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二十三楼!你敢跳?”张祺刚刚就因为这事儿被汪泽骂得狗血淋头,这会儿愁容满面,“他妈说,一同消失的还有一根玉简,陈景福从祖坟里刨出来的。”

“什么玉简?”

陆惊风跟林谙同时开口,彼此对视一眼又纷纷嫌弃地扭头。

“我也没亲眼见到啊。”张祺惋惜地摊了摊手。

茅楹翻了个白眼,“那你说个毛啊……”

“别急。”他掏出手机打开图库,“实物是没有,但我从陈景福老婆那里要了张照片,你们将就着看看。”

手机放在圆桌正中,几个脑袋扎堆儿凑过去。

那是一根泛黄的白玉简,玉面雕刻着古老繁复的花纹,由于经年累月的磨损,花纹很不清楚,陆惊风只能依稀辨认出一点五行八卦的边角。除开花纹,正中应该是一排竖着的古汉字。

“我可能得去配副眼镜了。”陆惊风盯着研究了半天,眼睛发花,视物重影。

张祺把希冀的目光转向貌似懂得很多的林小姐。

林谙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诶,你们不觉得就宽度而言,这玉简其实更像是一块死人牌位吗?”茅楹撑着下巴,突发奇想。

“你还真别说,我刚刚也有这种感觉。尤其是中间那行字,像是逝者人名儿。”陆惊风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颈。

“是有点像。”林谙沉吟。

“得,算了,一张照片也看不出个什么来。我们这边还是先找人,找到人,也就找到了这个不知道是玉简还是牌位的东西,到时候再说吧。”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没个结果,张祺索性收了手机,“说吧,你们今天来,要赖美京案件的记录干什么?”

“哦,她缠上了我们一位报案人。”陆惊风这才拿起桌上那个档案袋,拆开,“所以我来了解一下她是怎么去世的。”

“怎么,成恶灵了?”

“嗯。”

“哦……被凶徒折断了手脚,从十八楼扔下来,摔死的。”张祺言简意赅地概括,“激情杀人,凶徒压根没跑,现场就被逮住。前两天死刑判决才刚刚下来。”

陆惊风翻看着档案,眼皮不抬,“就这样?”

“就这样。”张祺莫名其妙眨眨眼,反问,“凶手都落网了,还要怎么样?”

“我就问问。”陆惊风一目十行地快速浏览着,“你们办案的时候,留心过王轲这个名字没?”

“王轲?我想想……对了,那个第一报案人吗?”

第13章第13章

“原来真是他打的报警电话。”陆惊风的指尖由上而下滑过纸张,停在报案人一栏,点了点,“看来他也没对我们撒谎。”

只是说的不全,选择性地省略了一些事实。

“从受害者赖美京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布的日常活动来看,这个王轲是她的邻居,同时也是她的好友之一。两人在朋友圈和微博上都有比较频繁的互动,还经常会晒出亲密合照。”

张祺就像是一块可随时随地提取信息的人形硬盘,突突突往外输出不带分毫卡壳,陆惊风时常怀疑他的脑子里除了案子,别的是不是什么都没塞,“赖美京遇害前一天,才刚刚更新微博,说是好邻居,也就是王轲,包了饺子给她送过去。”

“那你们就没有调查过这人吗?毕竟跟受害人关系密切啊。”茅楹插嘴,“凭我女人的直觉,这个王轲……是不是想追赖美京?”

一提到情感纠结,茅楹开始发散思维,“他就不可能是共犯吗?你看,爱之如狂嘛,求而不得嘛,起了杀心嘛,人之常情嘛……”

林谙一言难尽地瞪视她:求而不得就杀人算哪门子人之常情?

陆惊风跟张祺对她扭曲成毕加索风格的三观见怪不怪,齐齐翻了个白眼:女人,别闹。

“追是不可能追的。”张祺坐直身子,抻了抻腰,“这个王轲啊,是同性恋。换句话说,人家感情好,那都是正儿八经的闺蜜。再说,要不是他报案及时,凶手说不定就跑了,少不了我们一番大费周章。”

“嗯……那这件凶杀案的作案动机呢?”陆惊风刷刷刷把档案往后翻,“凶手自白?”

“无差别杀人。没有作案动机。”张祺想点根烟,但茅楹在场,顾忌到她不喜欢人抽烟,于是搓搓手作罢,“犯罪嫌疑人被捕后对自己所犯的罪状一概供认不韪,除了认罪,其余的都三缄其口,甭管你问什么,一律保持沉默,就冷冰冰地盯着你。”

一想到审讯那会儿,张祺恶寒地抖了抖肩膀,“哥们儿你是没见过那小子的眼神,真是让人瘆得慌,我们好几个兄弟怵他。心理专家过来给他做了个什么测试,说是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这种人,杀人根本不需要理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