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出了电梯,远远就听到宴会厅嬉闹说话声。等一进去,靠着台子有三桌酒席,大部分都是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也有中年男女。有人起头说:“我们敬老师们一杯,感谢老师的辛苦,不然孩子们也考不上好大学。”、“对对,敬老师。”

“原来是办谢师宴的。”肖雷找了个位置拉开座椅,坐下,看着那群小年轻感叹说:“十八九的孩子们,真好,不像我现在真有几分油腻大叔了。”他目光移向晚回舟身上,顿时成了羡慕,“都是当大队长的,我这啤酒肚都出来了,你怎么就没胖?”

晚回舟喝了口热茶,纠正:“是副队。”又抬着眼看了眼肖雷,说:“你是比以前胖了,有十斤吧?”

肖雷膝盖一疼,解释:“我媳妇儿做饭手艺太好了没办法,加上最近队里也平平安安没什么事,不像你们局,地方大忙的也多,胖不起来也正常。”

两人一个在燕市公安局刑侦队当队长,一个在云城公安局刑侦支队当副支队长。虽然两个市同属S省,但差的也远,燕市是县级市,不设刑侦支队,云城是省会,晚回舟虽然是副支队长,但从行政级别来说要比肖雷高。

不过两人不讲究这些。

肖雷要了几瓶啤酒,明天结婚他也没敢上白酒,怕耽误事。

吃饭喝酒聊天,大多都是肖雷再说,杂七杂八的有大学时候的事情,不过多数还是工作。他上学时候各方面就不如晚回舟,年轻气盛的时候也暗中交过劲儿,不过后来是真的服。

晚回舟是班里最小的,却像是天生吃刑警这碗饭的人,后来知道人家父亲就是位老警察,不过几年前在一起案子中牺牲了。

大学毕业后,肖雷回到燕市,晚回舟留在了云城。两人都是从基层干起来,八年过去了,晚回舟年仅三十能坐上省会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肖雷是真的佩服,灌了口啤酒,语气不乏几分苦涩,说:“回舟,我有时候想,要是当初留在云城不回来——”

“那就错过了嫂子。”晚回舟道。

肖雷的苦涩变成了笑,点了点头,痛快说:“对,要是没回来也遇不到我媳妇儿。燕市是小了些,但说实话我要是去云城,可能还不如现在。我就是最近两年总觉得有些不得劲,这边技术什么的也不如云城那边先进,没什么大案子,立功表现不多,时间长了,真觉得自己有点废了。”

背后突然响起歌声,是那些办谢师宴的学生们合唱,声音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

肖雷回头看了眼,想起了什么,吃着菜,话里无不感慨说:“都是一般大的,人和人真差的远。”

“怎么了?”晚回舟喝了口啤酒随口问。

“也是两个多月前的事了,我们局接到报警,有个姑娘说有人强奸她。去对方学校一看,姑娘指认是另一个班的小伙子,都是高三学生,我们请那男学生到警局协助调查。结果你猜怎么着?”肖雷说起这个就生气,话里也带着情绪,“他妈的,这丫头报假警,她喜欢那个男学生,当众表白被拒,觉得羞辱拉不下面子,就想让那个男学生也在全校没了脸,这都什么跟什么事。”

晚回舟从警校毕业后也在基层做过,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见过。十七八的年纪,自尊心强,又爱幻想,临近高考家里父母都习惯性的宠着让着,养的受不了半点委屈。

“口头批评罚款放了。”

肖雷:“嗬!你怎么知道?那丫头还没成年,十七,家里来人又闹又哭,能怎么办?还请了记者,胡说八道扭曲事实,才知道这丫头家里人干这行的,真是不要脸的,算了不提了,喝酒喝酒。”

一直喝到九点半,桌上菜也吃了七零八落,三瓶啤酒肖雷就喝了两瓶,剩下的一瓶还有一半。

肖雷一看,笑了说:“你这习惯,都休假放松了,还不敢多喝。”倒也没劝,知道劝不住。他刚说完,兜里电话响个不停,一看是他妈,连忙接起:“妈,诶这才九点半,什么十一点啊,成了知道明天结婚,我心里有数,就是见着老朋友喝了几——没多喝没多喝,成了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肖雷不好意思冲晚回舟笑笑,“见笑了。”

“时间也晚了,你早点回。”晚回舟招手买单,被肖雷抢着付账,他也不争,问:“你回去开车?刚喝了酒,打车吧。”

肖雷一边支付宝扫款,一边说:“我家离这儿步行十分钟。成,那我先走了,家里地址发你微信上,明早一起陪哥哥去接你嫂子。”

晚回舟点头,送肖雷出了大厅,肖雷拦着不让送,“你赶紧回去休息,开了一下午车了。”

“你也是,早点休息。”

肖雷摆摆手往电梯口去。

餐厅里办谢师宴的三桌也散了,人流涌到厅口,晚回舟退了几步,让他们先走。家长老师喝的红光满面喜气洋洋,互相说着客套的话,年轻孩子走在晚回舟前面,有人说:“回去这么早,高三结束了,还不痛快玩。”、“对啊对啊,要不要去ktv唱歌。”、“好啊,谁去?”

一片响应。家长们也高兴,便给自家孩子抽了几张钱塞手里,嘱咐说不许喝酒,玩完了打电话去接之类的话,率先跟着老师们下楼回去。

年轻孩子们接了钱商量着去哪家玩,七嘴八舌的,堵着去电梯口的过道。

晚回舟也不急,跟在后面。

最先起头的女生回头,看向晚回舟后面,招手高兴问:“沈判,今晚唱歌去不去?”

“不去,明天赶早班飞机。”

背后上方响起干干净净的男声,音质稍微有些低。晚回舟回头,对方站在他身后,离他很近,但他刚刚竟然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

因为太近对方又高,晚回舟只看到对方下颌,却感觉到对方在打量他,便收回了目光。

前面问话的女生顿时兴致没了,但是旁边同学都商量好去哪里,因为时间晚,再不快点玩的时间就少。于是女生也来不及多说,被伙伴揽着笑笑闹闹往电梯去。

学生们都下去,晚回舟伸手按电梯键,不过有人速度比他还快,按了上行键。

不由目光侧过去,是刚才那位叫沈判的男学生。晚回舟自己一米七八,大致猜测对方应该有一米九了,穿着白t,牛仔裤篮球鞋,气质干干净净很清爽朝气,五官硬朗不过能看出眉宇间都是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涩青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