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一低头,一瓶矿泉水直接怼到他鼻子底下。

“多喝水,少说话,烦。”

林谙暴躁地按了按喇叭,打开车载音响,活像被唐僧念经念叨得生无可恋的孙猴子。

陆唐僧接过水,暗自腹诽:泼猴顽劣,不可教。

====

兰博基尼停在李家别墅前的草坪上时,天色还没暗。

顾不上跟回心转意的林妹妹叙旧,茅楹迎上来就拉着自家组长,噼里啪啦把情况说了一通:“刚刚在李昭书桌上发现了一封信,小子的字迹太潦草,我跟她妈辨认了很久才大概摸清楚内容。反正你也看不懂,我直接跟你说吧。这样,信上先是一一列举了自己曾经做过的坏事,事无巨细,小到三年级偷了家里的几百块,大到如何凌辱钱争阳和关晓。列举完认真忏悔了一通,希望求得大家的原谅。最后声称自己实在受不了,要去做个了结。”

“什么了结?”林谙撇撇嘴,“单枪匹马去跟恶灵火拼?”

李昭的父母还在场,陆惊风使了个眼色,让款姐少说两句。

从刚刚茅楹的描述中,他捕捉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关晓是谁?”

“哦,关晓啊……”

“是我们部门一个科长的女儿。”茅楹刚一开口就被李昭的父亲打断,兀自接过话头,“是个傻孩子。怎么说呢,也没到智障的程度,就是不太聪明,胖胖的,反应比较慢,成绩也差。哦对,还有一点弱视,眯着眼睛看人。我家李昭呢,也不是欺负她,就是跟她耍着玩儿,她不是智障……哦不,有点傻嘛,根本分不清别人是跟她开玩笑还是怎么着,所以……”

茅楹叉着腰,不留情面地冷笑一声:“李处,护犊子护过了就是助纣为虐。您儿子可都白纸黑字儿的写着呢,指使人把关晓推倒在厕所便池里,让她一身骚地回教室上课,还污蔑人家是自己尿了裤子……这种可恶行径,您要还觉得是开玩笑耍着玩儿,可就是常识问题了。”

李父被怼得涨红了脸,翻烂了肠子也找不出反驳的话,转而梗着脖子大骂起爱人,斥责她教出个不肖子坑了亲爹。

李夫人唯唯诺诺,被骂了也不敢还口,只顾用手帕捂着嘴,低低抽泣。

众人把所有该找的地方都找了,遍寻不见李昭,一筹莫展。

这时候,李父的手机响起,递来一根救命稻草。

打电话的是关晓父亲,也就是李父手下的那位科长,说李昭现在正在他们家,跪在门口死活不肯走。

闻言,李父欣喜若狂,命令科长一定拖住李昭,他们马上就到。

林谙的跑车就两个座儿,茅楹如饥似渴,很想体验一把坐百万豪车的爽感,半边屁股都挨着副驾驶的真皮座椅了,被林谙以没空位为由无情地薅了下去。

而陆惊风一只脚都已经自觉迈上了李家的轿车后座,还被硬生生地扯了回去。他有点惴惴不安,如坐针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酷姐失踪了一个星期,变成款姐再回来之后,态度突然就转变了,居然亲切友善了。

她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陆惊风一路上都在很小人地揣测。

一行人抵达关晓家时,天彻底黑了。

那是中心城区一个破落的小四合院儿,斑驳的围墙上泥浆剥落,每隔一米就印着一个鲜亮大红的拆字。住在里面的人家这段时间正在跟购下这块地皮的开发商僵持,人人都想凭借拆迁费一夜暴富。

夜色里,昏黄的路灯下,四合院门口跪着一名少年。

少年跪得腰背板直,低垂着头颅,身侧的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浑身发抖。

这是正常人看到的情景。

李昭父母看到儿子这一幕,心疼得语无伦次捶胸顿足。

但紧随其后的天字一号缉灵组,看到的可就不止跪着的李昭。

还有站在他身后,冷眼监督着的钱争阳。

尸检报告上显示,钱争阳是溺水而亡,他在一个晴朗的周末,择了一处风景秀丽的水库,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就再没浮上来。

此时,他像是刚刚才被从水库里爬出来,半长的头发湿漉漉地紧贴着青白的头皮,身上黑气缭绕,往下滴滴答答地掉落着黑水。

像是感应到什么,钱争阳原本木然地立着,骤然转头,冷凌的目光越过夜幕,朝陆惊风这边直直射来。

“他想干什么?”茅楹缩肩埋头,低声问。

“显而易见,先威胁李昭,让他向关晓赔罪道歉,再杀人。”林谙抱着手臂,倚在车门上,“青少年都有一些奇怪的英雄情结。”

陆惊风看了看钱争阳,又看了看林谙。

总觉得这一人一鬼在诡异地隔空对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