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9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晚回舟暗暗松了口气,家里钥匙早上他问沈判要了回来,现在沈判能走再好不过了。低着头翻看口供,何晓峰在旁边说:“队长,沈先生没看到凶手正面——”

“这已经很好了。”晚回舟拿着口供出了办公室,说:“晓峰,记录下。”

何晓峰就去大办公室外头写着黄佳佳案子的白板记录新线索。

“犯罪嫌疑人,男,年龄四十五到五十五岁之间,身高大约一米七八,经济收入应该不高,微胖。”晚回舟说话时,办公室人断断续续都到了。

这会还没到上班时间,晚回舟是来的早习惯了,他并没有强迫大家提早上班,不过凌晨查出重要线索,大家都激动,当然也有队长都早到,他们也不好太晚,至于背地里有没有人腹议晚回舟,晚回舟也不在意。

“既然大家都到了,再查一条方向。”晚回舟将口供递给吴强,说:“划的范围不变,运输工具更大可能是三轮小型电动车,重点注意。”

吴强扫了口供,上面写着北面公路段隐约可见一辆小型不是车的玩意。

“小何,这你录得口供?”

何晓峰也看到了,委屈说:“人就这么说的,不能怪我,就是昨天来的那位年轻高富帅,可能在对方眼里三轮车不是车。”

曾宏伟今天也提早到了,站在后头听了会,这会开腔道:“提供口供的有没有嫌疑?问清楚了没?”

“对方年纪二十出头不像是我们要找的。”何晓峰解释了句。

曾宏伟板着脸强调:“不能把自己思维钉住了,只要出现在案发现场都有可疑,要好好问。再说了大晚上的不睡觉,往那儿瞎跑,也是有问题的,不能因为谁跟谁认识就轻易相信。”他看了眼晚回舟,“晚队,我说的对不对?”

“嗯。”晚回舟点了下头,不等曾宏伟说话,继续淡淡道:“不过这件案件目前侦查方向已经清楚,集中主力调查主干方向,曾队要是有所怀疑,晓峰,沈先生的联系方式给曾队,让曾队查。”

曾宏伟当下黑了脸,又说不出反驳的话,是他刚要查沈判的。

办公室小年轻几个在后头没忍住笑了声,被曾宏伟瞪了眼,又赶紧收了笑。曾宏伟哼了声,进了副队办公室。外头几人才小声说起来,“曾队故意的吧?”、“昨天梅莉说富二代认识咱队长被听到了,铁定啊。”

“干活。”晚回舟开口。

办公室人刚到齐,这会又组队跑外勤,继续出去走访调查。田军去了第一起案件当地调物证,最快也要明天到,晚回舟也没留在办公室歇着,带着何晓峰开车也出去了。

何晓峰坐在副驾驶,摊开了地图,围绕着案发现场四周扩散一圈又一圈,东南西北排查走访过的都用红笔画了圈,这会说:“队长,西面的光源广场这片还没查。”

“到黄家村。”

何晓峰想说黄家村这一片的几个村子是重点排查范围,昨天他们已经走过了,但是看到晚队的侧脸,说话声虽然淡淡的但就是给人信服的感觉,当下没说出口,再查一遍也好。

车子停在黄家村村口。

靠近马路边黄佳佳大伯家白色灯笼挂着,院子两侧摆着花圈,中间是设的灵堂,后面摆着一口小棺材。黄佳佳尸体解剖完做完登记,昨天已经被家属认领回去了。按照本地风俗,人去世后要停灵三天,不过像黄佳佳这样的小孩子,要是去世算夭折,基本家里不大办,悄无声息的送走孩子,但可能是黄佳佳死的太惨,黄佳佳父母将这一腔的爱女心只能依靠这个来弥补。

“要是这世上有鬼,黄佳佳能告诉我们凶手是谁就好了。”何晓峰望着灵堂上的照片感叹了句。

第16章红铃铛案十三

晚回舟想到了沈判。

不过转瞬即逝,看向何晓峰淡淡道:“如果全都靠受害者本人,那要我们警察也没用了。”

以前晚回舟不信这世上有鬼,可现在他本身就是一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存在,更别提江江了。在他看来,世上万物都有自己运行规则,他不知道沈判口中底下如何,但一天生活在这个世界,行走在阳光下,穿着警察制服,那么他就要尽自己所能,帮受害者找回事实真相。

“也是。”何晓峰一想要真是有鬼来说谁害的她,这社会可不得大乱。

唢呐声吹响起哀乐,耳边是黄佳佳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晚回舟熄火率先下车,何晓峰紧巴巴跟在后头,看到院子里黄佳佳母亲哭的起不来,小声说:“队长,咱要不要避开?现在死者家属情绪不稳定,万一要是迁怒我们——”话没说完,但是意思,晚回舟知道,他从警多年,也是从基层做起的,像今天这种情况,很多家属会把责任怒火发泄在警察身上。

晚回舟脚步没停,“你要是怕,留在车里。”

何晓峰哪里敢,赶紧跟了上去。

院子里办丧事,四周路边围了不少村民,指指点点讨论着,大多都在骂黄佳佳大妈不是人,还说黄宇那小子真是一肚子坏水,连亲妹子都能下手,应该被关个十来八年的。

李丽萍黄宇母子还在拘留所,只有黄家大伯帮忙操持丧事,不过满脸颓废胡子拉碴,显然是这几天都没休息好,满面的疲倦,再看旁边长得相似的年轻男人,是黄佳佳的父亲,对这个大哥面上很冷漠,显然连这个大哥也记恨上了。

“就该记恨上,老大一家整天吸小的血,现在连人家孩子都害死了。”

“听说小的两口子准备接佳佳去云城上学,学校都找好了,真是可惜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