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8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沈判把另一只鞋子给穿好,抱人下来。晚江江哒哒哒跑到床另一侧,做了个鬼脸,大声说:“我才是爸爸最喜欢的人!”

气得沈判鼻子都要歪了。

“放屁。”沈判说完也不收拾病房,打了电话给助理过来让其收拾,跟拎小鸡似得捉住江江,单手抱着大步往出走,斩钉截铁说:“不可能,走着瞧。”

江江才不怕,哼了声,高高兴兴的蹭怪叔叔的吃喝玩乐。

-

燕市高新区开发了有十年,一直往外扩建,稍微中心地带产业发展比较成熟,可以媲美老城区了,年轻人的消遣休闲活动近几年转移到这里,比市中心要有活力一些。

出事地段恰好在新扩建与老地段的中间交叉地带,开发没几年的新楼盘,靠近马路大厦是办公楼,后面几栋是小区,里面有商用办公、家庭自住,比较混杂一些。

小区大门常年开着,谁都能进。

晚回舟到的时候,正好看到组里同事正在询问保安。

“……人来人往的谁都能进,每天几百号人,我也没留意到。这是西门,东面还有个小门。”保安带着燕市方言指着方向,“监控?监控有的有的,要拿走要去小区找物业。”

晚回舟站在门口没一分钟,见到人来人往进进出出,加大了排查难度。

同事组员收集完信息,一抬头就看到晚队长,连忙过去叫:“队长,您不是在医院么?”

“伤没事。我上去看看。”晚回舟打完招呼进了小区。四栋楼靠里,偏角落一些,楼与楼距离挺大,绿化树木很茂密,A栋大门正好对着墙角,很是隐蔽,门口已经围观了不少群众,有同事正在做笔录询问有无可疑人出现。

几人见了晚回舟纷纷叫晚队、队长,晚回舟点点头,进了楼乘电梯上去。

晚回舟从电梯出来,能听到吵杂说话声,命案现场拉着警戒线。吴强站在门口,一看晚队来了,连忙过去一边介绍现场基本资料,“队长,死者是男性,下午一点四十当地派出所民警发现不对,向队里反应了情况。是这样的,死者对面住户是对新婚夫妇,跑去度蜜月了,今天中午十一点多到家,发现家里遭了小偷,向派出所报警,咱们同事来查,发现楼上一家也遭遇被偷,就向同层住户问问情况,敲死者家门的时候没反应,反倒有些气味不对,就叫物业上来,隔壁邻居说好几天没见过住户出来,还以为也出去玩去了,同事觉得不对,从七楼阳台下去看了看,发现死者躺在客厅,已经死了。”

“法医到了没?”

“没,今天朱正休假,队里新来的实习在,刚打了电话说马上到。”吴强没想到队长来的这么快,怕是直接从医院跑出来的,将鞋套手套递给晚队,吴强才想起队长胳膊有伤,道:“队长,要不要我帮你戴?”

晚回舟套好鞋套,正在戴手套,听闻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沈判,闻言道:“不用,伤好的差不多了。”

吴强说完就觉得自己那话盖里盖气的,还怕晚队误会,被拒了大松口气。

死者房间户型比较敞亮,一进门就是餐厅客厅阳台,长方形一眼看到底。屋里散发着尸臭,有苍蝇乱飞,死者趴在客厅中间,面部朝下,四周环境凌乱,像是有打斗被翻过的痕迹,客厅墙壁呈喷射状血迹。

晚回舟脚下避开地板发褐色的血迹,观察尸体,从裸露在外的肌肤来看,已经有初步的巨人观,现在是开春,最近天气变暖,死者阳台推拉门紧闭,密闭空间内温度略高些,死亡时间起码有三到七天,不过具体还要等法医判断。

“对了,法医呢?”晚回舟问吴强,不是说有实习生么。

吴强捂着鼻子站的挺远,佩服自家队长厉害,这味冲鼻的恶心,还能面不改色。

“卫生间吐着呢。还是得老朱出马才成。”

朱正正好到了,听到吴强这么一句,顿时说:“小强怎么叫呢,叫朱主任谢谢哈。”

“朱主任您可到了。”吴强顺着杆子往下爬。朱正心宽体胖不计较这些,跟晚回舟打了招呼,问吴强,“尸体翻动过没?”

“没有,我们也是刚进来不久,实习生还没上手就恶心的在卫生间吐着。”吴强说着,卫生间出来个小姑娘,齐耳短发圆脸,吐得脸都白了,吴强一看正主出现改口说:“正常,多练练就好了。”

朱正一边量肝温,一边说:“小童,过来搭把手。”

实习生童颜才毕业就分到这儿,还没见过这大场面,被吴强刚小瞧了,也没多说,走到老师那儿帮忙做笔录帮忙。

“初步估计,死亡时间是在四天前,时间是凌晨到三点钟。”朱正检查尸体四肢和表面伤口,死者穿着睡衣,朱正将睡衣翻开,胸腹中多刀,一一检查了下,说:“致死原因,应该是胸口这一刀,不过还得等回去解剖才成。”

干完这些,可以装尸体回局里了。朱正完忙脱了手套,这才看向新人,很温和说:“第一次都这样,慢慢就好了,行了跟我回局里,还有忙的时候。”

“是,朱主任,我会努力学习的。”童颜道。

朱正也有个闺女,今年高中,比童颜小,不过推己及人,要是他女儿以后出去上班也希望有个好老师带着。因此对年轻上进小姑娘就很有耐心,对着队里老大爷们就不客气,很是护短说:“晚队,我早上闪了腰,这尸体挺重,我看吴强挺利索,让他去我那儿帮帮忙。”

吴强:“老朱,不对,朱主任您饶了我呗。”

晚回舟点头,“吴强你跟过去看看。”吴强性格活套嘴巴有时候不留神,不过干活不错很细致,他还要留现场再看看,让吴强跟过去也成。

吴强皱巴巴一张脸跟同事抬着尸体下楼,腹语老朱太小气了,说都不能说了。

“晚队,房间有被翻过痕迹,没有贵重物品,不确定是丢失被盗,还是屋主没放。”田军检查了一圈,手里拿着租房合同,说:“屋主是租房的,通过合同身份证号查出是本地佳县人,二十八岁。我已经通知过屋主了。”

晚回舟盯着墙壁血迹,喷射状最高点越过开关按钮十五公分以上,听闻点点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