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滚滚黑气带着凉意,在脚底肆意流窜,陆惊风指尖一滞,抬起眼帘,跟趴在男人肩上的东西打了个照面。

从残破的碎花连衣裙跟黑长的头发看来,应该是位姑娘。

只见她佝偻着腰,手脚并用,以一种很不自然的方式缠在男人身上。陆惊风看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哪里不自然。

她的胳膊和腿从关节连接处开始,呈90度向外翻,像是被人硬生生掰断。由于手不能抓腿不能合拢,她只能用上臂勒住男人的脖子,把自己固定住。

察觉到有人对她行注目礼,那双缩成极小一点的黑色瞳仁机械地一转,颤悠悠地盯住陆惊风。

死得真惨。陆惊风面无表情地想。

那张脸也就眼睛还能勉强瞧出个样子,其他地方整个一片血肉模糊,鼻子塌了,嘴唇也没了,八颗牙和下颌骨白森森地露在外面,滴滴答答往下流着涎水和黑血,不是骷髅却比骷髅还不美观。

陆惊风打了个哈欠,看了眼手表,自言自语:“怎么还没到站?”

女鬼以为他只是在看站牌,便打消了疑虑,收回目光,专注地啃起背着她的那个男人的脖子。

到站下地铁之前,陆惊风想了想,还是拍了一下背鬼大兄弟的肩,递出一张名片,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兄弟,需要帮助的话,来这个地方。”

那人昏昏沉沉的,反应很迟钝,名片被塞进手心才反应过来,翻过来一看:黑色磨砂铜版纸上赫然印着“驱鬼缉灵”四个烫金大字。

除此之外,就是一串小号字体的地名,连个联系方式也没有。

他莫名其妙挠挠头,以为自己碰上了什么假冒伪劣臭道士,再一回头想损两句,人已经不见了。

于是不甚在意地把名片揣进口袋,打算下了地铁随便找个垃圾桶就扔了。

“为什么放过她?”单肩挎着的背包里,乌鸦探出头,眨着困惑的绿豆小眼睛,“怨气深重,已化恶灵。那男的性命难保。”

陆惊风冷冰冰地吐出四个字:“罪有应得。”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午暝难得意识清醒,老神在在地啄起他的头发,“每年局里的道德水平监测你是怎么过的?”

“我不是给了他名片吗?”嘴角弯起一丝浅浅的弧度,陆惊风耸肩,“机会只有一次,看他自己的造化。”

========

第二天,新组员要来报到上任,天字一号缉灵组的所有成员为了营造出热情友好的表象,一上午哪里都没去,专门在办公室候着。

等来等去,一直到吃午饭的钟点,连个鬼影也没瞧见。

茅楹抱着肥啾快把鸟头给撸秃了,躁狂得很。

“不是,风哥你打个电话催一催啊?我下午要去做头发的,Tony老师可是很难预约的,万一黄了,我就……把肥啾炖了煨汤喝!”

“谢谢,刚好这两天他吃的那个鸟食牌子又涨价,麻烦大姐动手了。”面对威胁,陆惊风不为所动,“再说,人都没见到,我哪来他的联系方式?”

“问老邢啊。他派来的人,还能不知道?诶,你猜新组员是男是女?”

“男的吧。”陆惊风叼着笔杆,头疼于那篇万字检讨,“如果是女的,老邢会提前打招呼的,针对我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什么要时时刻刻体恤女同志啊,不要把女的当男的用,不要把鸟儿当人用之类的。”

“男的啊,帅不帅?”某个被当成男的使唤也丝毫不介意的女性,灵魂深处突然燃烧起求知的火焰,“多大年纪?这年头还兴不兴办公室恋情?哎呀,我妈这两天总催我相亲结婚,这回要是来个看得顺眼的,风哥你就帮忙撮合撮合呗……嘶,肥啾你啄我干什么?吃醋了?放心啦,姐姐有了小鲜肉也不会忘……”

茅楹在外太空环游一圈的美好想象在办公室那间摇摇欲坠的门儿被推开之后,戛然而止,彻底凉凉。

“酷姐你谁?”

“酷姐?”陆惊风从自我忏悔的海洋里抬起头。

门口背光站着一人,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穿着灰色长袖连帽衫,破洞牛仔裤,黑色口罩遮了大半边脸。

从直男思维出发,陆惊风横看竖看没看出来这人是男是女,在他的认知里,女人都像茅楹那样,长发飘飘妆容精致作天作地。

这种留着短寸、自带杀气的物种……难道不是同胞带把大兄弟?

“有……胸……”茅楹用手挡着半边脸,以口型点醒他。

陆惊风恍然大悟,再看回去的时候,果然注意到那人身前若隐若现的曲线。

“小姐,您找哪位?”他连忙盖上笔帽,站起身。

“啪”一声,一份委任书不客气地拍在了桌上。

“新组员?”陆惊风跟茅楹异口同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