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呵,瞧瞧他们这副怂样,怎么配得上天字一号的头衔?简直可笑。按我说,趁早取缔算了,让人看了还以为咱们缉灵局都是这路货色,丢人。”

迷迷糊糊间,陆惊风听到前排不客气的议论声。

“小声点,你去年刚来,不知道。天字一号在以前,实力可是最强的组,尤其是他们的组长,姓陆的家伙放在以前……”

“以前?以前实力强现在就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啃老本儿了?现在的社会弱肉强食,谁厉害谁说话,配不上名号就该主动让贤,别人不好意思说,他还真敢厚着脸皮占着茅坑……”

陆惊风不动声色地听着,心想,嘴这么欠,是哪个组的人?玄字一号吗?费老狗真不会管教下属。

正想着,平地一声嘹亮的鞭鸣。

“小子,有什么话,有本事当着姑奶奶我的面儿说,背后嚼什么舌根?”

陆惊风睁开眼,只见茅楹冷着脸,站在前排,用桃鞭的鞭把指着一个精瘦的年轻男人。

那个男人生着一副尖嘴猴腮的刻薄相,鄙夷地笑了笑,“哟,姑奶奶你谁?我这不就是在当着面儿说吗?怎么,不中听?那就对了,这可是忠言逆耳……”

“我呸!疯言疯语还他妈的忠言?我看你就是皮痒欠调教!”茅楹在后面窝着火听了全程,肺都快气炸了,这会儿能动手就绝不逼逼,抬手就想抽人。

男人见势不对,连忙上半身后仰,顺手就把怀里的七星锥掏了出来。

然而鞭子却迟迟没能抽上来。

陆惊风不知何时闪到了身边,扣住了茅楹的手腕,另一只手一顶一掰,就把桃鞭轻巧地夺了过来。

“风哥!你别管,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这犊子我就不姓茅!”

茅楹双目通红,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伤心了想哭,还是两样都有。

“想打架?把人打残了责任报告你写吗?”陆惊风的面上云淡风轻,眼睛里甚至还带着一丝笑意。

“去他妈的报告!”茅楹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攥着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

“好了好了,算我错了行吧?我不该口无遮拦,和气生财和气生财。”看陆惊风出面,男人见好就收,把锥子又藏了回去,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还在嘟嘟囔囔:“女人真晦气。”

刚说完这句,眼前一阵疾风掠过。

“啪”一声皮肉巨响,人就飞了出去。

等众人回过神再看,男人匍匐在地上,一边脸肿起老高,哇得吐出一口血,粘稠的血液里混着两颗白花花的门牙。

“女人晦气?”陆惊风慢慢走到跟前,蹲下来,居高临下地冷眼瞅他,“难不成你是从男人肚子里蹦出来的?”

“你居蓝(然)敢动羞(手)?不怕被开粗(除)吗?”那人没了门牙,说话可劲儿地漏风,含糊不清地理论,三角眼里闪着精光。

“这可四你先挑的四(事)!”

说着,整个人利落地爬起,七星锥的锥尖破风而来,转瞬就抵住了陆惊风的咽喉。

碍着不得内讧的规矩,他手下收着力,不敢一击必杀,只想蹭破点油皮让对方也出出糗。

眼看就要得手,离锥尖只有一毫米的人却突然没了影。

他心下一惊,转身就想防守,膝盖上已经挨了重重一击。

连声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人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就像刚刚那个巴掌一样,对方动作实在太快,没人能看清陆惊风是怎么出的手。

“膝盖骨碎了,回去好好儿养,别留下什么后遗症。”

叮当一声,天字一号缉灵组的组长把截获的那把七星锥丢到那人跟前,还亲切地摸了摸他的刺儿头,语重心长地教诲道,“以后啊,多做事,少说话,懂了吧?”

“茅小姐,走了。”

“啊?”一切发生得太快,茅楹还处在看戏的放空状态,听到呼唤才反应过来,理了理鬓发,“哦……哦。风哥等我。”

=======

汉南富贵殡仪馆。

邢泰岩提了盏白纸糊的简陋阴灯,踢踏着穿了好几年、鞋口都磨破了的老皮鞋,一路往走廊最深处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