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9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门口响起一声哎哟哟的痛惜叫声,晚回舟被打断思路,看向来人。四十多化着妆的中年妇女,就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一副气短的样子,“我都说不租了不租了,租谁不好,招惹这么个混混,杀千刀的死了脏了我的房,我以后怎么租啊。”

又打电话,嗓门特别高和气愤。

“咱家房子出人命了,谁?就是你介绍住过来的那个吴峰,你是不是要气死你妈我,整天跟着混混不学好,现在被杀了连累咱家房子,我本来给他算的房钱少,还每个月拖着不交,死了都祸害咱家,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

晚回舟听到电话内容,房东与死者认识,应该说房东儿子与死者关系比较近,不然不会房租算便宜。

“队长,我去问问。”田军已经过去了。

房间格局简单两室一厅,主卧衣柜、床上凌乱,显然是被翻过。次卧是间麻将室,摆了个麻将桌地上有烟头啤酒瓶,晚回舟看了眼麻将桌,有一层薄薄的灰尘,应该有段时间没用了。

现场技术科做完事,可以回局里。

晚回舟跟着回去,先上了四楼法医室。死者已经解剖完,吴强一脸便秘,倒是实习生童颜现在适应了。

“队长。”

晚回舟看向尸体,朱正道:“小童,记录先给晚队看,等稍厚我给你一份详细报告。”后一句是跟晚回舟说的。晚回舟点头,接了记录,吴强在旁说:“队长,死者胃里有安眠药残留,还有酒,一共被捅了十九刀,这凶手够恨死者的,致命伤口是胸口那一刀。”

本子上人体形态,尸体正面中刀,怎么分布童颜都画着,一目了然。

“朱老师徒弟很仔细。”晚回舟说了句。

朱正笑眯眯说:“第一天最初有点不适应,后头就好了,很不错了。小童继续努力。”又解释说:“死者胸口那一刀直插要害,几乎是一刀毙命,其他伤口是死后造成,不过因为时间差距很小,很难分辨,也是因为胸口那刀位置很寸,倒有点像学医的——哦,我就是说说。”

“谢谢。”晚回舟道了谢,梅莉上来通知房东的儿子到了。

吴强自告奋勇去问情况,就怕队长把他在留到法医室帮忙。房东儿子二十三四左右,长得挺清秀的就是一股子流氓气息,不过这种人就是欺软怕硬窝里横,真出事了第一个怂,不用吴强吓唬,老老实实就交代了。

他妈在旁补充,顺便敲儿子脑袋让你不学好让你鬼混你看看下场,吓得那么大的儿子哭着抹泪。

“行了,教育孩子回家去,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吴强说完,对着那个哭的跟小可怜似得男孩,语气好了些说:“以后好好上班学习,好了,后期有什么事情还需要你们配合,谢谢两位了。”

从报案发现死者到收集案件基本信息,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五点。

刑侦队大办公室众人或站或坐,简短会议交流下目前案件掌握的基本信息。

“吴峰,男,燕市佳县人,未婚,年龄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六九,死亡时间是三天前周五凌晨到两点半,凶器应该是一把水果刀,现场没找到凶器。”

“根据房东儿子说法,他跟吴峰在一家红树林游戏厅认识的,对方在游戏厅当托,平时游戏厅有人捣乱,吴峰也负责处理,房东儿子原话是吴峰有一帮兄弟,为人很仗义。他跟吴峰交情不深,认识半年,他在游戏厅被欺负的时候吴峰帮过他,两个月前吴峰找住的地方,他家空房闲着,就提议吴峰过来住。”

技术科那边说:“房间阳台发现了一组鞋印不是死者的,房间指纹只有死者吴峰的,死者身上发现黑色短发,正在做化验……”

吴峰是板寸,现场拿回来的头发要长一些。

阳台推拉门只是轻轻闭合,并没有紧锁,不排除是凶手留下的。

晚回舟想到次卧的麻将桌环境,道:“去红树林游戏厅一趟,问问谁跟死者之前打过麻将,死者的人际关系查清楚。”

“队长,对面房子被盗,还有楼上,会不会是小偷闯空门被吴峰发现,干脆把人杀了。”田军问。

晚回舟盯着验尸报告的照片,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我觉得不像,凶手一刀捅死死者,又补了十八刀,更像是仇杀,很恨死者。”

将案发现场翻的这么乱,家里没有贵重物品,是不是凶手想营造出劫杀可能。不过现在一切都不好下定论,晚回舟敲了下桌子,“两条线,一条跟偷盗的小偷,一条往吴峰仇人这块查。”

众人道是,各自散了连忙出外勤去走访摸查。

晚回舟本来要跟着一起去红树林游戏厅,田军说道:“队长,你伤还没好全,这些我们跑腿就成了。”

“就是就是,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您。”吴强在旁开口。

也是队里大王小王都不在,出了命案田军第一个想的就是晚回舟,曾宏伟那儿伤势恢复的不错,不过伤在腰腹下不了床,再者说就算快好了,田军也不想叫曾宏伟,拖后腿。

晚回舟思量了几秒点头同意,他没有伤,但是外人不知道,太拼了容易生疑。

队里一会走的干净,晚回舟回到办公室从抽屉取出杨国民的卷宗。自从医院里杨国民被杀后,直到现在都没查到可疑人员,杨国民身上的疑点也解说不清。

枪支来源和五十万现金。

晚回舟打开卷宗,上面记录着杨国民背景。母亲早逝,父亲再娶,继母对杨国民不好。根据杨国民口供,他无意撞见继母偷汉子,继母脚上就戴着一串红铃铛,每次被继母毒打虐待的时候,铃铛声响起,年幼的杨国民没法报复,将这种情绪一直压在心底,后来他继母因病去世,杨国民就把手伸向了别人……

后面几页是医院弹痕痕迹。

晚回舟看到过道两颗子弹。嫌犯射击两声,一颗打在墙壁上,一颗其实是穿过了他的眉心,不过卷宗上子弹是在他身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