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7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不是很合作,说要您过来,这孙子,证据摆在这儿了,他跑不了还不老实交代。”吴强说。晚回舟透过玻璃窗看到田军还有一位同事在,吴强推开门让晚队先进。

杨国民穿着病服躺在床上,一手被拷在床头上,大腿上伤口包扎好。可能因为大病失血的关系,杨国民皮肤灰败,看上去跟那个小卖铺畏缩老实的男人重合,不过也只是表面看上去好欺负。抬眼看过来的时候,眼底不掩饰的冷漠和癫狂。

视人命如草芥的冷漠和对晚回舟莫名的癫狂。

“晚队到了,老实交代。”吴强说。

杨国民看都没看其他人,盯着晚回舟,眼底充斥着残忍,而后慢慢露出个笑,有种变态的意味。其他人要是被这样杀人如麻的凶手这样盯着看,肯定会不舒服犯恶心,但晚回舟并没有,他冷静的看了过去,声音平缓却坚定:“说吧。”

空气沉默了几秒,杨国民先收回了目光,用毫不在乎的口气说:“人是我杀得。第一个,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十七还是十八我也忘了,记不清了太多了。”

这种像是切个豆腐杀个小鸡的口气,让屋里田军三人眼神一变,吴强更是愤愤。

“继续。”晚回舟道。

杨国民像是陷入回忆中,可能时间太久远他皱着眉想,而后摇头说:“记不清了,不过都是该死的,谁让这些婊子那么骚,我不收拾她们,老天都看不下去。”

“放你娘的屁,黄佳佳才七岁,畜生!”吴强没忍住骂出口。

杨国民扫了眼吴强,笑了起来,满脸褶子都凑在一起,看上去忠厚老实可欺负的模样,不过说出的话却让千刀万剐都不为过,“那个小娃也是该死,下雨天穿了个裤头脚上一截红铃铛叮叮当当的,可不是叫人注意勾引人么?我那天进货,下着雨,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那小骚货穿个裤头叮叮当当的跑过来,问我借电话给她爸妈打电话,她自己找死的,小小年纪就知道勾引男人了,跟那个荡妇一个德行……”

“我把她骗上车,进货多让她坐在中间,用帐子挡着她,根本没人看的到。开到没人的地方把她弄晕,然后回到院子卸货,中间她醒来了次,铃铛吵得我烦,给捂晕过去,等到了十点多没人了,我开着车从后院出去。”

……

审讯时间长达两个多小时,杨国民说的很零散,断断续续,之后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据交代,总共杀害九人,强奸致伤一人,对其罪名供认不讳,丝毫没有悔过之心。

“都是该杀的婊子!”杨国民末了这么喊的,面目狰狞眼里带着洋洋得意的痛快笑容。

晚回舟看的恶心,先出了病房门,在里面多待一秒都想以暴制暴。

“什么时候能出院上庭?”

“医生说起码在住一个礼拜。”吴强心情也很糟,杨国民简直是个畜生,希望早点判刑。

晚回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田军从里面出来,说:“队长,昨天在杨国民家里发现了地下室,里面有受害人的内裤三条、红铃铛饰品七条,还有五十万现金,黄佳佳帽子上沾的油墨证实跟三轮车里残留的是同一种物质。”

田军说完才想起晚队身上还有伤,连忙道:“这些我和吴强后期能跟进,队长您先好好休息。”

“杨国民枪的来源调查下。”晚回舟简短道。杨国民对他强奸杀害受害人事实供认不讳,但对现金五十万和枪支来源却咬死了一个字都没有说。

还有,杨国民十三年前就到了燕市,期间间隔三四年会去S省不同城市再次犯案。

晚回舟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

不等他多想,楼道传来江江脆脆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我说穿绿色的。”江江低着头有些不高兴。

“绿色多不吉利,我看这花的挺好看的。”沈判不以为意很是坚定自己的审美。

晚江江的注意力偏了,坐在沈判胳膊上,眨着大眼睛好奇问:“绿色怎么不吉利啦?”

“原谅色你懂不懂?”沈判单手抱着江江。

江江今天穿了条碎花小裙子,套着白色毛茸茸的外套,一头浓密黑发披了下来,略微自然卷,弧度很好看,本来就小巧巴掌大的脸,现在更显秀气漂亮了。听到问话,晃了下小腿,微微抬着下巴,脆脆说:“不懂鸭。”

沈判单手抱着人十分轻松,走路带风,一只手拍了下江江脑袋,“不懂就好,男人的痛。”说完又想起怀里穿着裙子的是个小子,语重心长的上课:“你大了就知道了,不过绿色的还是少穿,男人穿什么都成就是不能沾绿色。”

江江撇了撇嘴不明白,不过一抬头看到远处的爸爸,高高兴兴的挥胳膊。

沈判一看,顿时浑身气压低了几度,他一没在,舟舟就不好好养伤跑了出来,真是要好好教训一顿才成。大步加快,目光扫过吴强田军两人,沈判脚步又慢了下来,到了晚回舟面前,一看晚回舟神色好像不太高兴,不由心想舟舟同事面前还是给舟舟留点面子。

背后教妻。

“爸爸。”晚江江可不管沈判几度气压,压根就不怕,欢快的叫完闹着下来,然后一把扑着紧紧抱着爸爸大腿,抬着脑袋,嘴巴甜甜的说:“爸爸,我想你啦。”

旁边吴强田军俩刚还为了杨国民的话闹得心情不好,一看晚江江,脸上表情也收住了,怕吓到江江。

“爸爸也想你。”晚回舟摸了下儿子脑袋,说:“跟叔叔说好。”

晚江江没松开爸爸大腿,扭头看吴强田军,乖巧叫人:“叔叔好。”

“你好你好。”、“江江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