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茅楹凭借本能侧身躲过,扎定马步,转过头,打横就是一鞭子扫出去。

鞭子由浸了尸油的桃树枝去芯剥皮编成,赤色鞭把上裹了好几道黄符纸,驱鬼利器。

被打中的东西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化成一缕黑烟,一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锃亮的刀锋还在轻颤。

“妈呀,可把姑奶奶吓死,差点就英勇殉职了。”茅楹拍着起伏的胸脯,花容失色,装得好像真被吓没了魂。

鞭子却毫不含糊地噼啪一声,猛地击打地面,被她拖着,缓慢滑动起来,看上去像是一条游走着的蓄势待发的蝮蛇。

女人慢条斯理地踱着步:“我家老大说了,指甲没劈开,身没破,阴魄还没来得及取走,坏人肯定还在屋子里。大兄弟,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躲躲藏藏的忒没劲,真给咱们茅山术丢人。”

“咱们?”屋顶上贴着天花板,中年男子粗粝阴鸷的烟嗓响起,“敢问姑娘茅山哪一门哪一派?”

“哟,我你都不知道就敢出来混社会?”茅楹嗤笑一声,手腕一抖,发了狠,鞭子直抽天花板上那一团不显眼的黑影,“我是你祖师奶奶!”

黑影转瞬即逝,下一秒又出现在穿衣镜里。

茅楹还没来得及看清,周遭突然响起小孩咯咯咯的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顿时激起她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还没过招,就迫不及待把你养的小鬼拉出来遛啦?”茅楹从贴身胸衣里拈出两道符纸,钳在指尖,警惕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还不忘撂狠话,“被我打散了可别哭。”

“哼,丫头片子也敢口出狂言!”

这时,门口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童悄无声息地出现,手里提着把切肉的大砍刀,身体的各个关节都扭曲着,全黑的眼珠一动不动,死死地盯住她的方向,樱桃小嘴红得沾了血一般,诡异地扬起,吐出中年男人的声音,“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哎呦,祖师奶奶我好害怕的哟。”茅楹偏过身,正面朝向“她”,收起漫不经心的假笑,“这丫头是两周前第一个遇害的吧?新养的小鬼可没什么法力。”

“呵呵呵。”闻言,女童吊着尖嗓笑起来,白齿配着血唇,看着格外瘆人,“法力怎么样,试试才知道。”

话音刚落,那女童就如同提线木偶,身段软软地一飘一闪,人就飞到了跟前。

茅楹瞪大了美目,跟那双幽深的黑瞳来了个近距离的眼神交流,黑瞳恶意地一转,又成了全白,攀爬着红血丝。

肝胆一抖,指尖的符纸顷刻间全数飞出,窜着火花想贴上女童的眉心,三张符有两张被灵活地躲过,在墙壁上炸出两个圆坑。

剩下的一张不偏不倚地贴在了那把尺寸惊人的砍刀上,符纸上沾着的散魂咒立刻顺着刀身往女童的手臂上蔓延,刚触到指尖,砍刀便被放弃,朝着茅楹丢了过来。

茅楹踮起脚尖一个起落,迅速拉开距离,落地的时候却被恨天高崴了脚,差点没站稳。

砍刀没砍着人,嵌进了地板,女童又闪现到跟前,朝她伸出惨白的双手。

茅楹的头皮直接炸了,抬起手就想甩出鞭子抽她个魂飞魄散。

但那女童却忽然定住了,穿着小洋裙抬起稚嫩的脸,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漾着楚楚可怜的粼粼水光,软软糯糯的童音从她嘟起的粉嫩小嘴里吐出:“妈妈救我。”

妈妈?鞭子在半空中硬生生顿住。

女人都是柔软又充满母性光辉的高级动物,就算糙得如茅楹,心脏也不可避免地软了一下。

这算是个恶灵,也只是个小孩儿啊……她的脑子晕晕乎乎,无可救药地陷入了温情的泥沙。

女童见状,咧开了嘴,一直咧到耳根,看起来高兴极了。她拍着小手蹦蹦跳跳,马尾辫凌空甩啊甩,甩啊甩,越甩越长,偷偷地贴着地面朝茅楹爬了过去。

“妈妈,妈妈,囡囡的新妈妈,抱抱我吧。”

小女孩边跳边唱,声音甜甜的,带着某种蛊惑的魔力,她张开双手试图让茅楹抱,茅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

活物一般蠕动的发丝也在这时候抵达她的脚下,尺寸间,眼看就要缠上她的脚腕。

成功在望,女孩笑得越发甜美,茅楹迷幻的脸上却突然变了神情,她轻蔑一笑,伸出一根食指,“宝贝儿,你当我是傻的么?”

食指抵在女童的额头,穿了过去,上面不知道涂了什么液体,泛着莹绿色的光芒,一触到,女童的脸就痛苦得变了形。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囡囡!”一阵阵黑气从她大张的口里冒出来,眼球不住地滴溜溜疯狂乱转,但她仍不忘贯彻她的战术,“啊~~囡囡痛,囡囡痛啊妈妈……”

“我呸!老娘还没嫁人,哪来的七八岁女儿!别他妈诋毁我的名声!”茅楹不客气地啐了一口。

此时,角落里又笃笃笃跳出来一个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像是跑来支援一般,猛地飞扑向女童,跟她合二为一,黑洞洞的眼眶里瞬间又多出一对眼球,简直快要塞不下了。

阴气暴涨,茅楹直觉不妙,刚想脱身,脚下的头发却像是有所感应,猛地一缩,不要命地发起攻击,迅猛地缠了上来。

由于之前崴了一脚,茅楹的动作慢了一步,打了个滑,一只脚腕就被缠住。那些头发柔韧异常,一旦缠上就如藤蔓般顺势而上,眨眼间就缠到小腿,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人绊倒。

“都给老娘滚!”茅楹拖着一条腿,从随身携带的名牌皮包里翻出一把食指那么长的小刀,下手快准狠,一刀把那簇头发割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