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4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他也想闪,他的大脑发布了紧急指令,但身体却迟钝得恍若瘫痪,手脚也生了锈,像是中了什么要命的十香软筋散。他在心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撬开牙关就想咬自己的舌根。

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一股爆发力惊人的剧烈撞击袭来,把他整个人推得直直飞出两米。

肘部的骨头摩擦着粗粝的地面,令他清醒了三分。

紧接着,匕首刺穿布料和皮肉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小巷。

一股骇人的寒流自脚边升起,席卷全身,将陆惊风冻在原地。

心底响起一道颤抖的声音:有什么人替他中了一刀……

他慢动作回头,睫毛扑簌着一点点上抬,血淋淋的现场就这么猝然撞入他的眼帘:李昭的匕首没有落空,直击要害,连根没入了林谙的胸膛。

林谙低垂着头颅,黑紫色的血从匕首血的槽淌下,一滴一滴砸在小巷暗沉的石板路面。

画面就此冻结,周围的喧嚣急速褪散,陆惊风的世界瞬间静得吓人。

他看到茅楹歇斯底里地冲了过来,凌厉的桃鞭卷住李昭的脖子,将人拽开,狠狠地甩在墙上;他看到木然倒下的李昭,口袋里掉出一个松木盒子,似曾相识;他看到酷姐的身体,被遗弃般,了无生气的丢在地上。

一切都仿佛与他无关,只有那团黑紫色的血,似是认准了他,朝他缓慢流淌过来。

第23章第23章

东皇观,魁星楼顶层三清阁。

烛火明灭,窗扉洞开,檀香环绕,阁内四壁镂刻仙鹤振翅古色浮雕,正中摆置着一张温凉剔透的玉石台,台上仰躺着一副结实蓬勃的年轻躯体。

暖黄的烛光映衬下,裸露在外的肌肤泛着蜜色的光泽。平整宽阔的肩膀,轮廓分明的胸膛,清晰可见的肌肉纹理暗蓄着力道,颀长劲瘦的腰线隐没在横亘着的白色绸布下,露出两条笔直修长的腿。

顺滑的绸缎一直延伸到地面,其上贴着两道长长的符篆,明黄的纸上用鲜艳的朱砂勾画出复杂神秘的符咒。

定睛细看,这副躯体上没有呼吸的起伏,亦没有怦动的心跳,仿佛连血液也被凝滞定格。

恍若一具不腐不化的尸身。

其足下和头顶,三簇直直的烛火在防护罩下静静燃烧。

苏媛按照每日惯例,打水替儿子擦拭身体,正仔细清理着手指指缝,一阵旋转着的疾风自窗户刮进。

头顶三尺处的蜡烛登时熄灭,一缕黑烟蹿起。

沉静的躯体猛然一弹,心跳勃发,血液重新流动。

苏媛立时变了脸色,腾地站起,沉声唤道:“天罡进来。”

林天罡正在门外跟几位道长好友闲聊股市,抱怨着前两日买进的几只股一片惨绿,赔得爹妈不认。忽然听见老婆在里头喊他,急忙拂袖,收了手机,推门而入。

“怎么?”

“汐涯回来了。”苏媛伸出食指横在儿子鼻下,感受到不大平稳的呼吸,“比商量好的十日之期提前了两天,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

“回来了,但是没醒?”

苏媛温润秀丽的面上盛满担忧,摇头。

林天罡弯腰把脉,脉象浮沉跌宕,混乱不堪,不禁蹙起长眉:“臭小子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干什么?身体的煞气还没除净,又是事倍功半,尽给我添麻烦。咦?大清呢?没跟着一道回来?”

苏媛张了张嘴,一肚子的牢骚正欲喷出,又是一阵急切的阴风掠过。

足下三尺的两道烛火也灭了。

“这不是回了么?”舌尖上滚了一圈的话又咽了回去,苏媛凉凉开口。

只见林汐涯原本光洁的胸膛上,游动起一抹乌黑的煞气,整个后背直至左胸口,一道浓墨重彩的龙纹身逐渐浮现。大清摇头摆尾地逡巡了一番自己的领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盘踞起来,再不肯动弹。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天罡捋捋胡子,舒了一口气,转头招呼起三位护法道长,“哥儿几个,小儿又麻烦你们了。”

“林兄客气,回头有空,去咱们观解签讲道一回就行。”其中一位慈眉善目的老道拱拱手,撩起道袍在蒲团上坐下,“观里许多香客可都盼着您来呢。”

“好说好说,林某一定随唤随道。”林天罡大方应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