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也许他只是想李昭道歉,不想杀人呢?”

“不,他会杀的。”

“你这么确定?”陆惊风眯起眼睛,“怎么确定的?”

“猜的。”林谙狡黠一笑,“既然猜了,我们再来猜猜别的事。”

“哦?”

“不是说钱争阳之前跟白威的关系挺好,后来才闹掰吗?我们何不猜一猜,钱争阳可能原先也是那个小团伙的一员。顺着这个思路往下,一开始,钱争阳可能只是看不习惯他们对关晓的恶作剧,好言劝诫了几句,或者仗义出手帮了关晓几回。后来次数多了,李昭就不乐意了,觉得钱争阳背叛了他们。所以在欺负关晓的同时,顺便也教训一下他。关晓不懂反抗,但钱争阳懂。可是有时候,反抗只会招致更猛烈的打压。”

“被拿凳子砸,上课时间被关进厕所,被起非常难听的外号,撕书本扇耳光,半夜从网吧出来也要绕路去他家楼下高声喊骂……”

林谙盯着钱争阳的方向,像在叙说一个真实的故事。

“你们知道校园暴力残酷在哪里吗?残酷在冷漠。他们这个年纪的青少年,一边标榜着青春叛逆,一边人云亦云,只要民意指向谁,谁就是那个倒霉蛋。学校就是社会的缩影,施暴者想方设法操纵民意,被害者在舆论的重压下越来越背离民意。时间一长,身边的同学会觉得你是臭鸡蛋,才招揽来成群的苍蝇,老师嫌弃你整天惹麻烦,就连家长,都会要求‘我把你送到这么好的学校念书,你就不能忍过这三年吗?’这些冷言冷语,都是暴力滋长的温床,使它能在校园里一届一届地轮回不灭。”

“所以钱争阳,他不会停手,杀完这个小团体,还有他们班的老师、同学、校长,他要杀尽所有冷漠的旁观者,替天行道。”

说完这些,林谙噗嗤一声,自己先笑了,“小屁孩儿还在犯中二病,你知道天意是什么,就敢替它行道?”

陆惊风跟茅楹像围观神经病一样,惊恐地看着他。

款姐你中邪了?

第21章第21章

宝贝儿子跪在下属家门口,一跪就是几个时辰。比起心疼,李父胸中其实激荡着更显著的情绪:愤怒和羞耻。

男儿膝下有黄金,就算做错了事真心悔过,补救的方式千千万,大不了多赔偿些精神损失费,为什么非要下跪败尊严不可?越想,他越觉得儿子这事做得简直太不体面,让他在下属跟前颜面尽失。

原本就窝火,老婆还总在哭哭啼啼没完没了。

“你做对什么了还有脸哭?要哭回家哭去,别搁这儿现眼。”他暴跳如雷,一把搡开歪在自己肩头哭成泪人儿的妻子,撸起袖子就想冲过去把李昭拎起来。

刚迈出半步,一条伶仃的细胳膊挡在了跟前。

“李先生,劝你不要轻举妄动。”林谙面上的笑容尽失,寒霜一片,“这可不是威胁,如果你还想保住儿子小命的话,乖一点。”

酷姐强悍的气场一抖落,直接震慑全场。

李父把蔫怂的腿又收回来,色厉内荏地瞪视她:“你这什么意思!我儿子不是好好儿的吗?”

结合林谙方才古怪的一通话,陆惊风隐约猜到点什么,他弯腰凑到他耳边,隐晦地确认:“‘他’说了什么?只要我们敢过去,就动手杀人?”

林谙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算是默认。

陆惊风点了点头,摸着下巴想了一分钟,临场发挥,胡乱编出一套说辞就忽悠上手:“是这样,李处,我们这位同志呢,刚刚接到消息。本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曾经是个狙击手,可能就埋伏在附近,随时准备喂李同学一枪子儿。您要是不听我们指挥擅自行动,后果可就得自己承担啊。”

“什么玩意儿?还狙击手?”李父显然不信他的鬼话连篇,“你知道国家要培养一名狙击手要费多大劲吗?有这么大本事不去抢银行,来盯个普通高中生?你当我小学一年级……”

“诶?李处,杀人犯的思维咱们正常人怎么能了解呢?您好好想想,就您儿子的性格,没人逼迫,会心甘情愿给人下跪?”陆惊风提醒。

闻言,李夫人哽了一下,随之而来的哭声更急了,咬着手帕恐慌不已:“不不不,不会,我儿子特别好面子,驴一样的犟脾气,平时打死都不低头……”

李父也跟着回忆了一下,自家小兔崽子确实如此。

腿一软,心上顿时凉了半截:“同……同志,如果真是这样,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家孩子啊,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纳的税一分不少……”

“茅楹,你守在这儿,安抚好他们。”陆惊风整理整理衬衫袖扣,没搭理他,开始部署人力,“林谙,你跟我绕到巷子另一头。趁其不备,我抓捕,你救人。”

林谙皱了皱眉头。

“怎么,有问题吗?”陆惊风很体恤新组员的小情绪。

“要救你救,我不救。”款姐很有个性,凉凉地抛出一句。

陆惊风从善如流,“那好,换一下,我救人,你抓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