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2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任务分配完,各自行动。

抄近道绕向对面巷口的时候,陆惊风终于逮到机会,大跨一步向前,丝毫不避嫌地抓住林谙的手,一把按在自己手腕上。

手背突然被火热干燥的掌心包裹,林谙脚下顿住,眼皮猛地一跳,浑身不自在:“干嘛?”

“别动,那天在电梯里,你就是这么掐着我的吧?哪个穴位来着,当时我感觉有一股电流,差点把我心脏电麻痹了。”陆惊风按着他冰凉的手指,东摸西摸,努力找感觉。

指腹下传来皮肤光滑细腻的触感,宛如在一块被捂热的玉石上来回摩擦。林谙的不自在抵达有生以来的巅峰值,头皮直接炸了,不由分说地缩回手,攥成拳头背到身后,危险地眯起眼睛,“你这人什么毛病,找揍?”

“不是,别误会。”陆惊风慌忙摆手,脸上堆着笑,开门见山,“我就是想问,你是不是有共情能力?包括上次赖美京的案子,还有刚刚,是钱争阳跟你共享了记忆吧?所以你才……”

手上的余热挥之不去,林谙现在听他说话就莫名心烦意乱,面无表情地蹦出三句式:“无可奉告。再问离职。闭嘴。”

不知道哪里又惹恼了款姐的陆惊风很无辜,眨巴眨巴眼睛,“不是,你能不能……”

“闭嘴。”

陆惊风被噎得认命,乖乖做了个给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林谙这人,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就是个纪律散漫、不屑服从组织的头号捣蛋鬼,人生字典里从头翻到尾,压根就不可能出现合作二字。

心情好的时候不会合作,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想合作。

所以当陆惊风看到式兽大清招呼都不打一个,猝然乍现,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一个猛子蹿出去的时候,心态整个儿炸裂。

“卧槽,我还没准备好。”陆组长被逼出脏话,一头钻进巷子背光一侧的阴影里,跑出被恶犬狂追的速度,同时轻喝一声,“狮子头!”

左手绷带上附着的言灵收到主人的指令,迅速自行解开,一道白光似地飞了出去。

“钱争阳,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寻短见啊,得知你去世的消息我也很自责。”李昭一边垂头跪着,一边小声辩解,“你知道的,我也没有多讨厌你,之前我们不也一起玩得很好吗?追根究底,我就是看不惯你为那个傻子说话。你自己想想,你帮她,不就是明摆着是在挑战我的威信吗?而你都那么挑衅我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反击,高三那帮人知道了,就不会再把我放在眼里。”

“本来我只是想随便吓唬吓唬你,没想到你挺有种,还跟我大呼小叫,扬言要找老师告状,搞得我下不来台。兄弟,真不是我揭露社会的阴暗面给你看,就咱们班那班主任,明里暗里不知道收了我爸多少张购物卡,拿人的手软,你还真以为她会帮你?不是每次都只口头警告一下吗?你说你,帮那个傻妞干啥,她什么都不懂。不懂我们是在针对她,更不懂感恩你帮她。”

“看来你是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白白浪费我给你的机会。”钱争阳缓缓伸出双手,气极反笑,“就是因为有你,校园里才乌烟瘴气!嘿嘿,就让我来做个清道夫,专门清理你们这种渣滓垃圾。都给我去死吧!”

一瞬间,仿佛倏地失足栽进了河里,李昭产生幻觉,有水从四面八方朝他暴虐地涌来,泛着恶心浓重的白沫与腥气,拼命往五官七窍里钻。

他张大了嘴,想挣扎却无法移动分毫。肺里的空气一点点被消耗干净,直到憋得脸红脖子粗,他眼珠爆出,艰难地弹着舌头:“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还小,我不想死,谁……谁来救……救我。”

几乎是同时。

钱争阳敏锐地感知到一股凶猛的煞气,排山倒海向他袭来。

而李昭则被一道白绸布卷住胳膊,整个人被拉着疯狂后退,意图逃出生天。

第22章第22章

钱争阳哪里肯?

就算背后的袭击来势汹汹,他不闪不避,执意伸长了手臂抓住李昭的脚踝。黑色的纹路像是蜿蜒来索命的毒蛇,逐渐印上李昭的小腿,奋力往上攀爬,经过的每一寸肌肤,都迅速溃烂腐败,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露出森森腿骨。

李昭痛极,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大清迅疾赶至,一个摆尾,重重拍在钱争阳身上,钱争阳脱手,靠执念凝聚起来的灵体差点被一尾巴拍散。

趁此机会,陆惊风收紧绷带,一把捞过昏厥过去的李昭,将人扛在肩头急急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钱争阳回追,追出几步发现不对劲,自己在原地踏步。

大清甚至不用出手,它身上暴虐涌动的滚滚煞气形成厚实的屏障,足够阻挡一些实力不济的新生恶灵。

“你知道你错在哪吗?”式兽的主人这才从巷弄深处缓缓步出。

破旧路灯的昏黄光线能覆盖的范围很局限,只照亮了林谙一半的身躯,和一半的脸。

冷不丁见着此幕,陆惊风心生飘忽,觉得酷姐此时的形象跟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类似:一半看得见感受得着,一半却深藏不露参之不透。真的假的,浮在表面的沉在水底的,各种特质杂糅在一起,混乱模糊,看不真切。

这会儿回想一下,陆惊风惊觉,他竟然没有办法在脑海中勾勒还原出酷姐的具体外貌。

仿佛她就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抽象成一个符号,还是个很有个性的张扬跋扈的符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