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7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这事儿说起来只是平凡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跟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样琐碎平常、转头就忘。

陆惊风累了一天,回到家就倒头大睡,压根儿没留意鞋底沾上的那一点香灰。

====

接下来的一周,酷姐招呼也不打一个,十分任性地缺勤旷工。

打电话不接,微信不回,彻底人间蒸发。

“你说是不是因为我灌她酒,她不高兴了?”茅楹边看韩剧,对着里面帅气多金的男主流哈喇子,边用真丝三角巾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她的桃鞭,“唉,林妹妹动不动就喜欢跟人置气,我算是明白贾宝玉心中说不出的苦了。”

“得了吧,她要是林妹妹,天下谁还符合孙二娘扈三娘的标准?”陆惊风按着肥啾的脖子,用干净的牙刷给它刷完羽毛刷脚趾,一丝不苟,“不来也罢,强扭的瓜不甜,那丫头邪性,跟咱们不是一个路数,硬撑着也走不到一块儿。”

“你就嘴硬吧,也不知道一天抱着手机发了几十条还是几百条挽回短信。”茅楹呵呵一笑,“我还不知道你吗,房奴狗?”

陆惊风忽然觉得兜里的手机发烫,说来惭愧,他刚刚才发出去一条声情并茂的微信,企图说服昔日的麾下猛将能够回心转意。

一时间有点抹不开面子,他低声跟乌鸦交头接耳,指桑骂槐:“午暝,你有没有发现最近茅楹的嘴欠程度急剧加深?”

肥啾嘎了一声,表示赞同。

“近墨者黑啊这是,才跟新组员呆了几天?好的不学,坏的一碰就会,瞧这刻薄劲。”

肥啾扇了两下翅膀,帮腔配合。

“师父说得对,果然天下女人皆夜叉。”

肥啾用喙温柔地蹭了蹭他手指,用行动支持风哥所言皆真理。

“午暝你再动一个我瞧瞧?”茅楹把桃鞭轻轻放在了桌面上,撑着下巴望过来,凤目流转,语带威胁。

肥啾胸前的聚魂石闪了闪,鸟头钉在了某个很不自然的角度,黑漆漆圆溜溜的小眼睛跟陆惊风无声控诉:不敢动不敢动。

陆惊风掬了一把同情泪,摇头叹息,捉住石化的鸟装进背包。

背包侧面特地开了个小洞,露出一个木偶似的鸟头。

“重案组转来的那个汉南二中的案子,影响很不好,上头只给了我们三天时间。受害者总共四位,我跑两个你跑两个,争取下班前看完还能聚一起吃个饭,分享分享情报。”陆惊风手里拿着两个档案袋,往桌上拍了拍,“我负责这两个男生,你负责那两个女生,傍晚六点楼下茶馆碰面。”

茅楹关了韩剧,翻起优雅的白眼,“说得好听,风哥你摸着良心好好想想,自己什么时候准时赴过约?”

====

四名意外亡故的学生,死法千奇百怪。

两位男生,一位离奇淹死在自家的抽水马桶里,一位用烟头烫瞎了双眼撞墙撞出脑溢血。两位女生,一位脱得精光上吊自尽,一位发了疯地自扇耳光,从急速行驶的轿车上跳了下去,惨遭过路车辆的碾压。

死法看着都像是自杀。

于是四家家长出奇一致地认为,绝对是过重的学业压力把孩子们集体逼出了心理疾病,有意忽略这是暑假期间,把所有责任推卸给学校,拉着横幅去教育厅联名上诉。

事情越闹越大,校方压不住,甩锅重案组,声称警方查案不力,连个自杀他杀都半天定不了性。

张祺有苦说不出,这他妈又不是人犯下的案子,他们想管也管不了啊!于是一边从中斡旋控制舆论,一边向所属缉灵组施压。

各方压力汇聚而来,压得陆惊风头都抬不起来,严重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水逆,不然怎么大小案件组团前来报道。

研究了一番两位受害者的档案,陆惊风先去了离得比较远的白威家。

汉南二中的前身是一所赫赫有名的机关子弟学校,以高门槛高出身高要求著称,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大学本科录取率,都在本省一骑绝尘,遥遥领先,是不少家长削尖了脑袋也想让孩子挤进来的优质名校。

只不过后来应教育局一再提倡的教育平等化公正化,二中这些年也在不断进行改革,生源不再局限于有权有势的高干子弟,而是空出一部分名额,留给全省范围内成绩优异的佼佼者。

白威就是“空出名额”中的一份子。

白威的父母都是普通白领阶级,够不上精英但也有头有脸,夫妻两在同一家证券公司上班,日子过得不富足但也算体面,在公司附近全额买了一套公寓。白威上学的时候寄宿学校,寒暑假要么回川北老家,要么窝在公寓成天打游戏。

白夫人说,白威就是一普通高中生,成绩中等,爱打篮球,性格上也没心没肺,不是那种忧郁敏感会想不通自杀的孩子。

跟他们夫妻两交流,陆惊风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不了解孩子的,可能就是父母。

比如,陆惊风问:“你们知道白威抽烟吗?”

那位妆容精致的白领丽人闻言,露出一副仿佛被登徒子冒犯的样子,薄怒道:“我家白威一个乖乖仔,怎么会学那些社会青年抽烟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