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2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我叫沈判。”沈判直起了腰。

“晚回舟。”

沈判念了遍,夸赞说:“名字也好听。”他从口袋掏出一颗奶糖,草莓粉的包装纸,剥了塞进嘴里,转头问:“舟舟,要不要吃?”

舟舟?

发现这位跟江江一样有时候很能噎人。晚回舟表情淡然,“你还是叫我晚回舟,或者晚队长也成。”

沈判含着奶糖没吭声,就是看着晚回舟。晚回舟表情没变,任其打量,就听沈判说:“你都睡了我了,叫你名字太生疏了,不好吧。”

晚回舟被‘睡’字刺激的头疼,淡然的表情也变了,招架不住的看了回去,尽量用平稳口气说:“那是场意外——”从小的教育和恋爱经验的空白,让晚回舟无法像沈判那么直白说睡这个字。

“哇,舟舟,你想始乱终弃?还是你觉得我是那种随便被男人睡了就不能从一而终的男人?”沈判瞪大了眼不可置信,强调:“那是我的第一次!”

一向冷静的晚回舟这会有些脑袋发木。

“你要是觉得舟舟不好听,那晚晚也成的。”沈判给出合理退让建议。

晚回舟并不想接受这个建议,幸好门敲响了,何晓峰推开门,方晴站在旁边,请示问:“老板,手续办好了,您看——”

“知道了。”沈判点了下头,很正经的说:“我先走了。”

晚回舟松了口气,连忙开口:“晓峰,送沈先生下去。”

方晴跟何警官客套两句,沈判已经上了车后排坐稳。方晴觉得老板心情好像不爽,识趣的进了驾驶座开车,车出了警局,过了会,车里气氛实在太冷,方晴没话找话说:“老板,昨天燕市出了个凶杀案,就在我们去的楼盘里——”

“你忘了公司原则。”沈判正想着事。

方晴憋回了话,背了遍公司唯一原则:“不插手阳间人为命案。”然后老老实实开车,从后车镜看过去,老板闭着眼不知道想什么,年轻英俊的脸有着高高在上的冰冷。

-

“队长,其他两起案子找到了。”田军将文件递给晚回舟。

十起连环凶杀案中,连着黄佳佳一共七起,现在又找到两起。晚回舟一看,这两年案子距离相差一年,不过发生在两个地方,最早的还是没找到。

“继续。”

“队长,按道理说筛查范围已经缩小了,但是还是找不到。”田军觉得他们是不是寻找方向有问题。奸杀案、雨天、红色铃铛饰品,查出了这两件,但始终找不到第一起。

晚回舟将已找到的九起案件并在一起,全都是下雨天,后面几起跟黄佳佳受害特征几乎吻合,说明凶手作案越来越熟练且故意留下自己的作案特征,逍遥法外十六年,凶手的心态也在变化,他故意的挑衅警方。

第一起案件。

晚回舟回忆九起案件特征,无法找到的原因,或许——

“受害人是不是没有死。”

第12章红铃铛案九

“受害人没死?”田军惊讶的重复了遍。

晚回舟还未开口,先听一声嗤笑声:“我还以为是什么高见,受害人没死的话,怎么不报警?警方为什么不抓住凶手?还能容许凶手逃了十七年?”

办公室众人刚听完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会回头看向门口。

这几天去外地开会的曾宏伟出现了,穿着夹克,腋下夹着公文包,包往桌子上一放,招呼梅莉,“小梅,倒茶。”

梅莉先看了眼晚队长,曾宏伟笑了声:“怎么?队长来了,我这副队说话不听了?”梅莉不知道怎么说,连忙放下手里案卷,端着茶杯给曾宏伟泡茶。

办公室气氛一下子有些僵。晚回舟收回目光扫着案件,声音淡定从容,跟田军说:“你先找找看,范围锁定强奸案、雨天、红铃铛,当时受害人应该是重伤但并没有死亡。”

田军点了下头,也没多问去查了。

曾宏伟见连田军都这么听服晚回舟的话,想到他才走了三天,这队里真的是从大到小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气的脸憋着没吭声,梅莉正好把茶泡好端了过来,曾宏伟端着茶缸顺了会气儿,见所有人都开始忙起来,顿了顿又改成笑呵呵模样,说:“晚队,不是我质疑你,只是咱们队人少,不能无头苍蝇似得乱撞,要是领导指挥给错的信息,这可不是跑冤枉路么?”

晚回舟看了过去,没有说话。

“我就是想问问,你说这受害人未致死有什么根据?也好给这些小年轻上上课。”曾宏伟话里已经没了刚的火星气,跟真为了大家好似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