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60

书名:天字一号缉灵组 完结+番外   作者: 夏汭生   

“虽然很淡。”林谙皱起眉,与他对视,“但的确是香灰的味道。”

香灰?

一被提醒,陆惊风想到什么,眼皮重重一跳,表情霎时冷冻凝固在脸上,“你确定?我怎么没闻到……”

“确定。”林谙刮了刮鼻子,“至于你为什么没闻到,可能是我对气味比较敏感,也可能是你特别迟钝。”

陆惊风:“……”狗鼻子很自豪?

他迅速从兜里掏出手机,按了半天还是黑屏,这才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了机,于是霸气一伸手:“林先生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林谙微笑看他,挑起一边眉,一副“想要吗?你求我啊”的损样。

陆惊风不满地啧了一声,心想:这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活人。于是扭头就问强森要手机。

“给给给。拿走拿走。都拿走。”皮一下没皮成,林谙把手机直怼到他脸上,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像是在上缴什么珍稀贡品。

陆惊风急着用,没搭理这人清奇古怪的性格,接过手机就熟练地输入一串号码。

铃声响了两秒就被快速接起。

“张祺,我陆惊风。我这边碰到个案子,待会儿你从公安局调档接手。死者姓名马巍,估计会以意外死亡结案。嗯……不正常,接手后直接转给我……”

说话的空隙,林谙绕过他,在驾驶位旁边蹲了下去,直接把手从车窗伸了进去,摸向马巍。

“对了,这两天紫林山这边没出别的什么事吗……诶!林谙,法医没来你别乱碰……”

话音未落,林谙已经缩回了手,手里多出个随风飘荡的红绳,绳子末端挂着个鼓鼓囊囊的红布袋,上面用金线绣着出入平安的字样,布袋底端还沾了点死者暗红色的血。

周围人看他从死人脖子上扯下个带血的遗物,皆惊讶地咦了一声,晦气地撇过脸,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内心默念阿弥陀佛。

“你干什么?”陆惊风瞪着眼睛看他。

“香气是从这个里面散发出来的。”林谙站起来,邀功似的,特地走过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这个里面装的平安符,有什么问题吗?”强森也刚刚打完电话,应该是刚刚通知了家属,“符是我爱人特地从观里给小巍求的,请大师开过光的,昨天才刚给他挂上。”

“哦。”林谙撇撇嘴,语出讥讽,“昨天挂上今天就出事,看来一点都不保平安呐。”

强森被他一怼,脸色发青,“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把小巍当亲弟弟,这都是一片好心。赛车这一行,出入平安太他妈重要了,一个不慎就跟我一样落个终身残疾!你个外行人,说什么风凉话!”

陆惊风接过红布袋,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捏一捏揉一揉,给强森顺毛:“阿森,不用跟这人一般见识,他不太会说话。那什么,介意告诉我这平安符,嫂子是在哪个观里求来的吗?说出来我也长长心,以后碰到就不进去浪费香油钱了。”

强森被这两人闹得没脾气:“……就落霞山的鹤鸣观,我爱人迷信,成天就爱往那儿跑。观里不是有个很有名的谢天师吗?据说他写的符喝下去包治百病的那个,诶呦,吹得跟大罗神仙下凡一样的,这符就是他给开的光。呵,这么一看,全是忽悠人的骗子。”

闻言,林谙的眼神意味不明地闪了闪,“啊……鹤鸣观谢昌九啊。”

“你认识?”陆惊风边问,边试图把红布袋给拆开。

“不认识。”林谙扯了扯嘴角,“我就认识他儿子,还挺熟。”

布袋的四周边角都被细密的红线封死,陆惊风折腾了半天也没撕开,正一筹莫展,手边递过来一柄精致的匕首。

匕首很小,总长还没女孩子的巴掌大,刀柄由通透的羊脂白玉制成,其上镂刻着腾云驾雾的龙纹浮雕,生动精细,大气磅礴。刀柄的顶端凿出一圆润的小孔,穿引着黑线,长形的白玉侧边开口,用作平时折叠起来收刀口。

说是匕首,其实更像是什么精致的玩物。

陆惊风接过来,摩挲着把玩了两下,白玉细腻温润,手感绝佳,刀背上似乎还刻着字。

正要细看,林谙在一旁提醒:“传家宝,手稳点,摔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不说还好,一说陆惊风手就一抖,他蹭地变了脸色,出手如闪电,紧紧攥住陆惊风的手。

“我就吓唬吓唬你。”陆惊风被他握着手,肌肤相触的瞬间眉头重重挑起,没来由地有点尴尬,“放一百个心吧,我手稳得很……你真的不放手?要不你来拆?”

林谙看看他,又看看自己的宝贝传家宝,犹豫再三松了手。

“什么叫把我卖了也赔不起,我还是很值钱的。老实说,林先生你是不是有点瞧不起在下?”刚刚被握住的手背有点发烫,陆惊风别扭地甩了甩。

“你觉得呢?”林谙一哂,还想接着往下说。

“诶,打住打住,瞧不起我也请深埋在心底,不要说出来打击别人自尊。”陆惊风边叨叨边拆线,“家里的长辈没教你做人别这么直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没朋友?一看你……就不像有朋友的样子。”

本少不需要朋友,本少有自己就行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