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3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女民警扶着人不断安慰,先稳定家属情绪。

晚回舟抬脚往里面走,何晓峰走在前面掀开警戒线,让晚队先进,跟看守的民警说:“我们晚队。”

“不用客套了,什么情况?”晚回舟挡下了民警打招呼的话,往盖了一半的水泥小楼里走去。何晓峰跟在后头,一看里面情况,整个人脸白了青,没憋住骂了声艹畜生。

晚回舟眼神沉了下,离尸体几步远没靠近。

死者趴着,头朝东,下半身光着,四周有喷射状血迹,颜色发暗,屁股处插了一截白色的PVC工地用的管子,股间的血迹是血泊状,深入水泥地面,在死者股间两条腿泛青白,有明显的伤痕,上半身穿了件粉色的羽绒服,衣服堆在腰上,腰上有十字形伤口,头顶戴了一顶鹅黄色的毛线帽子,正面看不出。

因为昨晚下过雨,地面湿漉漉的,这栋楼没盖好,雨水能从上面渗下来,地面上都是凌乱的脚印。

“群众进来过?”晚回舟问民警。

民警点头,“我们接到报警赶到的时候,已经有群众进来过,不过没人动尸体。”

脚印太过杂乱,已经失去了调查价值。晚回舟没说什么,外头有人进来,吴强和田军是接到电话从家里直接过来的,还有队里的法医也到了。

技术队拍照留证。

法医朱正,中年男人,有点胖,见着情况叹了口气,戴上手套开始干活。

“初步推断死亡时间是昨天十一点到凌晨之间,造成死者死亡原因应该是肛肠破裂。”朱正摘了手套,看着被翻过来的受害人稚嫩的脸庞,表情很凝重,说:“具体的等回去解剖。”

受害人尸体被带走了,外面还能听到那位妇女哭着喊女孩的名字,一声声的,现场谁都不好受。

晚回舟站在命案现场没有动,仔细观察着四周,地面喷溅型血液应该是死者生前挣扎被划伤,地面血泊型则是因为死者已经无力挣扎,致命的伤口。死者在挣扎过程中,头上的帽子不可能戴的整齐,只能说明死后凶手给戴上去的。

凶手很镇定。

天还是阴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围观人群已经散了,只剩下受害人家属,满脸泪和惊慌自责,说:“我咋给弟妹交代啊,佳佳就这么没了,我、我……”又哭了起来。

女民警在旁安抚。

“我是佳佳的大妈,她爸妈在外地打工,孩子交给我照顾的。佳佳平时很乖,昨天周天,孩子就在家门口玩,平时都自己在那儿玩啥事也没过,我就进屋做饭,一直到八点多我饭做好了,娃就不见了,我跟着就找,附近平时玩的好的都找遍了,一直到十点多,我儿子说不对劲,这才报警……”

晚回舟看向吴强:“报警人是谁?”

“找不出来,黑卡报的,是个男人。”

不排除报警人的嫌疑。晚回舟道:“尽管找出来,巡查走访附近,看到有可疑的人带回来问话。”

“是。”

渭滨区地方大,依山靠水,原先是靠近老城区比较繁华热闹,而近几年燕市开始开发,不少房地产看重了外圈靠山有水地带,买地皮投资盖别墅。佳佳大伯家与案发现场有一段距离,不近,起码四五公里,说明凶手是有运输工具的。

这边几乎都是村落,马路上没有安装监控摄像,调查难度加大。

晚回舟从案发现场到了黄佳佳大伯家,一层楼有个敞快的院子,院子是土地,没有大门,紧靠大马路。黄佳佳大妈指着院子中间,“娃就在这儿玩的,我就是去做个饭,平时都在这儿玩的。”

“黄佳佳在哪里上学?案发前有什么可疑的事情发生?”田军询问。

“娃在隔壁村小学上二年级。没啥可疑的,都好好地。”

再问黄佳佳大妈来来回回都是说过的,然后又开始哭嚎起来,说对不起在云城开小饭馆的弟妹两口子,还不知道咋交代,她死了算了。

-

回到局里已经十二点了。

晚回舟上楼,被梅莉叫住。晚回舟看了过去,没有开口,梅莉端着饭盒吓了一跳,因为晚队现在太冷了,眼神让人害怕,结结巴巴指着办公室,说:“队、队长,办公室有人。”

晚回舟没应,往办公室走去。梅莉端着饭盒一脸为难,后头来的吴强问端着饭干什么杵着。

“队长今个太冷了,不对,队长家的闺女到了,长得特别好看,嘴巴也甜,说要吃红烧肉。”梅莉这才想起正事,端着盒饭哒哒哒的往办公室去了。

大办公里都围着一张桌子,晚江江坐在椅子上,两条腿悬空,长长的马尾垂在胸口,显得又乖又可爱。一群大老爷们不管结婚的没结婚的,都可稀罕瞧着晚江江,尤其得知是队长家的闺女,没结婚的小年轻还在想要改口叫队长岳父了。

晚回舟推开门就看到这个情景,脸沉了下,喝道:“晚停江!”

连名带姓叫,原本美滋滋的晚江江被吓得一个哆嗦,围在一团的人都散开站好,露出椅子上可怜巴巴的晚江江。晚江江一看爸爸生气,他本来想着爸爸会生气但没想到这么生气,有点害怕还有点委屈,两条腿从椅子上滑下来,哒哒哒的跑过去一把抱住爸爸的大腿。

“爸爸,我知道错了。”晚江江认错快不含糊。

晚回舟想到早上命案黄佳佳的尸体,原本责备的话也咽了回去。依旧沉着脸,没打算在众人面前教训儿子,沉声说:“进办公室,吃完回去。”一看就知道为什么来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