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24

书名:意外怀孕后,我成了不死之身 完结+番外   作者: 路归途   

每天放学回到别墅,就听到柏青欢快的问:“小叔在哪里?我要小叔抱抱。”

或者“小叔小叔,这个蛋糕好好吃呀,我特意给你带回来的。”

柏老爷子独子,独子又只生了个柏青,全家上下都疼爱柏青厉害,即便如此柏青半点没长歪,活泼聪明,全家上下连同佣人都看不起柏其锦这个大拖油瓶,可柏青就喜欢跟着小叔屁股后面转,私藏都给小叔。

渐渐地,因为小柏青关系,柏其锦的日子好过了许多。

到了柏青八岁那年,他母亲又给他生了个弟弟叫柏松。柏其锦也高考完了,报了外地的大学,远离了燕市,要说柏其锦对柏家哪里舍不得的可能就是母亲和小柏青了。

他不知道,自他走后,小柏青闹着要小叔叔,家里佣人被缠的没办法就哄柏青上了大学就能跟小叔见面了。柏青自小聪慧,从此每日好好学习连着跳级。

过了六年,期间柏其锦大学毕业了,留在北京工作,这些年很少回来。再次见面,记忆里白白嫩嫩的小柏青一直长得英俊挺拔了,眉宇间依稀跟小时候的活泼样子有些相像,不过跟他生疏了,像是有些怕他,不再跟前跟后围着他叫小叔了。

柏其锦心里有些失落。

又过了一年柏母身体查出了癌症,头发脱了人也憔悴消瘦泛黄,柏家老爷子跟着柏母离婚了,容颜不再留不住人,只给柏母留了百万和燕市的一套房子。

柏其锦回别墅取母亲东西时,正巧遇见了柏青,柏青长得比他高了,俊朗挺拔朝气蓬勃,而他这些年工作熬夜加班母亲的病,满身的疲惫气息。

“小叔,我要出国念书了。”

柏其锦愣了下,“你今年才十七?这么快——”

“我跳级了。”柏青打断了柏其锦的话。

花园里静悄悄的,绿荫遮盖,只剩两人,静的能听到蜻蜓蛐蛐声。柏其锦不知道为何心加速跳了下,对着柏青那双认真的眼,下意识觉得柏青要说出不得了的话。

“其锦,我喜欢你。”柏青一双眼清澈干净坦荡,“我十四岁遗精的时候就是你的脸,这不可能是对长辈的喜欢,我就是喜欢你,其锦。”

柏其锦想到七年前他回到柏家,柏青对他闪闪躲躲可眼里又悄悄打量他。

那时候的柏青才十七岁,除了学习外就是小叔这颗恋爱脑,自小娇养长大,没经历过外面风雨,压根没看明白柏其锦眼里的忧心忡忡。

“阿青,你别胡言乱语了,你该好好上学,我是你小叔。”柏其锦果断拒绝道。

“你本来就不是我小叔,没有血缘,我们为什么——”

“是了,我以前是你名义上的,现在连名义上的都不是了。”柏其锦眼神冷了,语气冷冽果决道:“我不喜欢男人。”

等从柏家别墅出去,柏其锦一路上神色惶然,又是想到跟前跟后的小柏青,又是想到柏青学业优异,他这么个人,比柏青大那么多,凭什么耽误柏青?

回到医院,柏母见儿子神色不对,以为是担忧她。便握着儿子手,徐徐道:“这辈子我太软弱了,其锦你别为我伤心,我命到这儿了,也别记恨你柏叔,柏家对我们诸多照顾,已经仁至义尽了……”

柏母瘦的一把骨头,一辈子性格软弱只会在苦里刨甜,被家暴也是默不吭声,但柏其锦印象最深刻在骨子里的是生父要卖掉他时,母亲的决然,抱着母亲哭的不能自已。

柏其锦童年凄惨,对比那个家暴酗酒赌博的生父,在柏家已经算是平静的日子了。

没半年柏母病逝。

柏其锦又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对于姓氏改不改都无所谓了。这几年,柏其锦创立了公司,没了家人,柏其锦很拼,公司不过几年就成了燕市的新贵。

那一年柏其锦三十五岁。

柏青回国出了车祸。

兄弟俩一死一伤,柏家只剩病床上的柏松了。

柏青死了。

柏其锦收的尸,全都是血。柏其锦无法将冷冰冰陌生的尸体跟小时候的小柏青联系在一起,他想,这世上他最后一点美好的记忆也没了。

小柏青死了。

柏其锦不知道怎么收的尸,怎么回到家,连续几晚都是噩梦,梦到上一秒小柏青乖巧活泼的叫小叔抱我,下一秒小柏青就浑身是血没了性命。

无法集中精力办公,柏其锦只好去医院看柏松,这是柏家唯一的血脉了,是柏青的弟弟,他有责任照顾柏松的。

再后来。

那个夜晚。

合作方女经理邀请柏其锦吃饭,两人饭后在大堂说话,对于女经理暗示单身想结婚等话题,柏其锦知道对方意思出口婉拒了,他这个身子这辈子没想过组织家庭害好女人的。

尤其他现在一闭眼就是柏青的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