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你不觉得烫手吗?”

陆惊风沉浸在回忆里,耳边突然炸起酷姐的声音,下意识回头,一时间有点找不着北:“啊?”

“我说烟,烧到手了。”林谙坐起来,朝他手指点点下巴。

陆惊风低头一看,明暗的火光果然燃到了烟蒂,灼烧起指间的皮肤。

“哦。”他这才从容地抖了抖灰,把烟头摁熄,“没事儿,我这只手的痛觉不敏感。”

林谙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发现陆组长还是个环保卫士,也不知道从哪个杂志上撕了一张油版纸,叠成一个方正的烟灰缸形状,用来接烟灰。

只见他把寿终正寝的烟头放进纸质的烟灰缸,再捏成一团放进一个备好的塑料袋,塞进背包。

做完这些,才揉了揉被烧得有些焦黄的手指。

“左手痛觉迟钝,是因为焚灵业火吗?”林谙斜靠在椅背上,睨着眼睛居高临下地问。

第18章第18章

那颗蓬松糟乱的鸟窝头上下颠了颠,陆惊风埋着头闷声道:“这两年已经没什么人在我跟前提起这四个字了。”

他用右手细细地揉搓按摩起左手的各个指节,没事干的时候,他总下意识就这么做,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

“为什么?”林谙坐没坐相,人五人六地叉着腿瘫在长椅上,单手支起被酒精浸泡得有些短路的脑袋。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陆惊风仰起脖子,斜眼望他,笑眯眯地自嘲,“总在狗熊面前提起当年它还是英雄时候的事儿,算怎么回事?不是自找没趣么。”

夏夜晴朗,皓月当空,月亮的银辉落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给幽深的瞳眸镀上一层晶亮璀璨的碎光。上扬的眼尾勾着笑,整个眼眶在酒气的熏染下泛起冶丽的潮红。

这没心没肺的浅笑,乍看之下有些赖皮,剖开细究又咂摸出一点无奈沧桑,甚至……还带着点慵懒的性感。

心脏的泵动速度蓦地加快,脑袋嗡的一声被强压电流袭击,突然就不堪重负宣布报废,转不动了。

林谙艰难地眨眨还有些朦胧的醉眼,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过度使用,让这副便宜躯壳的保质期缩短了。或者说,是什么类似酒精中毒的过敏反应?

“狗熊不至于,起码偶尔还能过一把五秒钟英雄的瘾。”胸腔莫名涌出一股拧巴的别扭感,他稍微调整了一下过于放荡的坐姿,往边上挪了挪,“陆组长……喜欢蹲地上?属狗?”

陆惊风闻言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还不都是因为姑奶奶你喝醉了也不肯吃半点亏,逮着个椅子就当自家床,尽可能地伸长了胳膊腿儿不给人留一处空地儿?就这霸道性子,将来你要能嫁得出去,纯属对方眼瞎。

吐槽完他站起来,活动活动僵硬发麻的双脚,蹦跶两下坐在了长椅另一头,掏出手机看时间。

还差一刻钟就零点整。

呆坐须臾,林谙发问:“诶,我问你,焚灵派焱清道长是你什么人?”

陆惊风刷朋友圈的手指一顿,扭头笑嘻嘻,“怎么,想知道?”

“嗯。”

“那……东皇观林天罡是你什么人?”陆惊风反问,理所当然,“嘛,有来有往。”

“好,你先说。”林谙想也不想,爽快地答应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你随便问个老一辈的人都知道,陆焱清是我师父。”陆惊风咳嗽一声,文绉绉地端起架子,顶着鸡窝头看上去有点搞笑,“实不相瞒,陆某人乃如假包换焚灵派第一百零七代传人。”

“哦……”林谙沉吟一声,“听说贵派世代单传,只择八字纯阳无牵无挂的孤儿为徒,且一次只收一名关门弟子。教化十年,成则出师,败则废功淘汰,另选良苗。陆组长,人中龙凤啊。”

没想到对方对自家家底了解得如此透彻,陆惊风有种脱光了被架起来围观的耻感,“咳,这种商业胡吹就省省吧,怪尴尬的。什么龙凤会混成我这么背时的样子?”

林谙扫了他一眼,确实有点今不如昔辉煌不在的落魄样,忍不住好奇:“后来发生了什么导致你这个……传世绝学,不听使唤了?”

陆惊风却不肯乖乖往下答了,话锋一转,提醒道:“你还没告诉我你跟东皇观什么……”

“诶呀,天也不早了,我一个大姑娘家的,这么晚还在外面逗留不大好,回了回了。”林谙伸个懒腰站起来,掸掸衣角,毫无心理负担地朝懵逼陆组长挥挥小手,“组长你也早点回,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见。”

说完就大摇大摆地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过马路拦的士。

天真无邪陆惊风:“……”

见鬼,世上怎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