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8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嘎?”肥啾慢了半拍。

“不是小姐,我是男的。”酷姐眯着眼睛,如是提醒。

第4章第4章

如果一个小姐姐用软软糯糯的萌妹音跟你说:我是男的。

一般人会有什么反应?

尽管对方已经努力地压低了声线,并且试图用高冷阴鸷的眼神传达出诸如“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此类的讯息。

茅楹:酷姐是个性别认同障碍症患者?病得不轻啊。

陆惊风:……这孩子是在逗我呢吧。

周遭的空气一瞬间被冷冻,肥啾应景地拍了拍翅膀,低空飞过。

酷姐开口之后,可能也觉得自己的音色柔和了那么一点,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的眼神掠过那两个木头桩子一样的人形活物,环顾四周,把这间巴掌大的办公地点打量了一番。

四面白墙,一面留给了门和打印机,三面摆放着办公桌,正中间的吊顶上悬挂着一只青铜鸟笼。

其他再多就没有了,也塞不下。

酷姐内心翻着白眼:邢老贼给他安排的地儿真他妈寒碜。

陆惊风在此人眼里看出了不加掩饰的嫌弃,也在心里翻白眼:老邢果然不可能塞给他一个正常人。

“你是组长?”酷姐双手插着兜,只略微抬了抬下巴,点名这里唯一的男性。

“对,我是组长陆惊风,你好。”

陆惊风和和气气地走出来,论表面功夫,没人比他做得更到位。

“这是组员茅楹,这只乌鸦大名午暝小名肥啾,你看喜欢哪个都可以随便叫。不知道小姐……先生……哈哈哈,阁下怎么称呼?”

“陆惊风?”酷姐掀起眼皮,眸底闪过一丝戏谑,撩开腿就往那张唯一没有堆放杂物的办公桌走去,“我就叫……林谙吧。”

这不确定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名字是临时取的。

一旁看热闹的茅楹突然爆发出杠铃般的笑声,差点把她肩头立着的肥啾给抖下来。

陆惊风回头瞪了疯婆子一眼,再转头,新组员已经以一种霸道总裁的姿势落了座,并且十分熟练有范儿地把腿交叠,搁在了桌上。看那样子,就在等人自觉地递上热茶。

“行,那我们以后就叫你林谙了。咱们这儿也没什么规矩,外出早退还是请假,大小事跟我说一声就行。”陆惊风见多了奇葩,只要不触碰他的底线,什么事儿都好商量,货真价实的佛系好组长。

新组员的性别到底是什么?关他屁事。

“啊,对了,有一点必须强调一下。”陆惊风像是临时记起来,补充道,“不要惹事。”

林谙弯起眼睛,带着点挑衅与他对视:“什么程度算惹事?”

“连累到其他组员。”陆惊风的视线与他交锋两秒,平静地收回,微笑着转身,“一切责任报告和检讨解决不了的事都不要惹。”

短短两秒的眼神交流,看起来云淡风轻,林谙却感觉到一股迫人的威压兜头砸了下来。

有意思。

他这才正眼打量起这个被调戏却不自知的陆组长。

这人身材很修长,目测一米八五上下,窄腿西装裤把那双长腿笔直的线条勾勒出来,裤脚下露出一小截骨感的脚腕,混搭着半新不旧的运动鞋。身上罩着的一件白色衬衫松垮得像个大被单,衬衫下摆一半扎进裤子一半闲散地荡在外边,再配上那头杂乱的鸟窝发型,里里外外都透出不正经。

陆惊风……这个名字默念了几遍,林谙忽然觉得很耳熟,应该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什么地方呢?

若隐若现的思路像根红线,在空中飘来荡去,最后被一声巨响彻底掐断——那个妆容冶丽的大胸女人踩着高跟鞋,把一沓厚厚的文件摔在了他桌上。

“亲爱的新同志,这是现阶段还没解决的案子,你随便挑几件上手?”茅楹嚼着口香糖,笑得见牙不见眼。

林谙在那摇摇欲坠的小山堆里随便抽出一份,摊开来放桌上,闭目养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