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5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再怎么……”

陆惊风想反驳他,凡事之所以发生总有个导火线,欢脱的海草舞铃声却在这时候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说曹操曹操到。

陆惊风清了清嗓子:“喂?王……”

“啊啊啊啊啊——”

一串变了调的、令人胆寒的男人惨叫穿透薄薄的手机,惊悚地传了出来,在整个接待室里回荡。

在场四人一律齐刷刷地变了脸色。

音量之大,几乎刺穿耳膜,手机差点脱手,险伶伶地从指尖边缘被捞回来,陆惊风甩了甩头,脑仁被震得嗡嗡直颤,连忙出声询问:“王先生你怎么……”

里面却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显然,对方已经挂了,或者说,通讯是被硬生生掐断了。

陆惊风沉着脸,长腿一蹬,从沙发上弹射起来,边大步流向地往外走边朝张祺摊开手:“看来我们的赖美女沉不住气了。乖祺,车钥匙。”

张祺忙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掷过去,在身后大声提醒:“老陆,拜托这次对我的宝贝座驾好点儿!再蹭破皮以后都别想碰它了!”

“好——”陆惊风拖长了尾音,郑重保证。

事实证明,这声好根本就是走口不走心。

林谙正襟危坐在副驾驶上,冷着脸抿着唇,一只手勒住安全带,一只手紧紧攥着车顶扶手,同时气沉丹田暗中使劲,堪堪把臀部黏牢在座椅上。

一个接一个的高速转弯和甩尾漂移中,他尽量做到不让自己被甩得像一叶无根飘荡的凄苦浮萍,或者如同陆惊风的手机铃声里唱的那样,像一棵浪花里舞蹈的海草。

刹车,换挡,踩油门,一连串动作迅猛又流畅,破旧的桑塔纳警车在拥挤的大街上左腾右挪,毫不夸张地飙出了云霄飞车的水平。

“哇吼!来啊,信风哥,得永生……哎呀我头……体验肾上腺素爆表的激情时刻!”后座上,茅楹的脑袋时不时跟车顶来个激情时刻的碰撞,但这并不影响她狂热地表达出对陆惊风超神车技的折服,“让赛车手hurricane用光电的速度,将我们引向终极……靠,好疼,妈呀,妆都花了。”

林谙这侧的车窗出了点故障,关不严实,呼啸的疾风从顶上那条细缝里漏进来,如同咻咻的箭矢,刮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挪挪屁股,把身子往下溜了一点儿,尽量把头埋低,离风口远一些。正摸索着调节椅背的按钮,一顶鸭舌帽从天而降,稳稳当当地扣在了他头上。

陆惊风随身携带的那个背包,简直就是机器猫的神奇口袋,里面什么东西都有。

“忍一忍,马上就到了。”

林谙扭头,视线擦着鸭舌帽宽大的帽檐射出。

陆惊风直视前方,只给了他一个专注的侧脸。

即使是把车飙出了生死时速,此人一开口,依旧平稳淡定,呼吸间没有掺进一丝不和谐的喘息。不光如此,林谙甚至觉得,他说话的腔调,貌似比平时更轻缓、更温柔了一些。

一个急转弯,警车偏离柏油马路,拐进一道曲折的小巷,由后门,进入一片高楼耸立的住宅区。

最后一点残阳余晖消失在突降的夜幕下。

茅楹从车上滚下来,腿一软,弯腰撑在了引擎盖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精致的秀眉皱到一处:“不……不愧是hurricane,宝……宝刀未老,锋芒依……呕!”

“大小姐你先吐着,我们先上去。”陆惊风象征性地拍了拍她抽搐的后背,抬脚就要往楼里冲。

“诶?你怎么知道是这栋?”林谙跟着提出质疑。

这个住宅区里的几栋公寓楼,一个个建得都一模一样,刚下车,晕头转向的,一时半会儿也没找到楼栋编号在哪儿,他怎么能这么确定。

陆惊风看了他一眼,抬手指了指。

林谙仰头,只见十八楼的某户人家,也不知道是灯泡接触不良还是咋的,窗户透出来的光线,时亮时灭,鬼气森森。

“恐怖片看过没?女鬼整人啊,都喜欢走这些老套的流程。”陆惊风啧啧两声,按了电梯。

“你确定要坐电梯?”林谙插着口袋,歪靠在墙上看他,“我看过的恐怖片里,电梯惊魂可都是经典场景。”

“十八楼,爬上去人都散架了,还打个屁的架,直接过去送人头吗?”

电梯门开了,陆惊风率先踏了进去,林谙撇撇嘴,也跟了进去。

门缓缓关上,标红的数字一格一格往上滚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