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51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新来的?押金带了没?车子出了什么故障可是要理赔的。”

脖子里戴着条拇指粗金链子的中年人既是提供车队的赞助商,也是比赛的组织者,这里的年轻人都唤他瘸子强森。

强森年轻的时候因为赛车事故废了一条腿,落下了终身残疾,但伤残和拐杖没能成为他事业上的绊脚石,反而浓缩成那段峥嵘岁月的光辉符号,成就了他凌驾于一众愣头青的威望与荣耀。

新来的车手顶着个蓬松的鸡窝头,套着件起码大上两个号的白色T恤,T恤上印着超级英雄绿巨人。

他单手拎着一只掉了漆的黑色头盔,松垮垮地往跟前一杵,眯着的眼睛像是没睡醒,摊开手就管他要车。

“诶,醒醒,知道这是啥地方不?”强森大力拍了一记“无敌浩克”的后脊梁骨,直接把人抽得一跳,“没睡醒就碰车,可是要把小命交代出去的!”

“手劲儿见长啊阿森。”那人曲手摸向发麻的后背,一阵龇牙咧嘴,“要钱没有,命抵给你,你看能押几个钱。”

阿森这个名字实在久违,中年人抬头,仔细端详了一遍那人的长相,发现了一点熟悉的端倪,合金钢拐在地上碾磨了半圈支撑他灵活地蹦起,双手摁住新人脑袋就把他额前的那撮乱毛撸了上去。

“我靠,是你?!”强森一激动,胸前的金链子抽打在陆惊风脸上,让他切实感受了一番被金钱凌辱的酸爽,“小风风!”

陆惊风嘴角抽搐,心想当初自己为什么不争取一下“飓飓”的代号,起码……现在飓飓听着大气多了……

“我上次见你是什么时候来着?前年元宵节?”强森跟他对了个拳,忍不住又看了两圈,“你这发型有点后现代意识流啊,害我竟然一眼没认出来咱们的上一代车神。”

陆惊风轻轻笑了笑,掂掂手里头盔,“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一代车神是哪位人才?”

“怎么?想验验货?”强森抖着浓粗的眉,颇有些得意的意思,“我的车队赞助的一小孩儿,水平不说多优秀吧,够得上职业的资格。过两天正打算拉去正经赛道上遛一遛,怎么样?今天刚好他也在,帮忙拉练拉练?”

“行啊。”手里头盔转了个圈儿,陆惊风答应得爽快,“随便练,不收我押金就行。哥们儿穷。”

“这回说的!能请您出山,我给倒贴钱!”强森大款财大气粗,热情洋溢地铺垫了半天,招来一位一身红色紧身衣的年轻小伙子。

“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颗冉冉升起的新星,马巍,今年刚21岁,大学还没毕业。阿巍,叫风哥。”强森强行按着小伙子的头,鞠了个浅浅的躬。

“风哥。”马巍瞅了一眼陆惊风,发现对方笑眯眯的,一副不修边幅与世无争的活佛样,全没一般赛车手的凌厉与嚣张,想必技术也不怎么厉害,所以一声哥叫得心不甘情不愿。

陆惊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这位后起之秀,不提那身箍得尺寸尽显的辣眼睛紧身衣、非主流鼻环和狂野莫西干头,就冲对方眉心那抹浓郁不散的阴气,他就知道此人多半不靠谱。

休个假也能有官司找上门,陆组长苦笑着表示很绝望。

比赛在凌晨一点正式开始,从紫林山底出发,绕着盘山公路往上,到达山顶,再原路返回。

之所以选紫林山,是因为此山山势险峻,盘山公路的大部分坡道都比较倾斜陡峭,大长坡很常见,且九曲十八弯,基本囊括各种类型的弯道,是汉南市难得的比较有挑战性的赛车地段。

天空开始飘起小雨。

粗略浏览过去,到场车手约莫有七八位,个个全副武装,身上挂满护具……和女人。

陆惊风撇撇嘴,架起引擎盖,上下牙齿咬着手电筒依次检查车辆的各个零件,确认该有的东西都在该在的位置后,从兜里掏出一块墨色方巾系上,把下半张脸遮了个严严实实,再套上头盔,只露出一双冷下来的眼睛。

“不热身?”马巍在旁边哼哧哼哧地压腰高抬腿,扭着脖子出声提醒,“爆发的加速度和推背力会给你全身施压,一不小心就会肌肉拉伤、关节扭伤。”

陆惊风瞥了他一眼,极其敷衍地随便甩了甩手脚,坐进驾驶位。

为了公平起见,所有参赛车手的手动挡车辆都由车队统一配备,同一型号同一外观,同一频道的对讲机,唯一有差异的是车身上红色油漆喷的醒目数字。

陆惊风分到的这辆,是三号车。

点火,烧胎,踩着刹车的同时一点点往上给油门,试探这辆车抓地的极限临界值,再缓缓稳定到最大的转速。

前轮稳稳锁死,后轮摩擦地面发出滚滚白烟,车头微微翘起发出愤怒的咆哮,仿佛一头抖擞鬃毛蓄势待发的凶猛雄狮。

无线电里一声刺耳的口哨响起,离合器被猛地松开,发动机狂吼一声,车身子弹般弹射出去。

茅楹曾经问两位“迷途”同事一个问题:赛车有什么魅力,让你俩这么如痴如狂甘心沉沦?

当时午暝的回答很装逼:这还不明白么?因为在极限的边缘冒险和竞争,会激发大量的肾上激素分泌,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欲罢不能的成瘾性。其次,速度,自由,以及对“可能会发生点什么”的隐隐期待,这所有特质,都让男人无法抗拒。

而陆惊风则显得接地气多了:因为不用在意该死的红绿灯和监控测速,没有电动车擦着你的后视镜窜出来,没有雨刷一开动就要转弯的傻逼司机……

但当时回答的时候,他漏掉了特别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轰鸣的引擎声能奇异地让他冷静下来,去思考一些平时一想就头疼的事情。

林谙、香灰、李昭,以及死亡。

直线路上,速度的红色指针在200码的极限上下浮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