间的闹腾大概还是舍不得师父吧,为了追寻师父的脚步,最舍不得师父的六师弟定然会成熟不少,就是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们又什么时候能够有实力过去。”

柳逸微微一笑:“我能上到第五层了。”

还只能在第四层挣扎的李则知看着他无语了片刻,随即勾唇笑道:“你能上到第九层都没用,你家那个现在还只能在第三层打酱油吧。”

提到那位只能在第三层打酱油的家伙,柳逸的眉眼顿时柔和了下来,但更多的却是嫌弃的无奈,明明连第四层都上不了,还闹死要活的往上爬。仗着他有灵药,就不要命的去拼,每次还贱兮兮的说,哪怕粉身碎骨,他肯定也有办法救他的。

他们所提的层数,就是当年司阳拿出来替代龙骨镇压封印的九层琉璃塔。当初他们以为这个九层琉璃塔只是个镇压的灵器,甚至为了防备有心之人,特勤部的联合众天师,花了十年的时间在整个昆仑布下了大阵。

也许是当年一若舍身化阵,也许是司阳用秘法将贺博易从天地中吸取的力量还之于天地,一年年的休养生息,华夏那稀薄的灵气竟然渐渐丰盈起来,尽管依旧少之又少,但总算没有走向枯竭,因此华夏天师的实力提升的越来越快,加上有司阳替他们修缮的功法,虽然几十年过去,除了司阳的几个徒弟成功渡劫之外,还没有其他的渡劫者,但好歹有了希望就更加有奔头。

这时候,司阳才说这个地球已经限制了他和兰谨修的修为,如果他们还留在这里,那么他们的修为将永远的止步不前,所以需要去重新寻找出路,而这条出路就是被九层琉璃塔所镇压的地方。

华夏的天师们这时才知道,那九层琉璃塔并非只是镇压的灵器,里面更是有一个早已诞生了灵智的器灵,这几十年的时间,器灵早已与那封印之地紧密相连,甚至可以通过九层琉璃塔做通道往来,但是想要过去,就要凭借实力穿过九层琉璃塔才行。

这九层琉璃塔并不只是单方面的镇守他们这个通道口,同样也镇守着不让通道对面的存在过来,而九层琉璃塔的另一作用则是修炼。每一层都是一种历练,只要灵力足够,就能一直给人提供历练的场所。当你能通过第九层,那自然就能像司阳一样离开地球。

特勤部早就知道,末法时代的地球并不适合修炼,当这里的资源越来越稀缺,玄门人越来越没有活路之后,早晚有一天,抱有贺博易那样想法的人只会越来越多。只不过他们没想到,司阳以这样的方式,让众人有了光明正大离开的途径。

司阳的离开只有部分人知道,当年与他接触过的人,如今也早已成了一方大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司阳变成了只在玄门传说中的存在。

人人都知道华夏有这么一尊大佛镇守着,尤其是当年秘境地址外泄,那些组团去刷龙的国家,元气大伤之后,又因为华夏玄门的崛起,已经好几十年没人敢来犯了。就连那些隐藏在华夏的各国钉子都藏着尾巴做人,如今的华夏早已不是当初漏洞百出,谁都能来参一脚的地方。

正是因为司阳的有意栽培,华夏各种修行的天师发展的越来越好,当他们这些奇人异士的力量壮大后,国家上也有了不少的底气,没少借着他们的底气去发展壮大整个华夏。司阳虽然对这种国际政治并不感冒也没兴趣,但看着跟他有着同样肤色说着同一种语言的国家越来越强大,他临走时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的那些个徒弟还要在这样的国家中生活修炼。

知道司阳他们要离开的人不少,但被允许来送行的却只有他的几个徒弟,就连兰谨修的妹妹兰玉琢,兰谨修都没让她来。他们曾经是相依为命的兄妹,但各自成家那就是两家人了,这种也许今生再也不会见面的离别兰谨修不喜欢见到,就让兰玉琢当他是闭关修炼了,何必来哭哭啼啼。

看着丰神俊朗的李则知,司阳微微一笑:“恒天宗交给你了,为师相信你的能力,也许另外一个世界并不如我们所想,有可能是更加低端的位面,到时候我们自然会回来。”

李则知还没说话,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孩突然一下子朝着司阳扑过来,搂抱着司阳的腰身哭的梨花带雨的:“师父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呜呜呜...我舍不得师父呜...”

司阳无奈摸着小六的脑袋,这孩子是个孤儿,还在襁褓中的时候被司阳遇到,没想到竟然是个修炼的好苗子,当时司阳见这孩子一生孤苦,父母缘尽,就将他带回了浦田山。因为从小就被司阳指导着修炼,修为上虽然比不上大徒弟和二徒弟,但却超过了另外几个徒弟不少,因此性格有些骄纵傲气。不过最听司阳的话,最黏的也是司阳。

就像现在,明明他六个徒弟都十分舍不得,却只有小六敢哭着抱上来求带走。

到底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孩子,跟前面几个徒弟的感情自然是有些不同的,司阳也更纵容一些,好笑的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天赋好,但性子有些过于傲,这对你的修为不利,师父走后你就下山去历练吧,磨练了心性,你的道途才能走的更远,说不定到时候会是你第一个来找师父。”

小六泪眼婆娑的看着司阳,小眼神里满是期盼:“师父真的不能带小六走吗?”

司阳看着他摇了摇头。

一旁不断抑制住冷气散发的兰谨修忍无可忍,将这死孩子从司阳身上撕了下来,一把推给李则知。要如果不是这个黏人的臭小子,他也不会怂恿司阳这时候离开地球。他们的修为因为这里限制止步不前不假,但他们都不是沉迷修炼的人,好好享受个几百年的人生还是能享受的起的。

可就是这个死孩子,各种粘,自从将这孩子抱回来,他跟司阳的二人空间就更少了。他忍了这么久,能忍到这死孩子成年他们才走,已经算是他忍功了得了。

扫了眼司阳其他几个乖顺的徒弟,兰谨修道:“今后你们师兄弟要守望相助,莫要让你们的师父失望。”

听着兰谨修冷冷告诫的话,众人齐声道:“是,我们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兰谨修满意的点头,微微侧头看向司阳:“我们走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