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39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陆惊风心里十万火急,但看到微信的一刹那,居然还莫名松了口气。看样子酷姐终于被他感化,准备重新上岗就业了,于是十指翻飞,忙不迭地发送了位置共享。

结果不到十分钟,的士没等到,等到一辆呼啸而来的骚红色兰博基尼。

第20章第20章

是男人都对豪车梦寐以求。

陆惊风装作若无其事地低头玩手机,偷瞄那辆就停在他身后五米远的兰博基尼。

低矮的多面几何形车身,线条硬派且锋利,宛如一件别具匠心的切割艺术品。狂野的巨大进气口遍布车身四周,加上凶悍犀利的五边形大灯,漆黑醒目的前刹车进气栏,别致的黑色莲花形轮毂……这辆行走的人民币每一处都堪称完美。

陆惊风刚在内心为车主的硬汉审美鼓完掌,跑车的剪刀门就向上打开了,驾驶座位上的人探出半个身子,戴着深棕色的蛤蟆镜,拽拽地朝他招手。

此人略面熟,陆惊风揉了揉有些低度近视的眼睛,低头在手机上调出微信的位置共享,屏幕上显示,代表林谙的那个绿色小点几乎跟他的重合。

所以……酷姐不光是你酷姐,还是个款姐?

“杵着干什么啊帅哥。兼职当广告牌?上车。”款姐飙出标志性三句式,验明真身。

那一刻,陆惊风觉得路边一同打车的那对小情侣,打量他的眼神瞬间就不对味了,好像他是什么卖身吃软饭的小白脸。

闷着头上了车,系好安全带,简单寒暄完,陆惊风干巴巴地来了一句:“车不错。”

亏他这几天还坚持不懈地给林谙发送心灵鸡汤,什么年轻人就应该抓紧时间拼搏奋斗,为自己挣得一方理直气壮的安身之地,在工作中实现人生价值,在劳动中展望幸福未来……这会儿他才后知后觉,有钱人如款姐,根本不稀罕这些。

林谙并没意识到他的一辆车在穷苦民众陆惊风心中引起了什么程度的惊涛骇浪,但他敏感察觉到对方有些低落,于是想说点什么来活跃一下氛围,礼尚往来地道:“你也不错。”

陆惊风扭头:“???”

款姐这是在调戏我?

林谙一脸淡定,他的想法其实很单纯,既然你夸了我的车,那我也得夸回去,鉴于你身上实在没什么好夸的物品,只好笼统地夸人了。但好像夸得太不具体,收到了陆惊风困惑的小眼神,于是想了半天,又勉为其难憋出一句:“腿很长。”

气氛不再低落,变得有些尴尬了。

陆惊风摸摸鼻子,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觉得话题走向迷之奇怪,连忙往回掰扯:“嗯……谢谢。那什么,你来得正是时候,我赶着去一地儿。”

“好,今天当一回你的专属司机。”林谙用一句肉麻的话接得顺溜无比。

陆惊风觉得款姐今天出门大概没吃药,见人就撩。

往李昭家赶的时候,他在车上回顾了整个案件。

林谙是个很好的听众,全程一言不发,只是在遇到疑问的时候会挑眉,赞同的时候会点头,意见不一致就会皱鼻子。

“陆组长,你经历过校园暴力吗?”听完之后,他踩了一脚刹车,语气不悦。

陆惊风刷着汉南二中的学校论坛,点进一个热度很高的相关帖子,认真想了想,摇头:“没有,上学的时候本人很独,基本徘徊在集体生活的边缘,跟大多数同学都没什么接触。这个帖子上说,李昭是白威他们那个小团体的中心人物,平时要是有什么活动,基本他就是发起人。”

“所以咱们现在要去救的那位,可能就是这起校园暴力的始作俑者?”林谙的不悦已经冲上了眉梢,“恕我直言,不论其中有何隐情,现在成了这种局面,施暴者都是咎由自取。陆组长每天为了这种人奔波劳累,不觉得浪费生命吗?”

陆惊风没有反驳,沉默了半晌。

空调风口的车载香水,飘出清心提神的淡淡迷迭香,他望了眼车窗外急速后退的法国梧桐,缓缓开口:“说实话,我在缉灵组呆了这么多年,遇到的受害者大多都不值一救,遇到的恶灵大多都冤苦可怜,有时候我也会怀疑,我在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价值。”

林谙用余光瞥见难得正经的陆组长,转过方向盘,选了条安静点的岔路。

“我迷茫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我碰到一位千万富豪,因为搞婚外情还把小三领回家,逼死了自己的糟糠之妻。妻子死后,心有不甘化成恶灵,要他陪葬。我却救了这个渣男。”陆惊风依旧习惯性揉捏着左手,“当时我耿耿于怀月余,总觉得对不住那位被负心汉抛弃的正妻。直到时隔很久,我在新闻上再次看到这个渣男,你猜怎么着?”

“嗯?”林谙开车属于慢条斯理的类型,恨不得不踩油门全程靠溜。

陆惊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他成了位大慈善家,捐出全部身家,救助了无数失学儿童。”

“这时候,你还觉得当初这个渣男救得不值吗?”陆惊风撑着头,睫毛不堪重负地忽闪一下,半阖上眼睛,“你说要是那时候我没救他,会有多少孩子上不了学?”

林谙侧着头,若有所思。

“我们不是上帝,法律审判不了的,我们也很难追究对错。此刻你从恶灵手上救下的人,可能明天就死于非命,也可能活得比乌龟都长,可能继续无法无天死性不改,也可能脱胎换骨重新做人。既然世事难预测,不如当个佛系缉灵师,能救则救,救不了就算,别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就好。”

说了一大段,陆惊风有点口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