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9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直到停在了王轲家门口,他才反问:“你呢?会怎么选?”

林谙冷笑一声,“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无所谓救与不救,他在我这儿,都已经死了。”

陆惊风无语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孩子有点中二。

他伸手推开半掩的门,“还要看赖小姐的意思。”

屋内很安静,客厅的吊灯有气无力地忽明忽暗,像是有调皮的孩童在孜孜不倦地玩着开关。

二人面色不改,从门关一路往阴气最重的卧室走去,沿途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摔碎的盆栽,打破的茶几,倾倒的鞋柜,泥土和玻璃碎渣迸溅得到处都是,各式各样的鞋子乱七八糟地散落一地,简直无处落脚。

“看来这人还是个品牌球鞋收藏者。”林谙不客气地踢开一只挡路的限量版运动潮鞋,“不知道穿上这些爱履,撒腿逃命的时候是不是能更快点。”

陆惊风对这人的刻薄嘴炮又有了更深刻的了解,无奈摇了摇头,然后发现屋子里到处都张贴着假冒伪劣的驱鬼符纸,就连鞋底也贴了。

“呵,心里有鬼,病急乱投医。”林谙冷嘲完,继续热讽。

陆惊风:“……”

以后得注意了,这位姑奶奶可惹不起。

卧室的门大敞,二人毫无阻碍地溜达进去。

卧室不大,入眼先是屏幕碎成齑粉的手机残骸,继而看到把自己缩成一团,裹着被子蹲在墙角的王轲。

室内的温度低得能凝固热血,王轲青着脸,哆嗦得像筛糠,怀里紧紧抱着一根棒球棍,棍子上沾了土,还嵌进去几块碎玻璃。

看来外面的狼藉是这位仁兄吓破了胆,乱挥乱舞棍棒的杰作。

卧室的窗户半开着,带着夏日热气的夜风一吹进来,立马变成了凛冽如刀的寒风,风里裹挟着怨气,疯狂地卷弄着轻纱窗帘。

啪啪啪,看似柔软的窗帘抽打在墙壁上,却发出如同皮鞭打在皮肉上的爆裂声响。

狂飞的窗纱后面,赖美京端坐在窗台上。

手脚俱断的她,也就这个姿势称得上体面,损毁殆尽的容貌看上去竟然还算平静。陆惊风看着,却不由心惊,那是一种下定决心鱼死网破的平静。

“这些日子我过得也很苦。”王轲揪着自己头发,兀自辩解,“我没想到你会死,我也不安,经常做噩梦,梦到你来找我索命。真的,你看我,晚上睡不着,白天还要工作,整整瘦了十斤。”

“美京,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锁在门外的,我当时也吓坏了,是个人面对那种场景都吓坏了,手脚都不听使唤,真的不怪我啊。”

“而且我报了警,帮你把凶手绳之以法。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杀你的人又不是我,你该去找他啊!”

这种不要脸的自我洗白令闯进来的两位局外人双双咂舌,林谙强忍住想把他拎起来暴打一顿的冲动,冷言提醒:“如果没有你这个朋友,你觉得她还会死吗?”

一句话让王轲哑了炮。

半晌,他小声嘟囔:“当时是她自己惹恼了吴建。不是我……啊啊啊——”

陆惊风目光一凛,迈腿下意识踏出半步,被林谙一把拉住。

陆惊风侧身看他,林谙摇了摇头,让他静观其变。

那根棒球棍从王轲怀中掉落下来,骨碌碌滚到窗边。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

惨叫声歇斯底里地爆发出来,王轲右手捂着左边胳膊,痛得满地打滚。

只见那条胳膊的小臂以一种不可抗力,缓慢坚决地向后扭曲,一点一点,直到听到咔嚓一声脆响,整个儿从前扭到后,才意犹未尽地停止,死气沉沉地垂荡下来。

赖美京言简意赅地吐出一个字:“说。”

“说什么?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行不行?”王轲疼出一头冷汗,怕得求饶,继而又疾言厉色地转头,低声训斥起陆惊风,“你们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来帮忙捉鬼的吗?我都这样了还在一旁看热闹,什么有关部门都是造假的?”

话音刚落,另一条胳膊也废了。

林谙好整以暇地觑着他,掏了掏耳朵:“不好意思你说什么?我有点耳背。”

“说。”赖美京坚持贯彻她的一字刑罚。

这回王轲绝不敢再敷衍,连忙捡好话认真回答:“美京,我拿你当最好的朋友,我对你的友谊绝对真挚,不掺半点假!还……还记得去年你生病发烧吗?是我带你去医院看病,替你熬粥,照顾你直到你痊愈,这些事我都还记得,你已经忘了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